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保持同一个姿势坐着一动不动,已经连续半个月了。

自出院后,她就一直那样坐着,也不吃饭,不睡觉,秦朗只好用小勺子一口一口喂她,她也就那样机械的张嘴,吞咽。

无论他在她耳边说多少话,她都那样呆滞的看着他,完全木然的神情,仿佛什么也听不到。

医生说她这是创伤后刺激征,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随着时间过去,靠她自己慢慢恢复。

只有小寻还能让她眼球稍微动一动,脸上缓和一点点生机。

夏天已经过完了,门前的几棵叫不出名字的树开始在慢慢往下掉叶子,秋天的第一股凉风也翩然而至。

秦朗不知道她还要这样多久,既心疼又悲伤。

他现在相信了,这个世界上,一定是有天意的,天意让这两个人纠缠在一起,彼此折磨,爱恋,伤痛,怎么都分不开。

只是这漫长的一生,她今后要怎么独自度过,为什么那么好的她,始终得不到幸福。

有一天,她突然不见了,所有人将整座楼翻遍了,也没见她身影,所有人都紧张了。

最后在当初的爆炸现场找到了她,她就那么定定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泪止不住的流。

回来后还是照样不说话,深情呆滞,此后每隔几天,她都要去那里,一待就是半天,拦也拦不住。

秋天快过完的时候,她终于可以开始说一些简单的词句,可以和小寻做一些简单的交流。

有那么一天,她的内心一动,好像终于感受到了当初她诈死之后,他是怎样一天一天的捱,一天一天无所适从的走过,心里有个洞,空荡荡的,始终不得安宁。

冬天,城市飘下第一片雪花,随后漫山遍野都是,白雪覆盖了一切,她站在一望无际的雪地里,静默无声。

一个男人缓缓朝她走去,一步一步,走得安稳而坚定。

“沈——鹤——林!”

沈鹤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尝试着想动一下,身体所有的部位都毫无知觉,只有意识还在。

隐隐听见屋外的声音,有人在说话。

“这个人命真大,居然还活着。”

“是啊,也不知道是怎么受的伤,从河里漂上来的时候,就剩一口气了,我还犹豫着要不要救,万一救回来是个死人多晦气。”

“先别管那么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尽量吧,能不能活就看天意了。”

整整三个月,他不能说话,不能动,靠着这里的村民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药水续命。

也许是身体素质足够好,有一天,他突然就能动了。

回来的时候是一个雪天,整个城市美不胜收,他踏进那个千思万想的门,一眼就看到那个纤细的身影,沉默地站着,雪花一片一片从她旁边落下来,宛若仙境。

他一步一步走过去,每一步都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他走到她身边,轻轻叫她。

“妧儿,我回来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