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绿茶有春天小说_如果绿茶有春天南鸿雪苏慕在线阅读

《如果绿茶有春天》小说,男主女主南鸿雪苏慕。《如果绿茶有春天》是作者梓寻原创。此文才思敏捷字字珠玉,男一号风流倜傥,女主袅袅婷婷。精彩片段:自从上次南友谅给南鸿雪说过介绍男朋友的事儿后,就一直没再为这事联系她。南鸿雪就以为这事儿就过去了。谁知道这天晚上,秦英却打来电话,让南鸿雪周末去相亲,而且还专门给南鸿雪转了五千块钱让她买新衣服。

如果绿茶有春天 精彩章节

这个周末,南鸿雪本来打算约关恒达出来,自从上次和吴旻过招之后,她就没怎么联系过关恒达。但她又拒绝不了南友谅和秦英的安排,只好答应了相亲的事儿。

周六上午,南鸿雪准时赶到秦英说的地点,对方还没到。南鸿雪又额外等了十五分钟,才给秦英打电话,告诉她对方没来。秦英对那个人一点怪罪的想法都没有,只说让南鸿雪再耐心等等。又过了足足一个小时,那个人还没有出现。一向只有让人等,从来没有等过人的南鸿雪难免火大,又给秦英打电话催问。

秦英这才给那个叫冯辰的人打了个电话。冯辰竟然忘了这个约会的事儿,还没出门呢。不过好在他就住在约会地点附近的小区,出门下楼就到。

在冯辰到来之前,南鸿雪已经想好说辞,她打算一见面就走人,不给对方留任何机会。因此,南鸿雪在冯辰还没坐稳当的时候,就说:“你好,我等了你一个多小时,这个时间足够一次相亲了。我不喜欢做浪费时间的事儿,所以先走了。另外,在等你来的这段时间,我喝了一杯咖啡,吃了一块提拉米苏,还点了一个抹茶味的冰淇淋球,这个钱应该算在你头上。”说完,她把账单放到冯辰面前,就要走。

冯辰一见到南鸿雪,就发现这次的相亲对象真的是个大美女,而且气质绝佳,绝不是自己老爸常常给自己介绍的那些文不对题的“美女”,而且这个大美女和自己这么直接痛快地谈起钱来,倒让他十分诧异,他自己周围凑上来的漂亮女孩,大都喜欢装作不爱钱的清高样子,尤其是学历较高的一些,更加眼高于顶,仿佛有了TOP3的背景,就应该名正言顺的嫁入豪门。

于是,冯辰难得放下身段,和南鸿雪道起歉来,说自己昨天晚上半夜才飞回来,一下子睡过头。其实,他只是没把这次见面放在心上,昨天晚上熬夜组队玩网游,凌晨五点才开始睡觉,就一下子睡过头了。

南鸿雪眼前的冯辰一身日系打扮,还带着一顶圆帽,留着一点点胡子,精致里带着流里流气,不像是普通土豪风的富二代,反而有一点艺术家的做派。南鸿雪长期给时尚杂志供稿,倒是能看得出他这种打扮里蕴含的表达。

本着对时尚的敬重,南鸿雪接受了冯辰的道歉,但也没主动说话,只是冷眼看着,看他如何表现。

冯辰看见美女不再坚持要走,就先和服务员结了账,然后问道:“我们不如换个地方,这里太乱了。”其实,冯辰当时为了敷衍自己父亲,更为了自己方便,就直接把相亲地点定在自己小区楼下的一个咖啡厅,周末的这个时间,正是人来人往,声音嘈杂的时候。

南鸿雪点点头,还是没有说话,跟着冯辰走出来。冯辰让南鸿雪在路边稍等几分钟,就走进自己小区把车开了出来。

他开的是一辆名牌跑车,一出门就引得周围行人瞩目。南鸿雪当大堂经理时,学会的一个本事就是认车,毕竟客户来银行办业务,必须能够立刻从他的车、手表、衣着等硬件方面来判断他的财务情况。她看了冯辰这辆车,倒是有几分好奇,毕竟冯辰的日系打扮,和这辆车的气质是相互矛盾的。

“美女,请上车。”冯辰从跑车上下来,走到南鸿雪这边帮她打开车门。南鸿雪看了他一眼,依旧没有说话,却施施然上了车。冯辰也不做声,一脚油门把车开了出去。

车足足在路上行驶了有半个小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好像在比赛一样。这是南鸿雪第一次坐跑车,这种风驰电掣,路人侧目的感觉很不一样,真的能很大程度上满足她的虚荣心和好胜心。她不禁想,如果此刻遇见苏琼就太好了。

最终,冯辰先开口说话了:“美女,为什么不理我呀。”

南鸿雪扭头看着他,似笑非笑:“当然是因为我刚才太没有礼貌了,不好意思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从她说话的语气里,可听不出半分歉意的感觉。

冯辰撇撇嘴,他知道,凡是美女一向脾气大,只是少有美女跑到他面前和他发脾气,自从他父亲暴富之后,他就少见别人的恶言恶行,多见他人谄媚的嘴脸,尤其是在国外读书那段时间,他不想学习,在异国的土地上一个人活得极其恣意,不管天,不管地,只管自己舒服不舒服,爽不爽。

南鸿雪见他不做声,又说道:“我们都是父母安排见面的,恐怕你也是勉为其难来的,不然不会迟到一个多小时还不出现,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不如这样,我俩各自回去禀报一声,就说全无感觉,就这样交差怎么样?”

