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输不起你》内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我只是输不起你》,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魏初桐顾慎池为小说精选:“我妈呢?”简一四处张望。杨文汉从包里拿了两沓钱揣兜里,道:“病了。”他脚上穿了双人字拖,走路的时候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关上门离开了。简一松了口气,往里间走。母亲盖着被子躺在床上。
 
《我只是输不起你》精彩试读:

他转过身,在床上坐下了。
 
看来是没有发现自己,简一慢慢的松了一口气。
 
床下的空间狭小,简一一向不喜欢这种黑的地方,容易让她想到小时候一些不愉快的事。
 
继父喝多了就经常拿鞋子打她,她有时候是被打到床底下,有时候是躲挨打到床底下。
 
听到客厅外面,母亲被打的凄惨的哭声。
 
咔哒。
 
顾慎池染了一支烟。
 
他看着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似乎透过时间看到魏初桐坐在那里,在打扮自己的脸。
 
一支烟燃尽了,顾慎池将烟摁灭,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床上是清新的洗衣液味,魏初桐如果有看好的东西便会只买那一款,家里的床单都是这个洗衣液的香味。
 
哪怕她的枕头他搬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可是他还是觉得没有归属感。
 
来了这个屋子,他能感受到她的气息。
 
顾慎池侧身,头枕在胳膊上。
 
他闭上眼睛,伸出手,想象着魏初桐就在身边。
 
“阿池。”魏初桐手臂抱着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胸膛上。
 
“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
 
“我想要个女儿,都说女儿长的像爸爸呢。”
 
她浑身都软软的,顾慎池很喜欢捏她的胳膊她的手。
 
软的想让他揉进骨血里。
我只是输不起你魏初桐顾慎池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他收紧了胳膊,怀中的女人娇笑着推他:“阿池,我喘不过气来啦。”
 
床上,高大的男人侧躺,手臂固执的在拥抱着着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
 
简一浑浑噩噩的在床地上睡了一晚,竖日醒来的时候,顾慎池早就出去了。
 
她将从抽屉里偷来的首饰藏进兜里,偷溜回了自己的卧室。
 
下楼的时候,只要佣人芳姨在。
 
早餐是中式的豆浆油条,简一瘪瘪嘴,她喜欢吃西式的早餐。
 
芳姨道:“这是顾总特意吩咐的,让您一定要吃完。”
 
“顾先生呢?”简一没什么胃口。
 
“去公司了。”
 
简一一丢筷子,准备出门。
 
芳姨拦住她:“顾总说让我看着你吃完,要你一定照顾好身体。”
 
催钱电话像是催命电话,还没到九点,杨文汉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简一看了芳姨一眼,匆匆上楼准备出门,并对那边的人说:“你在家等我。”
 
她去了二手奢侈品店,将偷来的首饰卖了。
 
魏初桐的首饰很值钱,她卖了三件就凑够了杨文汉需要的钱。
 
简一想彻底的跟杨文汉断绝了关系,所以她得想个办法,主要是她不能让顾慎池知道她有这么个家人。
 
简一的家在城市的边缘,弄堂的巷子狭窄,住了几户人家。
 
这房子还是租来的,他们原本的房子被杨文汉赌没了。
 
简一忍着那臭气熏天的味推开了自己家的门,杨文汉穿着大裤衩坐在椅子上正眯缝着眼看一本书。
 
——周易。
 
见简一来了,他搓搓手直冲她身上背着的包去。
 
简一拧着眉头后退一步,将包从身上拿下来扔给他。
 
她不是很喜欢杨文汉的靠近。
 
杨文汉拉开包的拉链,大致的巴拉巴拉。
 
“还挺快。”他皮笑肉不笑,“早知道要二百万了。”
 
看来要二百万简一也搞的来。
 
简一气的要将牙给咬碎了,她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我妈呢?”简一四处张望。
 
杨文汉从包里拿了两沓钱揣兜里,道:“病了。”
 
他脚上穿了双人字拖,走路的时候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关上门离开了。
 
简一松了口气,往里间走。
 
母亲盖着被子躺在床上。
 
简一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这哪里是生病了,分明是挨打了。
 
简一坐在她身后,道:“妈,离婚吧,我养你。”
 
被窝里的人动了动,头也没回,瓮声瓮气的道:“离不了,他会打死我的。”
 
简一气她的不争气与胆小,又恨杨文汉的暴力。
 
“算了,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简一踩着高跟鞋走出家门,弄堂前停了一辆警车,也不知道是谁犯事了。
 
简一看了一眼也没在意。
 
直到,警察拦下了她。
 
“简一小姐是吧,你涉嫌偷窃,跟我们走一趟吧。”
 
她眉头拧的老高:“你们说什么呢!”
 
她后退一步,不想被带上警车。
 
好多邻居听到动静都出来看,发现被警察围着的是杨家的那个小姑娘。
 
“哎呦,这是犯什么事了。”
 
“她爹什么时候被抓就好了。”
 
“嘘,你可别这么说,到时候被那个人渣听到,说不定会报复。”
 
这人这么一说,大家也就都不出声了。
 
简一被带进了警察局,她卖的首饰都在警察这。
 
买首饰的老板也在这,简一才知道,这首饰她卖的便宜了。
 
其中一件就足以卖她卖得总价的三倍。
 
“我没有偷。”简一道:“你们叫顾慎池来。”
 
简一胸有成竹。
 
警察手指敲了敲桌子:“就是顾先生报的警。”
 
“人家好心收留你,你偷窃人家妻子的财物。”
 
听到这话,简一如遭雷劈。
 
“收押。”警察道。
 
简一剧烈的挣扎,“我不信,我要见顾慎池。”
 
她就拿魏初桐几件首饰,这有什么?魏初桐已经死了,她的东西放在那也是没用的,她用来救救急怎么了?!
 
顾慎池肯定以为家里遭贼了所以才报的警,是警察找上她的。
 
顾慎池一定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