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在林曼曼差一点就死掉的时候,炎玄彻才下令让她去医院里治病。

林曼曼躺在床上冷笑的想要自杀,因为她知道炎玄彻不会让她死,他会折磨自己一辈子来为苏欢忏悔。

在护士不注意的时候,林曼曼偷了一个刀片,吞了下去,但还是被眼疾手快的副官发现,一脚将快到嘴边的刀片踢开。

从那天之后,林曼曼就被他们捆绑在了床上,就连吃饭都是让人喂。

若是她绝食的话,炎玄彻就让人给她强行塞进去,最后将嘴角都撑破了。

林曼曼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但是炎玄彻却没有一点的同情,相比苏欢的痛,这连万分之一都不到。

林父终于知道了林曼曼所在的医院,想要见自己女儿一面,却被炎玄彻的人堵在了门口。

这场折磨持续了一个月,最终在林父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华东地区的督军来给大帅施压。

“玄彻,就不要再闹下去了,林曼曼已经受到她应有的惩罚了,你就把她放回去吧。”深夜,父子两个人在书房里,大帅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这个痴情的傻儿子。

“不行!我要让她为我的妻子偿命!”

炎玄彻不退让的看着大帅,紧紧地握着拳头。

大帅见炎玄彻坚持,一怒之下将茶杯摔倒了地上,大声地吼道:“胡闹!你若是再不住手的话,这上海的天就要变了,你真的以为这上海里没有人能管得住我们了吗?”

炎玄彻又怎么不知道这整个华东区都是由督军掌管,尤其这次督军出面,本来早就想要削弱他们炎家的势力,更是可以借这次的事情来对炎家施压。

看着沉默不语的炎玄彻,大帅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说道:“这事就这么过去吧,不要再生事端,督军已经将大批的部队扎营在城外了,你应该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吧?’

炎玄彻眼底闪过不甘,但是此刻他又觉得自己是那么弱小。

苏欢,没有帮你报仇,你会怪我吗?

最后这一场风波在炎玄彻骑着高头大马,一身军装的带队将林曼曼送回林家才画上了句号。

只不过在林家门口的茶楼的二楼包间里,坐着一身素白,胳膊戴孝,脸上是化不开的愁容的苏欢。

“你看到了吧,炎玄彻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他要和林曼曼结婚了。”张医生面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言。

因为炎玄彻这么大的架势将林曼曼送回家,城里不明真相的人早都已经传遍了炎林两家不日完婚的谣言。

苏欢捂着心口,嘴角弥漫苦涩的笑容,鼻尖一酸,可是却发现眼泪已经流不出来了。

父亲不久前也终于撑不住,撒手而去。

本来还抱着一丝希望的苏欢,看到的却是炎玄彻如此大阵势的送回林家。

虽然林曼曼一直在轿子里,看不见她的样子,但是她应该是笑的很是春风得意吧。

当初自己结婚都是悄无声息,连宾客都没有请,全城连炎夫人是谁,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