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后。

下了早朝,南宫衍便回到了安享宫。

这几年来,他每天都住在这里,再也没有回过御春园。

他与陌青茉用过的东西,也全都搬来了安享宫。

他明白那个真正与自己相恋相知的人从来都是陌青茉。

可他不懂为什么记忆里的画面中模模糊糊的偏就是陌青莲呢?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陌青莲才一直安稳的活在冷宫里。

除了没人照顾陌青莲,她的吃穿用度都是有的。

陌青茉的手札已经快要被南宫衍翻烂了,可他还是想不出所以然来。

那个江太医,到底没有找到。

这一年的春季,江南一带水涝严重,百姓流离失所。

南宫衍决定南巡。

离开前亲自到了地宫一侧那个安葬陌青茉的墓园,如今,墓园已经修葺的恢宏而盛大,完全是以皇后的规格修葺的。

静静站在陌青茉的墓前,他只希望有生之年能查出来为什么自己记忆里的全都是陌青莲而不是陌青茉。

“青茉,如果这世上真有心有灵犀的说法,你一定要保佑朕查到真相。”

“青茉,等查到了真相,朕就来陪你。”

“青茉,我知道你恨极了朕,可朕当年也是被陌青莲蒙蔽了心神,朕不求你原谅朕,只求你能助朕查出原因来,否则,朕也是死不瞑目。”

若不是始终惦记着这件事,他早就追随着陌青茉而去了。

一身布衣,微服私访。

南宫衍只用了五天的时间就到了江南。

水涝果然很严重。

可他明明拨下了几百万两的白银拿来赈灾,没想到全都被地方官克扣了。

百姓流离失所,遍地都是尸骨。

南宫衍连续抄了几个知府的家,将他们贪赃枉法的钱财拿来赈济灾民,百姓的日子这才好过了一些。

这日,他微服走到了一个小镇的河道边上,查看水灾过后这里灾民的生活情况。

突然,一个小孩子朝着他的方向欢快的跑过来,“嘭”的一声,低头跑着的小孩子一下子就撞到了南宫衍的身上。

南宫衍微一运功,便卸去了孩子撞在他身上的反弹之力,随即便弯身抱起了这个粉嘟嘟的小男孩,“你是谁家……”

只说了四个字,他就顿住了。

太象了。

这孩子太象他了,就象是跟他一个模子里印出来似的。

只是一个大一个小。

“叔叔,你是谁?你为什么这么象我呢?”小男孩脆生生的好奇宝宝的问南宫衍,一点也不认生。

南宫衍这才回神,一种说不出来的亲络的感觉袭上心头,让他不由自主的就道:“告诉叔叔,你家住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

小男孩小手一指不远处的一间屋舍,“就住那边呀,我家里就我和我娘亲两个人。”

“那你这样乱跑,你娘亲一定很”担心你,不如。叔叔送你回家?

小男孩挠挠头,“我娘亲之前倒是不担心我出来玩,就是担心……担心……”

“担心你什么?”

“担心发大水给我冲跑,不过现在水都退了,娘亲不担心了吧,我要在外面玩,我不要回家。”小家伙一点也不怕南宫衍的反对着他要送他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