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洛染一巴掌拍在男人的脑门上。

周围的保镖倒抽一口凉气:这这这,这女人!竟然拍大魔王的脑门!

她她她,她不想活了吗?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个耍酒疯的女人,会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大魔王却扬扬唇角,笑了。

经历过枪林弹雨,负过伤、流过血的保镖们抱成一团,吓得瑟瑟发抖:顾总,笑了?!

这女人绝壁完蛋了!

只见大魔王薄唇轻启,道:老婆,你在干什么?

老婆?

保镖们一脸玄幻的表情:顾总不是喜欢男人吗?什么时候有老婆了?

还有,刚才顾总的语气里,为什么,为什么能听出来宠溺?

他们是不是在做梦?!

洛染喝的晕晕乎乎,问:帅哥,我刚才打你,疼吗?

男人:有一点。

洛染挠挠头,很不解:那既然能感觉到疼的话,我应该不是在做梦啊!

男人忍俊不禁,指了指自己,道:是的,你没在做梦,我就是你老公,顾尔宸。

又指了指小奶包,这是你二儿子顾明阳,小名贝贝。我们的大儿子顾明琮,小名宝宝,情况有些特殊,暂时没来见你。

洛染的目光,在男人和小奶宝身上扫视了10遍之后,十分确定以及肯定的喊道:完了完了,我醉的出现幻觉了!居然做了有关财神爷顾尔宸的春秋大梦!不行,我要赶紧打车回家睡觉!

说完,洛染不顾一切的转身跑走。

咣当!

洛染原本就慌不择路,再加上酒精的影响,竟然一脑袋撞到了门框上。

啊!

洛染吃痛一声,捂着脑门,软软的晕了过去。

男人和贝贝对视一眼,立刻上前扶住洛染。

灯光下,一大一小的人儿看着晕过去的洛染,面色温柔。

贝贝的眼睛弯成月牙:爸爸,我妈妈长的得真好看!

男人点点头:嗯,我老婆长的真好看。

旁边地保镖们:嗯,不光是这位晕过去的美女出现幻觉了,他们也一定也出现幻觉了。

父子俩还在讨论。

贝贝有点担心,爸爸,妈妈刚才看上去好像有点慌。

男人的目光在洛染的面上流连,以往森冷的表情,出现了丝丝的暖意:你妈妈之前受了一些刺激,所以暂时不认识我们了。现在,我们好不容易找到她,要耐心一点,帮她找回记忆,好不好?

好!

贝贝他心疼的看着洛染,又问,爸爸,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男人沉吟一声:看来,只能这样了

第二天早上。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洛染的脸上。

她打着哈欠,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帅脸。

洛染愣了一下:她的床上,有一个男人?!

啊!

一声尖叫,划破出租屋的上空。

洛染太过慌张,整个人向床边翻滚过去。

顾尔宸眼疾手快,一把攥住女孩白嫩的脚踝,将她拽回床上。

洛染缩到床角,被男人触碰过的脚踝麻酥酥的: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家?

男人将暗芒藏在眼底,面上一脸无辜:老婆你忘了?我是昨天你在酒吧里捡回来的。

捡,捡回来的?

洛染目瞪口呆,她记得自己昨天晚上是去酒吧喝酒了,好像还遇到了一个贝贝,然后又遇见了一个很帅的男人,后来

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就全部忘记了。

难道,自己真的捡了一个男人回家?!

洛染单手扶额,内心万马奔腾:造孽啊!

别人酒后乱杏!

她酒后捡帅哥!

这时,卧室的门开了。

一个小奶包蹦蹦跳跳的扑过来:妈妈,早安!

洛染咧咧嘴:哈?!

她不仅捡了一个男人,还捡了一个孩子?!

超值大礼包,捡1送1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