冯辰这才转过头来,露出一口白牙:“明明有感觉,我为什么要说没感觉。”

南鸿雪一愣,刚才她自己那一番话是夹枪带棒的,反正将来也不会见面,所以也不想多留情面。可没料到冯辰接了这么一句,难道还要劳驾自己拿出以往拒绝备胎的那种态度来拒绝这个富二代。

南鸿雪无奈一笑:“好呀,那我先谢谢你。”说完又眯起眼睛,半靠半坐在副驾驶位子上,好像在假寐。

冯辰却恶劣一笑:“我刚才说着玩的,我哪里就那么容易就对人有感觉了。”他故意否定自己前面的话,看看南鸿雪什么反应。

如果是普通女生,恐怕会又羞又恼,因为上了轻薄子弟浪荡言语的这种圈套,可南鸿雪并不是普通女孩,她只睁了睁眼说了句:“哦,那我也收回我刚才所说的,我不准备谢谢你。”

冯辰本意是惹对方不开心,没想到南鸿雪根本不受撩拨,就继续满不在乎地说道:“我爸总让我跑出来相亲,弄得我好像后宫选妃一样。其实我并不需要相亲。我不懂为什么这些女孩子都这么不值钱,就比如说你吧,明明被我放鸽子放了一个多小时,结果见了面,还是乐意过来坐我的跑车。”这几句话就更加恶劣了,如果前面那几句的等级是抽人巴掌,后面这几句的等级得算是捅人刀子了。

这个人不过是个纨绔子弟而已,亏得自己看他会穿衣服,又上来就道歉,才给他个表现机会,没想到这么狗眼看人低,南鸿雪一边想着,一边坐直身体,转向冯辰说:“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只知道你是什么冯总的儿子,不如你先告诉我你尊姓大名!”

她还没等对方说话,就继续抢白:“你也不用说了,你的名字其实就叫‘冯总的儿子’。你以为你有后宫选妃一样的相亲排场就说明你了不起吗?那只能说明你爸了不起。我爸或许是为了巴结你爸,逢迎你爸,才让我来的。但你知道吗?我是因为我爸给了我五千块才来的。你说那些凑你上来的女孩不值钱,那是在你的眼里。在我的眼里,你的标价就是那五千块。不过冲你这个恶心劲儿,我觉得我找我爸要少了,见你的面应该至少要一万才行。”

冯辰被她这一番话说得十分恼怒,他自己当然知道自己是因为有个好爸爸,才有这样的排场,可是这话只能自己说,从别人嘴里直接说出来,任是谁都难免接受不了。

“下车!”冯辰在一瞬间把车停下,让南鸿雪下去。南鸿雪始料不及,被这突如其来的刹车给吓了一跳,身体往前甩了好大一截,幸好刚才一直系着安全带,不然肯定磕在玻璃上。

冯辰停车的地方是高架桥,这本来是封闭型车道,根本不能下车。南鸿雪却被自己刚才义愤填膺的语气所鼓舞,想都没想就立刻推门下车了,又大力地给他甩上车门。

冯辰开着跑车一溜烟跑远了。

幸好这个时间,高架桥上的车不算多。南鸿雪战战兢兢地沿着路边走着,遇见第一个匝道就立刻拐了下去。身边的车快速地呼啸而过,她总觉得自己有被撞上的感觉。

好容易,南鸿雪从高架桥上走下来,赶紧坐在路边的椅子上休息。她的高跟鞋卡的脚生疼,这会儿已经快疼得没感觉了。她望了望周围,自己在C城虽然已经呆了四年,但是从没来过这里,周围一片稀疏的建筑物,路牌上的名字从来没听说过。

南鸿雪大叹一口气。她和冯辰本来约的是中午见面,没想到见面之后就是来回过招,根本没顾上吃饭。目前,时间已经是傍晚时分,她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了,只好站起来,抖了抖发酸的脚,继续往前走,她打算找到最近的一个公交车站或者地铁站再说。

南鸿雪边走边打开导航,看了一下自己的定位,距离最近的地铁站还有两公里。南鸿雪立刻觉得眼前一黑,本来她从高架桥上走下来的时候还在幻想,像冯辰这样的富家子弟,不是最应该不按套路出牌——譬如把车开到高架桥底下等自己下来,像言情小说里那样。可惜冯辰完全没有这个想法,直接把南鸿雪丢下就甩手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