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东兴能够把生意做大,自然也不是听不得意见的,他看向杨波,“杨兄弟,只是直觉不对吗?”

杨波点头,没有说话,他觉得自己莽撞了,这件景泰蓝是曹元德鉴定的,他当面提出异议,显然是没有给曹元德留下颜面。

杨波转头看向曹元德,不禁歉意一笑。

曹元德皱眉,似乎是没有注意到杨波的动作。

“我看这样好了,你们先看其他的物件,等到结束得时候,鲁老板如果是感觉还想要,那就再来看一看!”岳珉提议道。

这个提议得到了鲁东兴的认可,“岳老先生,是不是只要我们待在收藏室,就不会有外人进来?”

“鲁老板放心好了,不会有外人来打扰的!”岳珉承诺道。

接下来,众人又是四散开去。

因为有了之前的疑问,杨波开始查看其他的瓷器,收藏室内已经有少部分的玻璃罩内空了,但瓷器却不少见,杨波看了几件,都是没有发现一样的问题,这让他有些迟疑起来。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波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看过去,见到是曹元德站在了他的后面。

“直觉。”杨波道。

曹元德摇头,“我不信,你不是这种鲁莽的人,你难道连我都不相信?”

杨波朝着不远处看了看,岳珉因为身体的缘故,并不会跟在他们后面,这时候另外两人也是被远远地甩开了,杨波点了点头,低声道:“我看到那件景泰蓝上有几丝裂纹!”

曹元德皱眉,“瓷器上有裂纹不是很正常?”

这样说了一句,曹元德突然就是醒悟过来,“难道你怀疑?”

杨波点头,“只是怀疑罢了。”

曹元德点头,“那也要注意了,刚才多亏了你!”

两人也没有多聊,交代了清楚,就各自散开了。

杨波看了两幅画,看了两件瓷器,没有发现问题,只是这边的物件并不像是杨波所想象的那么简单,鱼龙混杂,想到岳珉之前所说,这段时间有很多人到来,杨波又隐隐明白了些东西。

有些物件被卖了出去,可以把位置空着,也可以补充一些,岳珉手中的物件不可能无限多,这样一来,补充进来的物件,就很有可能会出现问题!甚至是本来收藏的一些物件也存在问题!

杨波再一次被呼唤了过去,这次是一件粉彩过枝花卉纹盘。

曹元德这一次当真是拿出了放大镜,只是杨波发现眼前的光圈完整,但是很薄,并不是下面所标注的清代乾隆年制。

曹元德摇头,没有多说,鲁东兴却是有些失望了,他选择的两件都出现了问题。

鲁东兴转头看到岳珉站在一旁,欲言又止。

曹元德当然也明白对方的意思,他倒也不怕得罪岳珉,“这件是光绪年制,比乾隆瓷器差了不止一筹,单单只是在价格上,就不是一个数量级!”

鲁东兴虽说打过很多眼,但也绝不是傻子,他微微点头,又是朝着之前那件景泰蓝走了过去。

“我还是想拿下这件!”鲁东兴指着玻璃罩下的景泰蓝,显得有些固执,杨波怀疑这么一大会儿,他就没有想着其他的物件,脑海里恐怕一直都是在念叨这件景泰蓝!

曹元德皱眉,他也是想要验证一下的,手中放大镜放到玻璃上,细细观察起来。

岳珉一直没有动弹,见到曹元德的动作又是忍不住一惊,不过,他很快又是镇定了下来,因为曹元德手中的放大镜下,景泰蓝上的图案只会越发清晰!

没有丝毫破绽!

曹元德站直了身子,看向杨波。

杨波没有开口,从兜里掏出放大镜,放了上去,解释道:“我这一面镜子倍数要高不少!”

岳珉悚然一惊,接着已经是看到了放大镜所显示的景象!

丝丝缕缕的丝线般的裂纹,在镜子下显露了出来!

“这件景泰蓝有问题!”鲁东兴惊呼道。

岳珉站在不远处,面色微变,挂着勉强的笑容道:“这些裂纹应该是烧制过程中产生的,毕竟很多瓷器都是有龟裂的,哥窑更是以裂纹为美!”

岳珉这句话实在是有些画蛇添足,即便是还没有理解目前状况的鲁东兴也明白过来,这些裂纹是存在大问题的,甚至很有可能这就是刚才杨波提醒他的原因所在!

“曹教授,这是?”鲁东兴开口问道。

曹元德朝着杨波指了指,“这是杨波先发现的,还是由他来解释吧!”

杨波无奈,他也不好推出去,“我知道有种特殊的修复工艺,能够形成这种效果。”

岳珉紧缩着眉头,没有解释,也没有争辩。

杨波没有说下去,鲁东兴瞥了岳珉一眼,也没有再追问,“那好,咱们再去看看其他的物件吧!”

岳珉朝着杨波看了一眼,微微摇头,没有说话。

走了两步,杨波突然问道:“鲁老板是不是对瓷器感兴趣?有没有具体目标?”

鲁东兴摇头,“也没有太过具体的目标,有好物件,你也可以推荐!”

“我还真是有两件可以推荐的。”杨波笑道。

杨波带着鲁东兴走了几步,停在一件瓷板画旁边,“这是汪野亭粉彩山水图瓷板画。”

鲁东兴看了两眼,皱了皱眉,“瓷板画什么时候也能值一百多万了?”

杨波这才是明白过来,原来这位还不认识汪野亭!

“汪野亭是珠山八友之一,在瓷板画上造诣极高,珠山八友是清末民初瓷板画的顶峰,在他们在世的时候,他们所创作的瓷板画已经被世人抢购了!”

曹元德走了过来,顺口解释了起来。

“曹教授,您也看看吧!”杨波知道鲁东兴对自己还不是很放心,所以主动开口邀请曹元德鉴定。

曹元德点头,“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眼光如何!”

曹元德拿着放大镜看了起来,不过才片刻功夫,他就是站直了身子,“这一件算是不错!”

鲁东兴本就是来扫货,直接挥手道:“这一件带走!”

李二站在一旁,这会儿终于是发挥了作用,就见到他拿着小笔记本,记下了瓷板画的编号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