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宜年摇了摇头,他又习惯性的把阿冀想得脆弱了。

那孩子不是自杀,只是倒霉的,在那个时间遇到个对自己哥哥心怀憎恨的人。

前不久,唐宜年透过满世界的天眼,找到了那个放信的复仇者。

在一家医院,自己去的时候,那人是真的到了弥留之际。

看到他出现,那人灰败的脸色骤然好转,眼里迸射出仇恨的光芒。

哈哈哈,唐大律师!没想到死前我还能见你一面,你想找我报仇吗?可惜了,你做不到!

唐宜年知道这是回光返照,他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冷声问道:我怎么得罪你了?

对方干脆拔下供氧面罩,咬牙切齿,让他听得更清楚。

你为放高利贷逼死人的老板打官司,让我哥白死,还没有一毛钱赔偿!

唐宜年挑眉,拨弄着手机,有些无奈道:哦?高利贷是我逼你哥借的吗?我最穷的时候,都不会去借高利贷。

那人自顾自诉说,眼里透着诡异的兴奋。

我很怕,很烦恼,就去学校的天台透透气,结果看到你弟那个书呆子在跟你打电话哦,之前我跟踪你的时候,见过他他哭哭啼啼地说自己失恋了,好想死,我就成人之美,帮他一把当然,他只是说说,跟你哭诉完后就准备离开的那个时候,除了我俩,四周一只苍蝇都没有,你说这么好的报复你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放过?我就把他扛起来哈哈哈哈你别看我现在这么瘦,当时你弟那个瘦鸡子,我轻而易举就给丢下楼去了!

这晚,唐宜年难得出席了一个宴会,虽然他依旧不跟人交际,坐在角落喝闷酒。

他觉得自己过来,就是想喝酒了,可以找个喝醉的理由。

彭福仗着跟唐宜年有过换女人的交情,喷着酒气摇摇晃晃地走过去,问唐宜年上次那个美女怎么没来?

半晌没听到他开口,彭福自顾自的调笑道:是不是甩掉了?一定是的那个女人吧,身上太恶心,太倒胃口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咦

彭福摇头晃脑笑得猥琐,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我突然觉得有些可惜了,她的脸还真是无可挑剔!我还没玩过s,说不定,她就好那口,那些疤痕好想在她身上其它地方也留下疤啊,那么白那么嫩的皮肤上,划下一道道血痕

他越说越兴奋起来,问唐宜年要那个美女的联系方式。

彭老板想找她,我可以成全。唐宜年一口喝光高脚杯里的红酒,瞥向彭福的那一眼,冷得令人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