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小农秀小说_萌女小农秀武战胡蔓在线阅读

《萌女小农秀》小说,主人公武战胡蔓。《萌女小农秀》是小说写手夜灯初上原创。该文笔下生辉出类拔萃,男一号哥笑倾城,女主人公梨花带雨。精彩片段:苏离九仔细看了看她的状态,好像确实很不好,迟疑了下才道:“好吧!只能抽一点,记住,如果你抽了后又反悔,那你总有再犯的时候,到时候可别想着再给你,而且之前谈好的条件也一概不作数!”

萌女小农秀 精彩章节

情况果然如胡蔓所说,卫明瑶从晚上开始,情绪就开始不对,蜷缩在床上,整个人颤抖的不像样,牢头很快发现问题去向苏离九报告。

苏离九来看情况,觉得这就是胡蔓所说的毒瘾发作吧,也不急,按胡蔓带出来的话,只要她自己忍受不了,自然会主动来索要毒品。

身体越来越难受,全身都叫嚣着要吸烟,卫明瑶紧紧抱着自己,努力让脑袋保持清醒,可毒品若真能靠意志就轻易克制,那也不叫毒品了,卫明瑶的意识开始恍惚,像有猫在身上抓一样的痒:“给我…给我!”

苏离九在监牢外坐着,卫明瑶情绪越来越激动,甚至开始用头撞墙来让自己清醒,苏离九忙道:“进去!将她绑起来,别让她自残!”

几个狱卒开门进去,将卫明瑶绑在椅子上,她两颊的头发已经被汗珠浸湿,眼神恍惚不知在看哪里,嘴里不停的喃喃道:“给我!我要烟!快点给我!”

苏离九这才开口道:“那东西多的是,你放在密室里的我都带来了,给你不难,但你得配合!”

卫明瑶听到声音抬头看向苏离九,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的处境,艰难开口道:“你,你想让我,出卖他们?”

“他们说白了,跟你有多大关系?值得你如此包庇?何苦折磨自己呢?”

卫明瑶呼吸更急促了,用仅有的一点神志道:“那,魏子淇呢?你们,能兑现,留他一命吗?”

“当然,武战既然说了,那就能做到。”若是二王爷党都倒了,一个魏子淇是死是活又有多大意义?就算留他一命,他又能翻起什么浪!

卫明瑶也是个痛快的,反正横竖都是一死,别人的死活她不在乎,能留魏子淇,对她来说已经够了,她深深吸口气:“先,先给我抽几口。”

苏离九摇摇头:“这可不行,放心,我没折磨人的癖好,反正你是要交由皇上发落的,只要你配合,我一高兴,会让你死前安逸一些。”

卫明瑶手颤着:“你不给我,我,我心静不下来,脑子也混沌,更不能签字画押。”

卫明瑶点点头表示明白,她的手紧紧的攥着椅子,显然已经难以忍耐。

苏离九抬手打了个响指,侍卫将早已准备好的烟嘴递上来,卫明瑶被绑着,侍卫就递到她嘴边,此刻的她什么优雅什么形象都顾不得了,迫切的吸了一口,仿佛整个人得到了救赎,仰头吐了口烟,表情也放松下来。

又吸了两口,看她镇定不少,苏离九才示意拿开:“好了,把你知道的都说了。”

到了这个地步,卫明瑶索性就一吐为快了,反正自己也没什么可怕的了,对自己的命运多舛,颠沛流离,忍辱负重,更像是在对苏离九倾诉。

等着长长的一段故事说完,已经快半夜了,苏离九叹口气摇了摇头,也实在觉得这女人有些可怜,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落到这个下场,其实也怪不得别人。

“既然没别的了,签字画押吧!”苏离九也不打算再盘问什么了,事实上,她说的这些已经足够绊倒二王爷!等天一亮,他送进宫便行了。

“王爷,咱们就在这儿歇了吧!太晚了,看不见了,明天再上路,大概中午就能到了。”侍卫走到船头找元鉴汇报。

元鉴点点头:“靠岸吧!”

船只放慢速度缓缓在码头靠了岸,刚上去,迎面就过来一个黑影,侍卫反应极快的挡上去:“什么人?!”

那人拿下斗笠:“王爷,是老奴。”这人声音奸细,元鉴立刻就听出了是谁。

“你怎么来了?”元鉴奇怪道,此人正是涟妃身边一个亲信,严公公!

严公公松了口气:“是娘娘让老奴早上就赶着来,就怕跟王爷错过了,有重要事,客栈老奴已经订好了,王爷借一步说话。”

元鉴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若不是重要的事,母妃不会如此着急派人半路截他。

等进了客房,元鉴将外套脱下,严公公才道:“王爷,长陵出事了!”

