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浴室后沐芷汐正脱着衣服,突然想到,干嘛要这么听他的话?他说五分钟就五分钟?赖在浴室里不出来,他能怎样?

要是他真的敢在五分钟后进来,她就大声喊“非礼”,堂堂将军总还要一些面子吧!

打定了主意后,沐芷汐便放慢了速度,慢悠悠地洗了起来,用毛巾浸了水,仔细地把身上每一个角落都擦干净了,才换上了衣服。

出来后不用东方逸吩咐,沐芷汐拿着两人换下的衣服出了营帐。

沐芷汐再次来到伙房,打了水开始洗衣服。

不过问题又来了,她从小娇生惯养的,哪里洗过衣服?

把衣服泡在桶里半天都不知该从何下手。

夜深了,伙房的管事也来收拾东西准备关门了,见沐芷汐盯着一大桶衣服发呆,便好心开口说道:“姑娘,洗衣服很简单的,用手把脏的地方搓干净就好了。”

沐芷汐有些不好意思,连洗衣服都要人家教,开口笑道:“我知道了,谢谢老伯。”

“大伙都叫我陈伯,姑娘也跟着他们叫就好了。”陈伯和善地说道,“姑娘你赶紧洗完吧,我要关伙房的门了。”

沐芷汐说道:“陈伯,您要是信得过我,您就先回去睡觉吧,待会离开的时候我会把门关上的。”

“那就麻烦姑娘了。”陈伯说完离开了伙房。

沐芷汐按照陈伯说的洗起了衣服,不过搓了没多久就累了,这时候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好方法!

很快,沐芷汐找来另一个桶,先把自己的衣服捞了起来,把东方逸的衣服留下,然后脱下鞋子,撸起裤脚,照着东方逸的衣服就踩了下去。

“不是嫌本姑娘身上有味道吗?现在你的衣服都沾了本姑娘的脚丫子气儿了,看你明天还穿**!”沐芷汐一想到冰山男穿上自己用脚“洗”出来的衣服,不由觉得好笑,憋了一天的怒气也消了。

“就不告诉你,让你每天闻闻本姑娘的脚丫子什么味儿!”

洗完衣服后,沐芷汐回到营帐,发现桌案后已经没有东方逸的身影了,瞥了一眼他的房间,布幔的缝隙中有光亮传来,应该是回房准备睡觉了。

沐芷汐阿弥陀佛谢天谢地的松了一口气,这多事的男人总算要睡觉了,这样就不会再使唤她了。

朝着他的房间门口吐了吐舌头,沐芷汐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倒头便睡。

第二天一大早,沐芷汐是被军营里操练的号角声吵醒的,揉了揉眼睛,突然想起自己还“身负重担”,脑袋瞬间清醒了过来,一骨碌跳下床。

昨晚回来的时候她特地吩咐了老李头今天带着大伙早点集合,这样就有更多的时间去筹备粮食了,而自己才刚起床,要是大伙都到齐了,就她一个人迟到,那真是太丢脸了。

沐芷汐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外边奔去。

就在沐芷汐风风火火地撩开营帐的布幔想要冲出去的瞬间,只听“咚”的一声,自己就一头撞在了一道坚硬的人墙上,仿佛还听见头顶传来一声男子被撞得发疼的闷哼。

“哎哟喂!”沐芷汐被撞得向后倒去,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叫喊,额头上传来的钝痛让她差点流出了眼泪。

男子眼疾手快地接住了沐芷汐向后倒的身子,一手揽住了她的腰,一手托住了她的肩膀。

熟悉的气息传来,沐芷汐猛地抬起头来,正好撞上了一双微微发沉的墨眸里,冰山男?

“一大早急急忙忙的干什么?”东方逸语气中带了些许怒气。

沐芷汐愣了一愣,一大早的谁又惹他生气了?却不知罪魁祸首正是自己。

“找粮食呀,我快迟到了!”沐芷汐一顺口就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

东方逸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

“痛死本姑娘了!”感觉到额头的疼痛,沐芷汐不禁哼哼道,想要抬起手揉揉额头,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都动不了。

注意到沐芷汐皱起了小脸,东方逸放开了她,虽然已经不生气了,但语气还是很恶劣:“活该!这是对你冒冒失失的惩罚!”

沐芷汐抬头瞪了他一眼,随口就顶撞道:“我这是赶时间,哪里是冒失了?要是把本姑娘撞出了脑震荡,本姑娘要你负全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