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曜辰清隽的脸庞像是笼了层冰,气压逐渐升至最高。

两个男人间似乎有一个无形的磁场,正因为一个女人暗暗较量。

万金不换,冷曜辰重复了这四个字,而后道:那用你女儿的命来换,如何?

冷曜辰,你不要太过分!薛楚愤怒地冲到桌前,一拳捶在光洁的桌面上,水杯里的水跟着晃了了几晃。

他眼睛发红,厉声警告,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安琪和星星若有任何闪失,我和你拼命!

这时,听到动静的保镖们呼啦一下冲了进来。

冷曜辰厉色一瞪,所有人又退出门外。

卫青看得心惊胆战,这是他第一次见冷曜辰和别人起纠纷,还是当面对峙。

要知道冷曜辰从来都是不屑于与人直接谈条件的,他总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未雨绸缪的本事令人发指。

你怎知她不是自愿留在我身边?

冷曜辰将目光移到薛楚脸上,笑得意味深长。

他看不惯薛楚在他面前宣誓主权的样子,他就是不爽。

薛楚眼中闪过一抹犹疑的神色,可他很快又恢复笃定。

不可能。他的回答很自信,安琪绝不会再因为你这混蛋动心。

冷曜辰紧紧咬着牙关,把情绪压制住。

他轻笑,你未免太自信。不如我现在打个电话给她?

薛楚垂眸,默认。

他其实也有点担心,怕安琪着了冷曜辰的道,怕她被几句甜言蜜语蒙了心智。

但他相信安琪,应该不会的。

冷曜辰早就从卫青那里要到花姐的电话,他用座机拨过去,开了免提。

花姐一接起来,就听到冷曜辰独有的性感低音。

我要你照顾的人呢?

花姐瞬间紧张,想到被辣椒水折磨了一夜的安琪,手心满是冷汗。

冷少早上好呀。她昨晚太累了,现在正在休息呢,我这就

不用了。冷曜辰直接终止了通话。

他抬眸,一双清冷的眸子不辨喜怒,却隐约带着一丝得意的神情。

薛楚盯着他,内心开始动摇。

但他还是当着冷曜辰的面拿出手机,拨打安琪的电话。

他打了一夜,都是关机状态,现在仍然是。

还有什么事?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聊天。冷曜辰做出送客的姿态。

薛楚尽管不相信,但也无可奈何。

其实他明白,如果不是冷曜辰想和他谈,他是绝对不可能站到现在。

也正是因为冷曜辰的做法,让他拿不准这家伙刚才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薛楚决定离开,再通过别的途径去找安琪。

他一推开门,差点和南征撞上。

两人对视一眼,旋即擦肩而过。

南征大步进来,拿起待客区桌几上的蓝环雪茄闻了闻,他来找你干什么?

认识?冷曜辰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