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锦绣王妃第3章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摄政王的锦绣王妃

火爆古言热文《摄政王的锦绣王妃》讲述的是主角云轻烟明止的故事,小编分享摄政王的锦绣王妃全文免费阅读:逃出生天的云轻烟顿时失去了力气,跌坐在地上,此时已经无了烟雾的侵扰,她看得清楚,她进了密道。

蓝衣服的少女,满脸泪痕地看着云轻烟,眼睛红肿不堪,头发也散着,乍一看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小乞丐。

瞧着这样的蓝衣,云轻烟眼睛酸涩无比,蓝衣从小跟她一起长大,与她情同姐妹,可在前世的时候,蓝衣为了保护她,被苏玉雪那个贱人生生折磨死。

既然现在已经再来一次,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珍视之人受到任何伤害!

云轻烟挣扎着起来,感觉到左胸上的疼痛,她又咳嗽了几声,旁边的少女顿时小心地递上药来。

她避开那药,盯着蓝衣道:“我昏迷了多久。”

“从郡主回来,已经过去三天了,这期间,宫里来的人是一拨又一拨。”蓝衣小心翼翼地扶着云轻烟从床上起来。

云轻烟揉了揉胸口,疼痛才算是缓解,她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转向蓝衣,问道:“谁送我回来的?”

蓝衣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是在将军府前,发现晕倒了的郡主。”

云轻烟微微一皱眉,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外头忽然传来女子的笑声,打断了云轻烟的思绪。

云轻烟皱了皱眉,瞥了蓝衣一眼,蓝衣顿时领会,起身去外头,过了一会便走了进来。

“郡主,是太子殿下来了,二小姐正在招待他。”蓝衣说着,便皱起了眉,“明明郡主才是太子殿下的未婚妻,二小姐还总往太子身上贴!”

苍白的嘴唇微微抿了抿,她淡然道:“苏玉雪赶着往云一言身上凑

,就让她去,反正……我很快就不是了。”

“郡主这话……是不喜欢太子殿下了吗?”蓝衣震惊地看着云轻烟,还过来握住了云轻烟的手。

云轻烟轻嗤一声,说道:“以前是我眼瞎,好了,扶我起来更衣,我想散散步。”

前世,她的确是喜欢云一言喜欢得不行,甚至为了云一言,嫁给明止之后,一直帮云一言盗取机密,她原来一直以为,是她藏得好,才没有被明止发现。

可是后来才明白,明止一直都清楚她干的那些事情,可却从来不说,任由她这么做。

思及此,左胸又隐隐作痛了起来,面色愈加苍白。

“郡主,你伤才刚好,现在不方便出去。”蓝衣十分为难地看着云轻烟,语气里充满了担忧。

云轻烟摆了摆手,语气不容置疑,“没事,你帮我穿衣就行。”

蓝衣看了云轻烟一眼,知道劝不了云轻烟,只能认命拿来衣裙,帮云轻烟换上。

云轻烟领着蓝衣,在府里随便转了转,好不悠闲。

只是很块,就有人来找不痛快了。

“轻烟妹妹看样子恢复得很不错,皇祖母那里我算是有交待了。”树荫下,云一言缓步走来, 脸上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

只是云轻烟瞧见这副模样,就觉得难受。

想到她死前,云一言那狰狞的狂笑,以及毫不留情的一刀, 满腔恨意顿时倾泻而出,身子都禁不住地颤抖。

蓝衣瞧着云轻烟这样,异样至极,顿

时扯了扯她的衣角,才让她反应过来。

她稍稍抿了抿唇,逼着自己冷静下来,随即冷硬回答道:“多谢太子殿下关心。”

察觉到云轻烟的疏远,云一言微微皱了皱眉,顿了一下,又是一副温和的模样,“过些日子便是百花宴,你虽然向来不愿意出门,但这会总得去一趟皇祖母那了吧,你昏迷这三天,皇祖母可担心得紧。”

“百花宴我会去。”云轻烟挑了挑眉。

百花宴上还有好戏等着她呢,她怎么可能会不去?

云一言点了点头,神色温和,“那到时候,我来接你去皇祖母那。”

“不……”云轻烟皱眉,刚想拒绝。

风忽然吹起,树叶飘落,悉悉索索的声音掩藏在风中,云轻烟顿时挑了挑眉。

云一言的身后,一抹身影循着树干躲藏了起来。

她轻轻笑了笑,忽然靠近了云一言,闲余的手抵在了他的胸膛,她状似亲密地抬眸瞧着云一言,原本充满冷意的眸子,一点一点地弯了起来,里头水光荡漾,像是藏了万般的风情。

她仅仅只是靠近,云一言便闻到了少女的清香,顿时心下一动,涟漪浮起。

况且这个***,若是外人瞧见了,只怕觉得暧昧异常,但实际上,云轻烟虽看着撞入了云一言的怀里,但也只不过她身子前倾营造出了这样的效果罢了。

“那到时候,就麻烦殿下了。”云轻烟的手轻轻上移,逐渐抚摸过他的衣襟,勾住了他的

脖颈。

云一言顿觉口干舌燥,垂眸瞧着云轻烟,仔细看了一番,才猛然发觉,云轻烟的容貌比之苏玉雪其实完全不差,甚至……还更胜几分。

他便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搂住云轻烟的腰,可当他触及得那一刹那,云轻烟宛若清风从他手中划过。

“不麻烦,你是我未婚妻,我多照拂你才应该的。”云一言一阵失落,随即看向云轻烟的眼里都隐隐带上了渴望。

云轻烟轻轻勾了勾唇,微笑道:“殿下对我的情意,我明白的。”

云一言看了云轻烟一眼,虽然云轻烟被掳走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但是现在看来,不过只是欲擒故纵,耍些手段而已。

“轻烟妹妹……”云一言正要开口,拐角处跑来一小太监。

小太监匆匆忙忙地跑过来,跟云一言说了几句,云一言脸色一变,都没来得及跟云轻烟告个别,就赶紧离开了。

等人走了以后,蓝衣上来,正要说话,却被她指尖抵住唇间,示意她暂时不要开口。

蓝衣只好作罢。

“在那里看了这么久,看够了吗?苏二小姐。”云轻烟眼睛直盯某棵大树,手指抚平了衣上的皱褶。

过了一会,大树后走出来一人,攥着***,目光极具攻击性,一直死死地盯着云轻烟。

“姐姐跟太子关系还真是好呢,我瞧着都羡慕。”苏玉雪都快咬碎了牙,话也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我是殿下的未婚妻,关系

都不好的话,难不成是你这个庶女跟太子关系好?”云轻烟迈过台阶,走到了苏玉雪的面前。

云轻烟漫不经心地笑着,但是却硬生生让人感到几分寒意,苏玉雪顿时想起她满身鲜血的样子,犹如鬼刹,好不惊悚。

她不由地后退了好几步,十分警惕地看着云轻烟,“你想干什么?”

云轻烟顿了顿,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苏玉雪,微笑道:“这么怕我做什么,是怕我把你干的那些事情捅出去吗?”

苏玉雪顿时瞪大眼睛,她匆忙摆手道:“你在说什么胡话,我什么都听不懂!”

云轻烟嗤笑,忽而将苏玉雪狠狠抵在树上,指尖死死卡住她的脖颈,朱唇在她耳边轻声道:“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你跟李姨娘做得事情我不知道呢?”

窒息感袭来,苏玉雪盯着云轻烟,拼了命地想要挣扎,但是却怎么也推不开云轻烟,相反云轻烟的力道越来越重,似乎只要稍稍***一点,随时便能了解了她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