《阴轨》主角:刘明布,又名《死亡站点》讲述了:刘明布,你是个好人,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当时觉得‘挺’经典,现在想想,我去,纯属屁话。果不其然,就在我觉得老族长似乎话中有话的同时,他对我说:我双目虽然失明,但推演能力还是在的,阿布,我们距离那两半山,是不是很近了? 
 
精彩试读:
“刘明布,你进来吧。”那个苍老的声音从房间里边传来。我很是诧异,因为我从未来过这里,更不知道这个地方。但这个老头怎么会知道我叫刘明布?等我带着苏桢进去之后,我俩都是吓了一跳,而那老头看到我俩的时候,也是惊了两跳。土找央弟。好像我们三个人都没做好心理准备,很突兀的就见了面。我和苏桢被吓到的原因,是因为这老头正对着镜子,手里捏着一颗眼球。在往自己的眼眶里塞。而老头看到我的那一刻,先是惊了一下,看到苏桢的那一刻,更是瞪大了眼睛,结果刚把塞进眼眶里的眼珠子,直接就瞪出来,咣当一下掉在地上了。他赶紧弯腰去捡,但他两个眼眶中是没有眼珠子的,视力严重受损,枯槁的双手在地上颤抖的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眼珠子在哪。我赶紧捡起那颗眼珠子给他递过去,但就在我刚摸到眼珠子的时候,我忽然察觉到不对劲,这眼珠子的手感为什么如此熟悉?在递给这老头眼珠子之后,我从自己兜里摸出了那颗木盒子中存放的眼珠,与刚才老者的眼珠一对比,我才发现,乖乖,这颗眼球就是这老头自己的眼球啊。我赶紧双手奉上,说: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带着前辈的眼珠子一路跋山涉水,让前辈受苦了。他笑呵呵的接过眼珠子,却说:不要叫我前辈不前辈的,这一次,我是来求你们的,刘明布啊,你不会怪罪我把你骗到这里来吧?我笑道:来都来了,怪罪又能有什么用呢?是我自己想来的。老头不停的点头,等他把第二颗眼珠子塞进右眼之后,才朝着我和苏桢缓缓的走来,到了我们身边的时候,他说:哎,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我们没吭声,老头望着门外的朝霞,不停的揉着眼睛,我发现他的眼角不停的有浑浊的泪水留下来,好像他的眼睛有毛病似的。可转念一想,他的眼睛不止是有毛病那么简单吧?眼珠子都能随便摘出来,这开什么玩笑?这老头一定不是普通人。他擦了好几下眼泪,之后才叹了口气说:自开天辟地以来,人类眼见天下奇闻,雷电轰鸣,有诸多不测之力,我的祖先便是在这种好奇的驱使之下,修炼天眼
阴轨TXT全集下载|阴轨(刘明布)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之术,窥探天机,以至于我们的族人深陷危机,每一任族长从小就要施行挖眼礼,我眼珠子的视力其实已经很弱的,弱的几乎就要看不见了。“我们窥天氏发展到如今,已经人脉凋零,朝不保夕,我死无所谓,但我的族人是无辜的,我不想他们的后代在死后都要承受着生出的孩子都是怪婴的命运,那样我将成为族里的罪人。”听这老头一说,我疑惑道:生出的孩子都是怪婴?“对,那些新出生的孩子都是怪婴,他们看似正常,但千万不能把脸面朝下,不然眼珠子就会从眼眶里掉出来,我很清楚,这就是我们窥天氏的修炼法门,窥天的同时也要让自己的双眼祭祀给天,奉献给天。可那些孩子是无辜的啊,他们并没有学习这种巫术,他们不该受到惩罚的。”我懂了个大概,就说:那这事跟我有啥关系啊?我也没能力解决窥天氏的危机吧?老头说:这世间,一切罪恶源头,皆来自黑暗之地,我曾窥探过黑暗之地,在梦中见过暗王驾驭三狼魔辇,游走虚空,而我在看到他之后,双眼视力开始快速失明,族中婴儿也都一个个患病,后来我毁掉一个眼珠,利用这种大能力推测,才得出自救法门,我必须要找到你,唯有你才能解救我们整个窥天氏。这我就不懂了,暗王也不是我老表,我俩也不熟啊,不可能我打个招呼,暗王就解除这个诅咒了。“这个我还是不太清楚,你还是直接告诉我该怎么做吧?能帮我就帮,实在不能帮,我也就不说了。”老头说:我自毁一眼,利用其中的力量推算出你要寻找梦魇暗王,让他为你解除鬼眼之力,太详细的,我就推算不出来了,但推演结果告诉我,你可以拯救窥天氏,具体怎么拯救,其实我也……也就是说,老头只知道我能拯救他们族群,但拯救的办法,他也不知道。