“什么事?”元鉴拧着眉。

“卢佳被抓了,卫明瑶也被抓了!”

“什么?”元鉴拳一握:“怎么回事?!”

严公公低声道:“卢佳的钥匙被搜到了,右相本来是派人去灭口的,谁知大理寺早有防备,没成,后来在大理寺的内应探听到消息,说是她已经招供了。”

元鉴脸色一变,这可不是小事,赈灾银两加上栽赃……更不妙的是,卫明瑶可比卢佳知道的还多!

“卫明瑶呢?她躲的那么隐秘,怎么会被找到的?”

“这事…娘娘也很自责,是胡蔓带着孩子进宫来小住,来给娘娘请安的时候,忽然就看见那狼了,结果您猜怎么着?那白狼居然是她养大送了人的!跟她亲着呢!结果娘娘生了气,就派人去质问卫明瑶到底从哪儿弄来的,谁知这胡蔓比谁都奸,居然顺着就摸到了魏子淇的住处,结果……”

元鉴脸色发黑:“我就几天不在!你们都做了些什么事?这是存心要整死我是不是?!现在怎么办?啊?你们说怎么办?!”

“老奴来就是为了这事!就怕明天您一回长陵,皇上就派人抓您了!娘娘让老奴把这封信交给您!”严公公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上去。

元鉴打开,确实是母妃的笔迹,可他却越看越心惊,额头都冒了汗:“这,母妃怎么也这么糊涂啊?!”

“王爷呀!娘娘可没这么大胆子,若不是逼不得已,谁会走这步啊?可若我们什么都不做,您怕是真的就没命了!哪怕勉强保住一命,依着那些罪名,怕是下场连太子都不如啊!”

元鉴闭着眼,神色复杂,本以为还有时间慢慢筹谋,却忽然被这些意外给打乱:“现在他们那边已经开始筹备了?现在情况怎么样?”

严公公道:“魏大人已经开始准备,在武战禁足的这段时间,他笼络了不少人心,而且那些圣粉也都一直在供应,基本已经离不开这东西了,而且他们毕竟还是要跟着您的,只要您一露面,他们必定会追随您,毕竟若是成功了,那对于他们可是一步登天的好机会,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攻下皇宫,到时候想如何,还不是您说了算吗?”

元鉴有些心动,却又有些心慌,这可是造反啊!他之前也不是没想过,可做了那么多事,也没能从兵权从元家夺过来,也便只能老老实话的慢慢计划,现在,是真的时机不等人!造反,还有提早登上宝座的机会,但什么都不做,可能以后就没名没分,甚至性命不保!

“王爷,可没时间犹豫了,现在抽身…恐怕也来不及了。”

元鉴咬着牙关,将信放在烛火上点燃,半晌才轻声道:“本王知道了。”

严公公一喜:“那好,明天就转走陆路,老奴都已经安排好了,您赶紧休息吧!”

严公公出去后,元鉴才深深叹口气:“父皇,您也不要怪儿臣!要是废了太子后,您早日立儿臣,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啊!”

第二天,元翎,苏则,苏离九,武战,和一众大臣,齐齐上折子弹劾二王爷元鉴,罪名不下十条,包括贪污受贿,勾结土匪,袭击军营,刺杀大臣,谋害小世子等等,单拿出任何一条,都不是小罪!

龙椅上,皇上全程黑脸听着下面的人一一汇报,连他都不得不怀疑的问一句:“这都是元鉴做的?”

元翎此时不好说话,会显得别有用心,苏则上前一步:“皇上,臣知道皇上痛心,二王爷平时待人和善,不争不斗,确实不像是做下这么多事的人,可,证据摆在面前,容不得大家不信啊!”

皇上呼吸有些急促,一个太子刚刚倒下没多久爱,这就又来一个更过分的!真是将皇家颜面丢尽啊!

可元鉴毕竟是他儿子,他一直很喜爱,一时很难接受,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开口道:“元鉴快回来了吧?”

“是的,按正常行程算,今天应该就能到了。”

“好,派人去码头等着,二王爷一回来,就带进宫来见朕,朕要亲自审问!”

“这下,对皇上的打击可有点大啊!”退堂后苏离九和武战并排出宫。

“那也总比一直蒙在鼓里强。”武战看了看天气:“你说,会这么容易就绊倒他吗?我怎么总觉得,有点太简单了?”

“这还简单?”苏离九撇嘴:“从元安被刺杀开始,他暗地里做了多少事?已经三四年了,一直抓不住他小辫子,这还简单?”

“也是!”武战一笑:“人呀,别作恶,不然总有要偿还的一天,早晚而已。”

“你还文艺起来了。”苏离九一拍他:“赶紧回府继续禁你的足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