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九夭一怔,她抬眸间,对上的便是那一双灿烂的眸子。

此刻的小团子眼里带着几分紧张,那小表情有些期待,但又有几分的小心翼翼的试探。

“我不是你娘亲,”顾九夭蹙起眉头,“你有你的家人,所以我不能答应你。”

不管这小家伙多可怜,她都不能随便答应他这要求。

他有家人的存在,若是她答应了,那这小家伙的家人该如何去想

“哦,”小家伙失落的低下了头,语气有着明显的委屈,“我从来就没有娘亲,爹爹也从来不提她,别人都说我是没有娘的孩子,祖母拼命的想要给爹爹塞女人,可是”

他顿了一下,扬起泪眼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就像是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狗。

“可是那些女人,都不喜欢我,他们只是为了爹爹才接近我。”

这小团子长得很漂亮,那张脸很精致,小小年纪就有一双桃花眼,想必他的爹,也必然是一个容易招惹桃花的人。

所以,这小团子能有这种想法,也很正常。

尤其是看到小团子那一副快哭出来的小模样,顾九夭的心脏都是一疼,语气也软了几分:“那你可以在人后喊我娘亲,若是在人前,你唤我名字就行。”

那一瞬,小团子那张脸破涕为笑,一张小脸绽放出灿烂明媚的笑容。

像是有一束阳光照进了她的心里,让她的心都暖暖的。

“娘亲”

小团子扑到了顾九夭的怀中。

他的小身子软绵绵的,身上还有着淡淡的奶香之气,却让顾九夭的心,莫名的颤动了一下。

她抬手,轻轻的摸着小团子的脑袋:“你的家人在什么地方你这样跑出来,他们会不会着急的找你”

小团子撇了撇嘴:“才不会呢,祖母只要那个坏女人,不要我很快爹爹也会被坏女人迷惑,隔壁家的小妹妹说了,有了后娘就会有后爹,到时候,我吃不饱穿不暖,还要受人虐待。”

他哼了哼:“所以,我才不回去呢,我要给自己找个娘亲,不要祖母找的坏女人”

顾九夭总觉得勾走了别人家儿子不太好,可看到这小家伙的一瞬间,她的心都软了,不由自主的就将他藏了起来。

“那这段时间你在这里藏好,若是你爹找到了你,我会把你还给他。”

毕竟这是人家儿子,如若他的家人真的找来了,她也不好不还给他们。

“娘亲你放心,阿尘会很乖的呆在这里,不让任何人发现。”小团子坚定而认真。

何况,跟在娘亲身边,他还能吃到这么好吃的胡萝卜。

只不过,这胡萝卜为什么和父王药库里的人参有些像。

可又有些不太一样

小团子皱着可爱的眉头,望着手中的胡萝卜,小小的脸上带着沉思。

这胡萝卜拿回去,祖母一定会喜欢的,祖母若是喜欢了,也许就能让她给他当后娘了

墨小尘的脸上扬起了天真的笑容,那笑容还稍许带着些得意与骄傲。

此刻的墨小尘在顾家呆的很是舒畅,却不知摄政王府已经找他找的发了疯。

太妃整日以泪洗面,偏偏王府的侍卫派出去如此多,都没有找到墨小尘的下落。

“还没有小尘的下落”

墨绝迈步从外走入,他一袭紫色长衫,尊贵邪气,一张容颜俊美如天神。

男人目光睥睨,霸气张扬,随着他的而入,整个房内的空气都冷沉了几分,带着让人压抑的气息。

太妃摇了摇头,泪流满面:“小尘这孩子也真是的,至于和我闹这么大的别扭说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

墨绝容颜冷沉,阴云密布,凉飕飕的目光扫向太妃,声音也透着冷意:“若不是你找来的女人欺负了他,他也不至于离家出走。”

太妃的声音一滞,她自知理亏,声音都放低了不少:“你整天在外面忙,又不回来,就算在京城也是住在别苑内,我只是想找个人照顾小尘,难道有错吗”

她只是想要找个人照顾他而已

“他又不是三岁小儿,”墨绝的一袭衣袂在风中浅扬,“他能自己照顾好自己,不需要别人何况,照顾他自有王府丫鬟,与别人何干”

太妃低下了头:“那现在怎么办也不知道他跑什么地方去了,可有渴着饿着,是不是遇到了危险,每当想起他下落不明,这几日我连觉都睡不好。”

墨小尘就是整个王府的心肝宝贝,现在失去了他,太妃感觉都已经天昏地暗了,整日以泪洗面。

“小尘没有离开京城,他还在城里,”墨绝淡淡的扫了眼太妃,“只要他没有离开,那本王便是将这京城翻个底朝天,也必然会找到他”

他拂袖转身,背对着身后的太妃,停顿了一下:“等小尘回来之后,你消停一下,避免他再次离家出走。”

当这话落下之后,墨绝就已经离去了。

太妃怔怔的望着墨绝离开的身影,低下了头,那神色间带着悲痛:“谁家母亲不想要儿媳我有错吗我只是不该让那女人和小尘单独相处,可给墨绝找妻子的事情,我并无过错。”

是啊,她最终只是想让墨绝纳妃罢了。

这京城的那些王爷皇子的,哪个没有个正妃便是没有正妃的,侧妃妾侍也已经有了不少。

谁像墨绝,到现在府内都没有一个女人

王府的子嗣也凋零到只有小尘一人。

顾府。

顾九夭在嘱咐好小团子不可暴露之后,她就离开了府门。

因为在慕无清受伤的时候,她的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就多出了药方。

她必须出去验证一下

也许是顾九夭今日的运气不太好,她刚离开顾府没有多久,就撞见了不该见的人。

四皇子墨瑾

墨瑾也刚好抬头,目光对向了街道另一头的顾九夭。

他的眉头明显的皱了一下,显然是有些不耐烦。

“又是顾家大小姐,”旁边传来一道轻笑之声,“皇兄,看来这顾家大小姐对你念念不忘,知道你今日是来找太师的,还堵到了太师府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