这就扯了,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那还谈什么拯救?开毛玩笑。就在大家都陷入沉闷的气氛当中之时,这老头又说:我知道你在寻找十绝连龙,我觉得这方面应该就是突破口,我可以帮你寻找十绝连龙,利用我们窥天氏得天独厚的能力,帮你找到剩下的连龙所在位置,让你顺利取走那些宝物,让你顺利见到暗王,而你在暗王面前帮我们求情,如何?这个办法听起来倒是不错,可做起来呢?我想说我跟暗王真不熟,不是老表关系,不可能我张口求情他就放过吧?万一不高兴把我也干掉那也是说不准的事。不过既然能帮我寻找十绝连龙,那我也就索性帮帮他们,毕竟佛说帮人即是帮己。话说到了这里,我说:在来的时候,我们在山道上遇到了一个所谓的娘娘,那宋大财先是掉进独木桥下的小河里,然后又给那个所谓的娘娘磕头求饶,这是怎么回事?其实我问的很含蓄,我的意思是,你一个族长,灭不掉这种邪物,让她在你家门口行凶作祟,有啥说的?族长说:我打不过她。没想到族长意外的实在,张口就说出了实话,我说:你怎么打不过她了?你连我寻找暗王这种机密都能算到,你就不会算算她的弱点在哪里吗?族长叹了口气对我说: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但也没那么困难,你知道她是什么东西所化吗?我说:不知道,你说说看,让我看看她有什么来头。[看本书请到反正我是想不明白那
阴轨TXT全集下载|阴轨(刘明布)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女人什么来头,还被宋大财尊称为娘娘,不过确实有点厉害,可苏桢就能收拾她啊。貌似又没多厉害了。族长老头说:她啊,是一块妖骨所化,所以我打不过她。土何杂技。我嗤鼻道:不会吧?就因为她是骨骼所化,所以你就你打不过她?在我的印象里,骨骼所化之人貌似也没多厉害吧?族长老头叹了口气,坐了下来对我摆手,说:我还是慢慢跟你讲讲这事情的来源吧,哎,我这个族长啊,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听这个族长所讲述的故事,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这族长老头当时还是一个精壮小伙子,山里边到现在都没通上电,更别说那个时候了,就连点个煤油灯都是奢侈的。而这族长因为天资聪慧,从小就被上一任族长看重,所以老族长经常会叫他一起参禅悟道。而老族长的家里,则有两盏煤油灯,一天晚上,老族长神情没落,很是伤感的把曾经年轻的族长叫到内屋之中,意味深长的问了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别说是当时年轻的族长了,就是现在搁我身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第一个问题是,一个即将临产的孕妇倒在你身边。还有两个小孩子渴晕在你旁边,你先救谁?我当场就懵了,这问题咋这么怪呢?选择性太差。因为不管选哪边都不行。选择救孕妇,那两个小孩子就要被渴死。选择救小孩,孕妇就有可能出生命危险。我觉得这一定是一个多选题,又或者说是还有别的答案。但老族长说的话,让我震惊不已。他说: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关于这个问题最好的结果是什么,但上一任族长告诉我,遇见这种事,谁也不救。我挠挠头,问:为什么?“没有为什么,这就是上一任族长的命令。”他说话的语气很平淡,像是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而至于第二个问题。就更让人震惊了。第二个问题是说,如果父母重病在床,需要用自己的心脏去救,自己救了父母,父母能活。但自己却必死,救不救?我听完这个问题,看了苏桢一眼,说:要我说,这种事情每个人的选择都是不同的。族长很赞同我这个说法,就问我:那如果是你呢,你会怎么选择?我说:如果搁在我身上,我一定会拿我心脏去救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