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爷。”

恒叔惊恐地叫着,他正想去扶起厉西霆,可是看到他们缠在一起,一时又不知怎么伸手,只能站在旁边无比焦急着。

大少爷这……这样的情况,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赵知知第一时间惊醒过来,生怕厉西霆会逃似的,一翻身将厉西霆压在身下,她直接坐在他的腹部下,双手紧扣着他的肩膀,犹如星辰的双眼正瞪着厉西霆。

厉西霆许多年都没有这么狼狈过,摔的有点头晕眼花。面对她这一系列的动作,他又气又怒,恨不得下秒就将她碎尸万段,对上她此时的眼神,以为她接下来要威胁他。

这女人要是说出一句威胁他的话,他一定以此为由,将她处理掉,事后赵家也没有理由追究。

然而,上秒还凶悍无比的赵知知,下秒一脸委屈又伤心地对厉西霆哭诉着:“厉先生,我现在嫁给你,就是你的人,我哪里都不去,更不会离开你的。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所以不要送她去红灯…区。

“……”厉西霆还没有看过变脸变的这么快的人,一时不由惊讶地看着她。

“厉先生,我不嫌弃你对女人硬不硬的起,既然我嫁给你了,那么我就会照顾你的。”赵知知趁热打铁,想用这些糖衣炮弹来软化他冷漠的心,直勾勾地看着他的双眼,让他看清她眼里的真诚。

“……”

他们四目相对着,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赵知知感觉到好像一盆盆冷水泼到她的身上,让她觉得从体内发出一阵阵寒冷。

“你还要在我身上坐多久?”厉西霆声音一冷,赵知知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压力,吓着她赶紧松开双手。

这时才意识到她此时的动作就像饿狼扑虎,真的太不要脸了……

吓到她赶紧从他身上离开,站起来往后退一步,她不敢说话,低着头努力表现出一副已经深深地感觉到自己做错事的样子。

恒叔赶紧将轮椅推过来,厉西霆先是从地上坐起来,赵知知目光不由向他的腿看去。

下秒,赵知知感觉到一记眼神扫向她,吓到她赶紧低下眼眸,不敢一直盯着他的腿看。

厉西霆扶着轮椅扶手,动作优雅又灵活地坐到轮椅里,恒叔捡起毛毯重新盖在厉西霆的腿。

赵知知看到厉西霆坐上轮椅的动作如此熟练,不由想到厉西霆是几年前发生意外伤到腿的

“看够了没?”厉西霆声音带着杀气在她耳边响起。

赵知知知道刚才自己那举动太过没礼貌了,盯着别人的伤处看,这是残废人士最大的禁忌。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盯着你看的。”赵知知连忙真诚地向厉西霆道歉。

听到她语气中百分百真诚的歉意,厉西霆和恒叔也微微感到惊讶的。

很快,厉西霆冷哼一声说着:“你要道歉的,可不止这一点。”

“对不起,我刚才所做的事……是听到你说送我到那种地方,我吓到才会这样的。”赵知知小声地说着,随后她又急急地对厉西霆说着,“不管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的,只希望你不要将我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