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璃看着神色疲惫,眼圈下满是青黑的许凉城,在心里嘲讽地笑了一声,抑制住从心底最深处涌上来的酸涩,语气平静地问道:处理好了?

许凉城苦笑一声,沉默无言。

白璃又问道:你跟她结婚,就是因为这个?

许凉城顿了顿,声音有些失去了生气,整个人死气沉沉:这是我欠她的。

白璃心脏细细密密地疼了一下,讽刺地笑道:许总裁倒是有情有义,为了报恩将自己整个人生赔进去都在所不惜。

许凉城垂下眼眸,遮住从心底升起的无力绝望,勉强扯出一个笑:报应而已。

白璃端着咖啡的手一顿,转过头不看他,微微颤抖的唇却泄露了心底的愤怒。

过了半晌,她终于还是没忍住:毁了别人的人生是该遭到报应,可是一开始无辜被毁的那个人又做错了什么?

许凉城心倏地抽搐了一下,眼眶有些发涩。

再多的对不起也弥补不了他曾经犯下的错。

如果能回到过去不,没有如果。

许凉城压抑住脑海中升起的念头,他不能再毁了她第二次。

一周后我会召开股东大会宣布你就任ELAN的董事兼首席设计师,你直接过来就好,我会安排人接你。

许凉城说完,有些狼狈地落荒而逃。

白璃没有转身看向那个离开的背影,只是将手中的墨镜带上。

一滴泪悄无声息的从墨镜后滑落在地上,随即消失无踪。

几天后,国际新锐设计师Erin就任ELAN首席设计师的消息传遍国内,很多等着看ELAN好戏的对头公司顿时都一阵惋惜。

天才设计师与老牌龙头珠宝集团将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这个标题占据了珠宝杀生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