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到自己蹉跎了好长时间,沈蕴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

一个姜央,不值得他把生命浪费在无用的事情上。

他强迫着自己来到了公司,强迫着自己埋头于工作。

而这时,助理刘达带给他一个最新的消息。

姜央的师兄,方谦言曾经在那个医院出现过!

“沈总,因为方谦言戴着帽子,我们一直都没有及时地认出他。而且他这人不知是不是巧合,总是能躲过监控,若不是今天被我们发现他一个小小的身影,曾到过夫人住的病房,我们还认不出那人是他。”

沈蕴蹙眉。

方谦言?那个男人一直都是很谨慎的。

他问,“他现在在哪?”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

刘达摇了摇头,“不知道,监控里只显示他在医院出现过,然后他就跟夫人一样奇迹般地消失了,并没有显示出他怎么离开的,去了哪里。”

好不容易浮出的希望就这样被无情地打破了。

沈蕴脸色沉沉,“废物,一群废物!都多少天了,就查出了一点这个,你们是不是不想干了!”

刘达低下头,不敢再说话。

沈蕴气得把一个文件夹扔过去,怒吼,“即便没看见他是怎么离开医院的,那他肯定也会在市里出现,你查了没有?”

“查过了,他的家里、宾馆里、医院里都查过,都没有查到他的踪影。”

“他可没有死,难道一个大活人你们还查不出来!”沈蕴气结。

刘达无奈,方谦言的确没死,可A市大得很,一个人真想藏起来,他们一时半刻也不会那么快找到。

“沈总,我们会尽快查的。”

“我要的不是尽快!我要结果!”

一想到现在姜央那个女人极有可能就在方谦言的手上……

不,她一定跟方谦言在一起,他们两个人不可能那么巧合地出现在同一家医院!

她哪里是死了,分明就是跟方谦言私奔了!

口口声声说爱他,结果却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他果真是没有看错姜央,她就是一个虚伪又恶心的女人。

但是,她现在还是自己的妻子。

所以,他不允许她跟方谦言在一起!

他不爽地吼道:“现在就给我查,什么都不要错过!”

“是。”

刘达领命,赶紧从办公室里退了出来,招呼着手下人争分夺秒地查起来。

里面,沈蕴还在生气。

脑子里不停地幻想着,姜央和方谦言有可能会出现的相处画面。

他们可能手拉着手、肩并着肩看电视,有可能吃着同一份薯片,有可能就只是安静地对望着彼此……这些画面让他感到无比烦心,他想要怒吼,想要发泄,想要分分钟把姜央那个女人夺回来。

他不爱她又如何,她生是沈家的人,死也得是沈家的鬼!

任何一个男人都别想靠近她!

就在沈蕴的情绪即将要爆炸的时候,刘达又回来了。

“沈总,查到了。”

“快说!”

“方谦言有个弟弟,叫做方谦默,他现在在一家科技公司任职。”

“弟弟?”沈蕴眸子微眯,顷刻间便做出了决定,“把他弟弟抓过来!”

刘达立即反对,“沈总,这恐怕不行,会涉嫌绑架他人。”

“我说抓就抓!难道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到底谁是你的老板?”

沈蕴早就失去理智了,现在他只想找到姜央,其余的他什么都管不了了。

刘达还是劝他,“沈总,您再想想,肯定还有别的办法。”

“我说,把方谦默给我抓来!”沈蕴一字一顿地说,浑身上下散发着狠厉的气息。

刘达身子一哆嗦,只得答应。

很快,他们就把方谦默抓了过来。

黑暗的小屋里,方谦默被绑在凳子上,眼睛还被黑布蒙着,全身上下被一种恐怖感笼罩着。

他很是害怕。

从来没想过,这种只有在电影里出现的事情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他不过就是下楼买个面包而已,忽然就被人蒙住了头,然后就被带到了这里。

这里是哪里呢?他都不知道。

路上,他还曾求过饶,可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

明明他从来都没跟人结过仇,更不是什么衬个几亿的有钱人,为什么会有人绑架他呢?绑架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想到最近在网上看到的消息,他面色一变,身子不安地颤抖起来。

别是跟器官有关系的吧?

他可不想死。

感觉自己一只脚像是已经踏在了棺材里,方谦言后背上全都是冷汗。

他试探性地开口,“你们是什么人啊?我求求你们,别杀我,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而且我有病,器官都不太好。”

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他慌了,慌得满脸是泪,还有鼻涕。

沈蕴进来的时候,方谦言的衣服都湿透了。

听到有脚步声,他赶紧说,“你是谁?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不值钱的。”

他的声音带着哭腔,还有浓浓的怯懦。

沈蕴皱了皱眉,暗讽,方谦言的弟弟还真是一个怂货。

有这样的弟弟,方谦言又能好到哪里去。

姜央的眼光还真是越来越差!

莫非是觉得在自己身上看不到希望了,就随随便便找个男人了?

他冷笑一声,随后说道:“告诉我方谦言的下落,我就放过你。”

他的声音很冷,在方谦默听来,便是一种无情的象征。

他怕到了极点,“我不知道我哥在哪儿,他都好长时间没跟我联系了。”

沈蕴蹙眉,沉声警告道:“不说实话,我就剁你一只手!”

这时,有一个冰凉的东西贴在了方谦默手腕上。

这触感立马又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一阵紧张,哭得更厉害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刘达适时地走进来,递给沈蕴一个手机,那是方谦默的。

他低声道:“方谦言的确没跟他联系过。”

沈蕴眉头皱得更紧。

好不容易抓到一个人,却什么线索都没有?

他愠怒道:“把消息放出去,就说姜央不出现的话,就别想见到方谦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