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墨穿越成傻太子第10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楚墨穿越成傻太子

一样的古言 ,不一样的精彩。《楚墨穿越成傻太子 》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血雨 原创的一部古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校阅场外,降雪一声惊呼,看见楚墨出来,连忙迎了上来,眨巴着眼睛问:“你该不会。‘’

“也就是说,只要得到纯阳宗宗主的支持,就相当于得到了楚国大部分将领的支持了?”

楚墨眼睛精光乍现,默默的说了一句。

他的心里,一下子就有了主意。

“当然牛了,宗师级,就是站在顶端的人物了,我们只能仰望!”

降雪见他没有再问下去,又继续胡吃海塞起来。

那架势,非把这些菜都吃完不可。

楚墨偏过头,再次看向窗外。

街道上,依旧混乱不堪,双方打得难解难,热闹无比。

楚墨眉头一皱,又指了那个调戏民女的公子哥,问道:“那个人又是谁?竟然当街调戏良家妇女,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

按理说,当街调戏良家妇女,在楚国,也是一项不小的罪名。

这公子哥被秦朗出手阻拦,本就已经理亏,现在竟然还要让随从对秦朗出手?

要知道,秦朗虽然是庶出,但也是永安侯府的二公子。

此人敢当街殴打永安侯府的公子,其背景,肯定不简单。

降雪嘴里塞得满满的,百忙之中朝着那人看去。

神色忽然一冷,立刻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冷冷回道:“殿下,那是右相宇文成化的儿子宇文轩,此人虽然才学出众,但是贪财好色,经常在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在京都的名声可是一塌糊涂。”

看着降雪这一脸怒气的模样,好像以前也遭到过这宇文轩的咸猪手一样。

再想起这傻太子以前的行事作风,说不定跟这宇文轩,还是一丘之貉。

心思琢磨不透,楚墨忽然询问。

“降雪,孤以前跟这宇文轩关系如何?”

降雪顿时张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殿下,你不记得了吗?那宇文轩,可是你的第一死对头啊!”

楚墨愣了一下:“死对头?是何缘由?”

降雪嘟嘟嘴:“殿下,这你都不记得了?你说他宇文轩才学出众,长得又气宇轩昂,俘获了京都多少少女的芳心,抢走了殿下您的风头,所以殿下说了,要跟他宇文轩势不两立呢。”

“原来如此。”

楚墨一听,心里哭笑不得。

没想到这傻太子糊涂了半生,竟也办了一件聪明事。

只是,不论他怎么看,这宇文轩也不像是才学出众,气宇轩昂的样子吧?

不过正好,既然势同水火,那以后翻起脸来,也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好在,这秦朗看起来还不错。”

楚墨喃喃一声,目光再次朝着大街上看去。

本想着,这里打斗片刻,就会将城中巡查士兵引来。

可是等了许久,都不见有人出现,楚墨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里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又过了这么久,总不至于没有一个巡查的来管管吧?

降雪见他皱着眉头,还以为他在担心秦朗,啃鸡腿的间隙,还是安慰了一句。

“殿下你不必担心,那秦朗可是七境高手,宇文轩那些随从,不过五六境的水准,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是吗?”

降雪这一说,楚墨顿时觉得更加不对劲了。

眉头再次一紧,忽然站起身:“降雪,你觉得像宇文轩这种喜欢惹是生非的人,右相真的只会派出这些五六境的随从保护他吗?”

啊?

降雪一愣,也顾不上吃东西,跟着站起身:“殿下,你的意思是?”

楚墨嘴角,骤然划过一丝冷笑:“右相那只老狐狸,肯定派了高手暗中保护宇文轩,要不然的话,以宇文轩这性格,早就不知道被人打死多少回了。”

他这一说,降雪马上就明白了:“这么说的话,秦朗不是有危险了?我这就下去帮忙。”

说完,降雪撸起袖子。

都不用楚墨说明,风风火火就要冲下去。

“等等,先换身男装,免得被人认出来。”

楚墨赶紧拉住这心急的小蛮妞,提醒了一句。

他可不想被认出来,毕竟,此事可涉及两位大人物的儿子,他突然暴露身份,不是好事。

降雪撇撇嘴:“又要男扮女装,非要这么麻烦吗?”

话是这么说,可接下来,降雪左右看了一圈,一把揪出来一个人来。

丢给他几两银子,也不顾对方愿不愿意,直接扒了对方的衣服,然后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楚墨看着这一幕,心里一阵无语,这小妞,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不过,看着她摇身一变,成了“男儿郎”,还真有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孤随你一起下去。”

虽然降雪实力不差,不过,楚墨还是不放心她一个人。

说完,率先往街上走。

“殿下,你的身体刚恢复,慢些走。”

“快点吧,再晚一点,恐怕就要替那秦朗收尸了。”

果然,等两人下了楼,这才发现,秦朗已经半跪在了地上。

脸色微微发白,身形狼狈。

只是,却握着拳头咬着牙,坚定的眼神,似乎很不甘心。

而在他的周围,横七竖八倒着五六个随从。

正前方,一个穿着灰衣的男子傲然立着,虽然赤手空拳,但却给人一股压迫感。

目光不屑的看着秦朗,甚至带着杀意。

“哈哈,姓秦的,刚刚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灰衣男子身边,宇文轩局高临下,很是得意。

“宇文轩,你真卑鄙。”

秦朗咬牙,脸色难看万分。

原本,他的人已经占了上风,却没想到,忽然杀出个灰衣男人,瞬间逆转了局势。

就连他,也在三招之内,败下阵来。

“输了就是输了,不服气,有种你来打我啊?”

宇文轩嘴角一挑,得意之极。

“敢坏我的好事,今天,我非好好收拾你不可。”

说着,对着灰衣男子一摆手。

“阿灰,把他的手,给我砍下来,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话音一落,叫阿灰的男人,身子再次动了。

宛若鬼魅,朝着秦朗扑了过来。

强大的气势,让秦朗脸色大变,却已经退无可退!

“住手!”

一声大喝,让阿灰的身形,不由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