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尘,你眼里除了报仇还有什么?如果不是我爸爸,你说不定早就流浪街头死掉了!还有,你凭什么觉得当年你父母就没有错?如果真是爸爸有罪,为什么警察不抓他?”
 
在程欣然一叠声的质问之下,萧逸尘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揪住她的衣服将她从轮椅一把抓起,寒声警告,“你给我闭嘴!”
 
他死死盯着她,一字一顿,“我父母有什么错必须要付出性命?要不是程国升用手段把事情粉饰太平,你以为他还可以逍遥到现在?”
 
“证据呢?”程欣然也不甘示弱的瞪着他,“没有证据,所有的事情你也只是道听途说,我不知道是谁告诉你这些,但是这么多年,我爸爸是什么样的人,他的善举,你全部都看在眼里,你真的相信这样一个人,会对你无辜的双亲下毒手吗?”
 
闻言,萧逸尘面色一顿,随即却冷笑一声,“道听途说?你以为我萧逸尘就那么蠢,那么好诓骗吗?”
 
“可是……”程欣然再欲辩解。
 
却被萧逸尘寒声喝断,“够了!”他猛地将她丢回轮椅上,眼眉如刀,“你若再替他辩解一个字,我立刻让人送他归西!”
 
程欣然脸色煞白,也不知是伤口疼痛还是吓得总之她再没敢吐露半个字。
 
他做得到的,她知道。
时光深处我爱过你程欣然萧逸尘全文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
“我说过,如果他死在看守所,是他罪有应得,至于你——”萧逸尘脸色阴翳的盯着她,“你以为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替他狡辩?”
 
没有资格?
 
程欣然一脸错愕的看着他,有些恍然,是了,她只是仇人的女儿报复的棋子,她怎么?又忘了……
 
眼泪骤然滑落,冰冷的,砸在苍白的手背上,满目凄凉。
 
萧逸尘狠狠握了握拳,一转身,吩咐医生,“把病房锁上,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她踏出这扇门半步!”
 
“是!”
 
医生无奈照办,将病房上了锁。
 
门内,程欣然擦干泪水,很快恢复理智。
 
爸爸病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她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
 
照理说,爸爸这种情况可以保外就医,但她拜托的律师却表示,有人在暗中搅合,看守所不批,爸爸就去不了医院。
 
想想,还有谁会这么做?他这是铁了心要置爸爸于死地!可恨她现在连手机都被收走了,连打个电话都不行!
 
程欣然越想,越是后脊发凉,也更加心急如焚,于是她想尽办法软磨硬泡,可他们连病房门都不肯打开,正一筹莫展之际,她看到了三楼窗外伸出来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