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主刚出道的时候,出演过几部票房大卖的影片,甚至一举夺得当时最佳新人的奖项。

虽然退出娱乐圈已经好多年了,但是她的长相基本没怎么变过,会有人认出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诶,我一家人都可喜欢你了!你给我签个名儿吧!”护士阿姨张嘴就说瞎话,刚才还不认识余聆呢,现在就一家人都喜欢她了。

余聆露出标准假笑,她扬起自己被包扎成猪蹄的手,放在护士阿姨面前晃了晃。

护士阿姨这才想起来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这位当初红极一时的明星,这次来了医院,可是因为割腕自杀……

“等我病好了,一定给姐姐留签名。”

原主的性子绵软,声音也是温温柔柔的,护士阿姨心软不已,又忍不住猜测原主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初宣布息影的时候,明明是欢天喜地的嫁人了……

难不成……情变?护士阿姨的脑洞极快,很快开始胡乱猜想了,她脸色一变,看着余聆便带了同情,声音也温柔了几分,说:“一会儿医生就给陆小姐检查来了,要是还有什么事情的话,招

呼我一声就行。”

“等会,姐姐,再帮我一件事情吧。”余聆的笑容温柔绵软,让人觉得安心的同时,也让人无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诶,诶!你尽管说!只要是我能办得到的!”护士阿姨没有二话,十分热情的答应了下来。

这样又小又软的小姑娘,今年应该也才二十出头吧,怎么会就遭遇这样的事情……

“我手机摔坏了,姐姐能把手机给我用一下么?”

“嗨,就是这事儿啊?这间病房里配了电话,陆小姐要我帮忙拨号吗?”护士阿姨手指一指,指向床头,余聆这才发现,床头便放着一部座机。

以前住医院可没有这样的待遇,单人间豪华病房?

余聆来不及胡思乱想,她礼貌的感谢了护士阿姨,先报出了一串号码,拨过去之后,没人接。

她叹口气,又换了个电话号码,这一次响了好久,听筒那头才传出一道暴躁的女声。

“谁啊这一大清早的骚扰人?老娘不要保险也不要贷款,没事别老叨叨!”

女声慵懒清脆,带着好梦被吵醒的火气。

护士阿姨生怕听见了什么不该听见的话,转身就走了。

“是我,陆白溪。”

电话那头呼吸都凝滞了许久,才惊叫起来:“白溪?!真是你?你这死丫头!总算是联系我了!干啥?想通了?”

她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长串,余聆挖了挖耳朵,说:“我现在在医院,能麻烦你带部手机和衣服过来么?”

“医院?!你怎么跑医院去了?!”女声风风火火,毫不犹豫地问了余聆在哪家医院,余聆还想多说两句,电话就飞快的挂断了。

余聆打电话过去求助的女人,是原主曾经的经纪人。她一手将原主带出来,原主却选择在最火的时候,息影嫁人,这便是亲手将自己的事业葬送,当时原主做出选择,经纪人便是最反对的那一个,对原主好一通分析利弊,

可惜原主恋爱脑,一句都没听进去。

这人脾气本来就火爆,当即就把陆白溪骂了个狗血淋头,事后她结婚,更是一句祝福都没有。

陆白溪结婚三年里,同她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可是现在余聆一通电话打过去,她还是义不容辞的来了。

这女人,说到底还是刀子嘴豆腐心,当初如果她既然把陆白溪带进了这个圈子,也应该负责到底。

如果余聆想要重新回到娱乐圈,也需要这位金牌经纪人的帮助才行。不到半个小时,病房门口便风风火火冲进来一个人,女人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包臀裙更衬得她身材姣好。她卷褐色的长发垂至腰际,鼻梁上架着金丝边眼睛,一看见孤

零零躺在病床上的余聆,眼睛里几乎都要喷出火来。

“李峥远呢?怎么就让你一个人留在这儿?!”她踩着高跟鞋,往里走了几步,便发觉高跟鞋太吵,索性把高跟鞋脱掉,赤脚踩在地上,沉声发问。

“贺姐……”

想起原主做的那些事儿,余聆也没什么底气的喊了一句。

贺徐娴坐在床边,把带过来的东西都放在一旁,没好气地看了余聆一眼,她双手抱胸,冷冷说道:“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峥远要和我离婚。”余聆的声音已经很平静,属于原主的情绪早就已经消失,“我昨天没想开,想自杀威胁,没威胁到,反而……”“反而把自己折腾进了医院?!”贺徐娴一下从椅子上弹跳起来,她看着余聆,满脸的恨铁不成钢,咬着牙想说什么,但是又顾及到面前的人是个刚自杀过的病人,憋了半

天,最后也只说出来短短几个字:“陆白溪,你怎么这么傻?!当初听我一声劝,现在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我知道错了,可是不知道现在还来不来得及。”

余聆的认错态度十分良好,她抬起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贺徐娴,贺徐娴顿时什么气都消了。

她深深叹了口气,把带过来的新手机拿出来,又给余聆换上新卡,像是伺候老妈子一样伺候着她,说:“那你以后什么打算?”贺徐娴问完,忍了忍,还是没能忍住自己的嘴:“当初我就觉得那李峥远不是个好东西,你就是不听!现在倒好!他在外头花边新闻那么多,要是真喜欢你,还能不支持你

喜欢的事情?你就是太单纯!好歹你们夫妻一场,现在你都这样了,他还不来看你一眼,真不是个东西!”

她愤慨的将李峥远怒骂了一通,余聆憋着笑,心里对这位经纪人多了几分欣赏。

她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当初陆白溪不听劝,贺徐娴还说要和陆白溪决裂,然而现在陆白溪出了事情,一个电话贺徐娴还是义不容辞的赶了过来。“贺姐。”余聆轻轻扯了扯贺徐娴的一宿,她沉默了片刻,轻声说道:“我想拍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