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腹黑王爷喜当爹》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沐云初顾爇霆:,小说《腹黑王爷喜当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迎峰哪里受得住帝王的威严,吓得脸色都白了:“皇上,皇上明鉴,公主遇害的时候草民有心出一份力,可这个姓萧的住我家房子,吃我家粮食,他居然还不让我和母亲进屋看犯人一眼!”“不让看就不让看了,遇到难题了倒是好意思开口让我帮忙。我……我……”
 
《腹黑王爷喜当爹》精彩试读:
 
顾迎峰的声音越说越小,因为皇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你还知道你是个草民?萧将军朝廷官位在身还命令不得你?一件小事你都办不好,还有脸埋怨,真是个废物!来人,仗着三十丢下去!”
 
皇上着实要被这顾家大儿子气死,也不想想萧瑟所属的西北大军是顾家的军队,萧瑟是他顾家的将领,来京都受封暂住顾家怎么了?
 
顾迎峰竟然怨人家住在他家里,简直没有道理。
 
顾家虽然是军门,但将军夫人溺爱两个儿子,顾迎峰打小娇生惯养长大的,一听要打板子被吓得脸色都青了,直喊冤枉。
 
这一顿冤枉不仅喊得皇上又罚了顾家一个庄子,还派遣人去顾家传了口谕,斥责将军夫人一顿。
 
沐云初没管那个顾迎峰,上前福身:“父皇,女儿虽相信云霜堂姐没有毒害女儿,但是她骑马撞向女儿也是事实,希望父皇为女儿主持公道。”
 
“唉你!”沐云霜刚要急,被睿王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睿王上前;“微臣教女不严,请皇上责罚。”
 
睿王这是不准备包庇的意思,沐云霜只能求助的看向她母妃,但这次连睿王妃也没有姑息她。
 
今日若不是沐云初信任她,她连命都要丢。骑马撞沐云初一事,睿王夫妻当然要给沐云初一个交代。
 
“那就罚抄女训一百遍,字迹必须工整,不得敷衍了事,就由王兄核查。”皇上看着这个侄女也是头疼,仔细斟酌后还是没有忍心让她受皮肉之苦。
 
沐云霜却瞪大了眼睛,苦哈哈的跪下来:“又是抄女训?还一百遍?皇上,您也打我三十大板吧。”
 
她宁愿被打一顿也不想抄那气死人的女训!
腹黑王爷喜当爹沐云初顾爇霆全本免费小说阅读
沐云初当即到:“不想抄写女训那就罚抄兵书,抄写三百遍!”
 
女训全篇才几百字,一百遍能写多久啊。沐云初觉得皇上罚的轻了。
 
“三百遍?你你你……你想写死我啊!”沐云霜气的脸红脖子粗。
 
“那就一千遍。”沐云初看也不看她一眼,目光很坚持。
 
沐云霜顿时憋的不敢说话。
 
皇上是顾念睿王面子的,他没有开口,等着听睿王的意思。
 
“就按照云初说的罚!”睿王哪里会觉得沐云初不对,狠狠警告女儿一眼:“再多言本王让你跪着抄完一千遍!”
 
沐云霜哪里还敢说话,委屈的闭了嘴。
 
……
 
顾爇霆将沐云初送到了宫里,转而便去求见了皇上。
 
皇上也准备传召顾爇霆,小小一件毒杀,看似个人恩怨,可其中却有许多耐人寻味的地方。
 
比如,天机阁的东西,云香怎么会买得到?
 
这可不是展示在商铺的商品,不和天机阁接触的人是不会知道他们手中都有什么商品出售的。
 
还有,骑射场的人哪怕是个养马人,拿的也是朝廷的俸禄,如何敢听命他人谋害皇上的女儿?
 
加上之前宫中大半管事内官是方妃的人,这些事情可真是让皇上细思极恐,感觉无形中有人在他身边编制出一张网,而他对此却一无所查。
 
“你能确定,云初骑装上的是烈火粉?”皇上坐在龙椅上发问。
 
沐云初之前穿的那件骑装已经送到御医手里检验,只不过现在结果还没有出来。
 
“回皇上,正是一级烈火粉,不会有错。”
 
烈火粉分为三个等级,一级的效果是最轻微的,也是天机阁货源最充足的一种商品。
 
皇上的眸子深了几许,今日他才发现,对这个乖巧懂事端庄大方的女儿,他知道的很少。
 
顾爇霆道:“还有养马人的家人,他们离开的也太快了。是谁在背后帮助云香公主也必须查证。”
 
皇上点头:“如今你在京中也无事,此事朕交给你调查。大理寺和京兆尹你都可调派。”
 
“微臣领命。”名正言顺去调查,这正是顾爇霆想要的。
 
皇上问道;“可有怀疑的目标。”
 
顾爇霆沉吟片刻:“有,但微臣不敢妄言。微臣定当竭尽全力办好此事,必不会让暗害公主之人逍遥法外。”
 
皇上知道顾爇霆心中有目标就放心了,沉吟片刻,转而说起私事:“你同云初的婚期,朕瞧了下日期觉得下月初五便是不错的日子,你以为如何?”
 
“臣没有异议,只是,公主愿意这么快嫁过来吗?”
 
知道他没有异议皇上就高兴了:“云初那边朕能够做主,你专心调查事情,婚事朕会命人准备。”
 
沐云初这边还不知道她父皇气吼吼的要把她嫁出去,回宫换了一身体面的衣物又出宫去。
 
许嬷嬷这次说什么都要跟着,她觉得彩月这丫头着实不靠谱,公主的骑装和马被动了手脚,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这丫头根本无法照顾好公主。
 
不过,他们还没有出宫,就遇见急匆匆赶来的方妃。
 
方妃和沐云澈满脸都是焦急和无助,这一次皇上对云香虽然没打没骂,去将她禁足在芳华殿,令禁军看管,任何人不得探视。
 
禁军,那可是看管和追击罪犯的人!
 
此等看管力度,方妃不着急才怪。
 
到了沐云初跟前,她二话不说就给沐云初跪下,重重的磕了个头:“云初,若是本宫对你有什么不周到之处,你尽管责罚本宫,请你放过云香!”
 
此事此刻尚未传扬开,但方妃不难预料此事对他们以及云香造成的影响。
 
当时在骑射场的人此刻尚且将嫌疑人锁定在沐云霜身上,睿王府哪里会甘心,之后云香的名声必定遭到睿王府打压!
 
她女儿的名声被毁,她这个教养女儿的母妃首当其冲会担当一个不会管教的罪名。
 
她若是担当这样的罪名,大皇子沐云澈便可以被人顺理成章的抢走,不让养在她的膝下。
 
方妃眼中是一片仁慈的母爱,但她心中却有更加重要的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