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来,你好像忘了我曾是南家大小姐,尽管我坐过牢出来,我骨子里也还是南家大小姐。我不可能跟着一个毫无社会地位的孤儿在一起的,太累了,我受不了。”柳汐一边说,一边流眼泪。

 

语气却是比寒冬腊月的风还要刺骨。

 

江来的心,疼,被刀一刀一刀刺着,疼到快要不能呼吸了。

 

他说他是毫无社会地位的孤儿,她说他配不上她。

 

这些他早就知道,早就知道,可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那刻他还是会痛,痛的无法自拔。

 

“江来,找个适合的姑娘结婚吧。谢谢你这段时间为我的付出,我欠你的钱,会打到你的账户,以后,我们被再见面了。”

 

柳汐绝情的说着,再也忍不住率先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的那一刻,柳汐紧紧的攥着胸口,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胸口狠狠的绞着,绞的稀烂如泥,呼吸窒塞。

 

裴煜宁站在门外听着,听着从她嘴里说出去的每一个字。

 

菲薄的唇无情的勾了勾,在心里腹诽:“柳汐,你乖乖的留在这儿,我陪着你。”

 

你守裴靖西一生,我守你一生。

 

这是我们欠下的债,我陪你一起还。

 

江来捂着胸口站在烈日炎炎下,却感觉身处冰窖。

柳汐裴煜宁(完结)禁欲物理女教授全本免费阅读

 

 

抬头,刺眼的阳光差点刺瞎他的眼睛。

 

他才恍然明白,自己的梦该醒醒了。

 

柳汐从来都不是他可以肖想的女人。

 

刚要离开,突然一辆红色的拉风超跑堵在了他的面前。

 

车门打开,一双修长笔直的腿落入眼帘,接着是女人遮住半张脸的蛤蟆镜。

 

夸张,极富个性。

 

“江来,你那天收拾我的时候不是很牛吗?怎么现在沦落到警察局了?”

 

裴安生取下眼镜露出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和妖艳的口红,神情飞扬的挑衅着。

 

江来不屑的睨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裴安生迫不及待的追了上去:“喂,你跑什么呀?我是特意来接你的。”

 

“接我?我们熟吗?”江来推开她继续往前走。

 

“喂,一回生二回熟嘛,我想和你交朋友。”

 

裴安生开门见山的说着,眼神里扬着的自信让江来仿佛看见了曾经的柳汐。

 

裴安生开朗直爽,个性简单,身上有着裴家人都有的毛病,霸道跋扈。

 

江来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鼻孔朝天的千金小姐,冷眼睨了她一眼毫不客气的推开她:“裴小姐,您是豪门大小姐,我是孤儿,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要玩找别人,我没兴趣跟你玩。”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识抬举?跟我交朋友很委屈吗?凭什么你们个个都喜欢柳汐?她到底哪儿好?”裴安生愤愤不平,她比柳汐小两岁。

 

小时候常和柳汐一起玩,也常和柳汐打架。

 

因为她嫉妒柳汐,男孩子都喜欢柳汐,两个哥哥是这样,苏宇诺也是这样。

 

走出两步的江来,徐徐回头看着裴安生。

 

为什么喜欢柳汐?

 

他好像有说不出具体的理由,可是有的人就是一眼千年。

 

那是注定的。

 

“想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柳汐吗?因为她懂得尊重。”柳汐懂得尊重,哪怕是像他这样的孤儿,她都给过他别人从未给过的尊重。

 

裴安生愣着了,莫名的愣了好一会儿。

 

想起什么似的冲着江来的背影喊:“你喜欢他有什么屁用,她注定只能是裴家的媳妇儿,就算我靖西哥哥去世了,她也只能留在裴家守寡。”

 

江来的步子再次停了下来,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回头拽着了裴安生的手急切问道:“你说,她在哪儿?”

 

裴安生瞪了他一眼不屑的答道:“在哪儿?还能在哪儿,当然是在裴家了,给我靖西哥哥守寡。”

 

这些话从裴安生嘴里说出来,是那么的理所当然,毫无愧疚。

 

江来怒目狠狠盯着裴安生喊道:“凭什么?你们凭什么让她守寡?”

 

“我靖西哥哥是她害死的,她当然要替靖西哥哥守寡了,这是赎罪。”

 

裴安生毫不示弱的吼着,她堂堂千金大小姐从来还没有人敢更他这么说话的。

 

江来刺啦一下,好像被什么东西撕裂了,弯腰捂着胸口徐徐蹲下。

 

他终于知道,柳汐为什么要说那些话。

 

因为她想让他死心,她为了救他答应了裴煜宁这样无理的要求。

 

“喂,你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去医院?”裴安生关切的说着,伸手去扶他。

 

被江来狠狠推开:“别碰我。”

 

然后忍着剧痛,打车离开。

 

裴安生气疯了,这个男人真的是太不识抬举了。

 

她堂堂裴大小姐无论走到哪儿都是别人捧着,哄着的,他倒好,完全不把她当回事。

 

柳汐,柳汐,为什么到处都是柳汐?

 

这几天苏家不好过。

 

苏志远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裴家,好几个叫停的合作项目他费尽唇舌,跟裴氏上下周旋,好不容易有了缓和的迹象,可是裴氏那边又突然出尔反尔,不仅是叫停项目,直接取消了和苏氏的合作。

 

苏氏的半壁江山都是靠着和裴氏合作开发来挺住,这下好了,苏氏集团的股价呈断崖式下降,市值瞬间蒸发几十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