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归》是由闪闪惹人爱所著,主角是傅云傅越。书中精彩内容:顾嵘一愣,随即道:“想来是微臣那不争气的外孙求的太子吧。”

御书房里,宣武帝将顾嵘带回来的敌国的投降书看了又看,这才满意的放在桌子上。
“顾爱卿可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此番大明国五年都不敢再作乱了。待顾家军整顿完毕,朕在宫中设宴,给你们论功行赏!”
“谢主隆恩!”顾嵘掀开铠甲,跪在地上磕头道。
宣武帝亲自将人扶起来,拍拍他的肩膀道:“辛苦顾爱卿了。十年未回京了吧?身体可还好?”
“多谢陛下关心,臣一切都好。”顾嵘感慨道,“也多谢陛下体恤,让臣的家人随行而去,臣这才能享受天伦之乐。”
“这人呐,年纪大了,最惦记的还是家里的小辈。”宣武帝叹息一声,想到什么,他道,“听闻爱卿的外孙女找回来了,可是见过了?”
“在进宫的路上见了一面,若是微臣没认错,想来那便是了。”想到在二楼站着的少女,顾嵘脸上的表情都松动了不少,看着柔和了些。
宣武帝笑道:“想必爱卿有所不知,你那外孙女虽是自小长在乡下,谋略却不输男子。前几日太子破天荒搞了个什么比试,说是要替咱们大俞国招揽人才的。竟然用爱卿的外孙女傅云和那位假冒的傅婉坐庄,两边对战。那傅婉可素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称,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顾嵘有些紧张。
若是云儿输了,若再想在京中竖威可就难了。
见一生都镇定自若的顾嵘如今竟露出心慌的表情,宣武帝大笑,拍拍他的肩膀,道:“朕只能说,不愧身上流着顾家的血。”
听到宣武帝这话,顾嵘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云儿没事就好。
宣武帝坐回龙椅上,看着站在下面的顾嵘,眸光一闪,摇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可知太子打着为大俞国选拔人才的幌子做了那局,为的是什么?”
“为什么?”
“为了给你那外孙女造势。”宣武帝低头看他。
顾嵘一愣,随即道:“想来是微臣那不争气的外孙求的太子吧。”
“或许如此,”宣武帝点头,随即道,“太子年岁不小了,这几年也一直帮朕打理朝政,亲事却耽搁了,这太子妃的人选一直未定下。如今这两个孩子有此缘分,朕便想成人之美。”
“皇上万万不可!”顾嵘跪在地上,额上出了层细汗,“当年之事皇上也知晓,云儿到底是自小在乡下长大,无人教养,不能堪此重任,还望皇上为了大俞国着想,莫要草率行事。”
“自小长在乡下,无人教养,回京一月便可领导逍遥侯家的小侯爷、大理寺卿的嫡子等人,与齐国公府的嫡长子对战,且文武两试均获胜。”宣武帝勾唇,“若是精心培养,假以时日,定是人中龙凤。”
“可是,皇上……”
“太子殿下驾到!”
顾嵘只好将自己尚未说完的话咽回去,看起来有些垂头丧气。
祁燃向宣武帝见了礼,这才恭敬的喊了一声“顾老将军安好”。
宣武帝笑呵呵的对祁燃道:“太子来的刚刚好,朕正与顾将军商讨你的婚事。”
他看了顾嵘一眼,问祁燃:“不知太子觉得南阳候府的傅云小姐如何?”
祁燃在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他刚才听到皇上说他的婚事,还以为是想撮合他与顾轻歌。
可若是那个小丫头……
顾嵘顿时急了:“皇上,臣的外孙女当真配不上太子殿下,还望皇上三思啊!”
“爱卿多虑了,”宣武帝道,“傅云年芳十四,尚有一年及笄,到那时想必求亲之人会踏破南阳候府的门槛,朕不过是提前将人定下来罢了。再者,尚有一年之期,朕相信,她定是最合适的人选!”
重点是,她是太子至今为止唯一正眼瞧过的女子!
祁燃拱手道:“一切全凭父皇做主。”
宣武帝心中惊讶,他不过是赌一把罢了,没想到竟能歪打正着。
“太子殿下……”
“哎呀老亲家,还跪着做什么?福来,快快将老将军扶起来啊!”宣武帝喜上眉梢,招呼御前太监福来将顾嵘扶起来。
顾嵘只觉得这辈子都没这么憋气过,他还想说几句,却被宣武帝一句话憋了回去。
“爱卿可要记住,若是朕真要追究起来,南阳候府的欺君之罪是跑不了的,到时就算是太子求情,朕也绝不姑息!”
祁燃目送顾嵘退下,感觉这位老将军像是突然老了十岁,一个时辰前尚且挺拔的身躯如今竟佝偻起来。
宣武帝叹息一声:“这顾嵘哪里都好,就是胆子太小。怕是他以为,朕今日提议是想要牵制顾家吧。”
“父皇的苦心,顾老将军会明白的。”太子劝道。
《嫡女归傅云傅越》热门小说_傅云傅越全文阅读
他心里却在打鼓,自己难道平日里形象差了些,才让顾老将军如此忧心?
定是傅越在老将军面前编排了自己什么!
远在将军府的傅越突然毫无征兆的打了一个喷嚏,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裹紧了自己的衣裳。
“将军,您回来了?”顾田迎了出去,看到顾嵘沉着脸,心里咯噔一下,“可是皇上说了什么?”
顾嵘摇摇头,问他:“灵音和越儿来了?”
“早就到了。”顾田赶紧道,“小姐先回来的,表少爷后来带着表小姐也回来了,说是带着表小姐去前街看您了,您可瞧见了?”
“若是我没看错,应该是见过了。”顾嵘叹息一声,往府内走去。
顾田不解的看着顾嵘的背影,即是见过了,该是知道表小姐长得像极了小姐,怎么还会如此愁眉苦脸?
想来是认错人了吧。
彼时一行人正在前厅喝茶说话,听到小厮通报,连忙站起来迎接。
傅云看着大刀阔斧走来的男子,紧张的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前世她初次见到顾嵘,便被他周身凛冽的气场吓得不敢亲近,更别说敢直视他的眼睛。今日她看向这位老人,在那双锐利的鹰眼里看到了慈爱和心疼。
或许,上辈子,她也错过了如此暖心的一幕吧。
“这便是云儿?”顾嵘不顾在场之人,走到傅云跟前,弯腰笑问。
傅云屈膝跪在地上,恭敬的磕了三个头:“不孝孙女傅云,给外祖父磕头,愿您福泰安康,长命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