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甜的暗恋第7章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全世界最甜的暗恋

主角是温谧陆祁小说《全世界最甜的暗恋》已完结,全世界最甜的暗恋温谧陆祁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温谧早早地就准备好了纪念礼物,一款新上市的银链,名字叫“蝶翼”,她一连跑了几家店,多次对比之后才定下的。

幽暗的光影里,温谧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她紧闭着双眼,睫毛轻颤,坚持了很久,也没生出分毫困意。

刚才那幅光景,确确实实让她“心动”不已,到现在心口还跳地异常欢快。

但这样形容显得自己好猥琐,于是温谧强行把“心动”篡改成了心虚。

毕竟自己只是瞻仰人家的聪明才智,对他的身子从未生出遐想,没想到最后连同他的腹肌纹理,腰背条路,都看了个一清二楚。

就很“德不配位”,感觉自己平白无故捡了个大便宜。

温谧处于黑暗中,不知道时间,觉得差不多的时候,才眯着眼掀起一点视线,房间窗帘没拉,黑漆漆的夜空中只有那轮圣洁纯净的圆月散发着清冷的光。

那边已然熄灯,看样子是睡下了。

她暗自吐气,准备偷摸着溜下床把窗帘拉住。

光着脚在地上走了两步后,听见一阵不太耐烦的敲门声,她只好换鞋跑过去,刚打开一条缝时,门就卡住无法再开了。

低头一看,门把被一只手抵住。

季明萧的声音顺着缝隙传来,“不用全打开。”

温谧是第一次和这位听说脾气很暴躁的继兄接触,对方大半夜来敲门的举动看起来像是在挑衅,不过门缝卡一半说话让她多了些安全感,于是放心地问:“是有什么事吗?”

季明萧组织了一下语言,才道:“晚上睡觉的时候,把窗帘拉上。”

温谧愣住。

她下意识地瞥了眼窗外,发现对面不是全黑,似乎有一小片光晕,可能是微型的台灯。

季明萧当然不知道她的窗帘有没有拉住,所以,应该是从陆祁那里得知的。

温谧只觉得脸颊发烫,轻声应了个好。

季明萧又解释,“你对面住的是个异性,防着点流氓,别被人占了便宜。”

温谧:“……”

她觉得相比而言,自己更像个流氓。

季明萧提醒完以后,自认为仁至义尽,便问心无愧地踩着拖鞋走回了房间,然后嗖的一下划掉手机屏幕上的聊天记录。

陆祁平时有事都是在群里说,很少单独私聊,以至于季明萧刚看到小红点时有些迟疑,差点以为这号被盗了。

刚准备跟盗号狗唇枪舌战三百回合时,表情凝住了。

【陆祁】:你新妹妹来了。

他正处于不爽的情绪中,这句话虽然以句号结尾,只是一个简单的陈述句,但就是很不讨巧地,直愣愣地戳了他的心窝。

火气当场就升腾起来,季明萧啪啪啪地打出一大段气愤非常的文字,最后又都删掉,改成了一句平静的反问——你怎么知道的?

没别的原因,他打不过陆祁,又比陆祁小了几个月,无论是体力还是年龄都没有优势,目前的段位只能使用初级的问句感叹句陈述句,而无法运用高级的骂人词汇。

【陆祁】:看到了她了,隔着玻璃。

季明萧总觉得对方是话中有话,但没看出来,索性没再回消息。

又一会儿。

【陆祁】:睡衣是樱桃小丸子系列的套装。

季明萧终于有机会体验高级玩家的爽快感:你有病?***狂啊,变态吧?能不能有点道德底线?

【陆祁】:如果你还是个人,现在就去隔壁提醒一下拉窗帘的重要性。

“……”

【季明萧】:那你也记得拉,双重屏障。

-

温谧回到床上时,依然失眠,睡着的时候差不多到了凌晨三四点,原本以为早上会起不来,但一大早就被隔壁房间的砰门声惊醒。

按照昨天晚上的声音来源,她隔壁那间房,应该就是季明萧的卧室。

果然,下一刻季成林就出声责训起来,“大早上的,弄这么大动静做什么,今天是周末,你不睡还不让别人睡个懒觉了?”

季明萧语气不太高兴,“手滑,打扰你们清净了。”

“你怎么回事,脾气这么大?”

季明萧没理,直接下了楼。

温谧闷在被子里,不想起床,不想下楼,就这么窝了一会儿,直到听到了林曼的声音,才不情不愿地掀开被子。

因为何铭要坚持做一个有底线的狗仔,所以只偷拍了一张陆祁和温谧并肩走路的背影图,现在还是镇群之宝。

所以季明萧至今不知道温甜甜到底长什么样,何铭词汇量匮乏地惊人,从容外貌时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乖,纯,白,漂亮,好看。

这位体育生把没文化演绎地淋漓尽致。

季明萧边吃面包边走神,究竟是什么样的小仙女能勾了祁哥的魂,正脑补时,抬了一下眼,看到温谧。

跟那些形容词一一对上,还都挺契合。

但应该不是。

“给你妹妹拿杯牛奶。”季成林严肃地说。

季明萧:“……”

此刻表演欲很强盛。

刚想搞事情时。林曼也笑着对温谧说,“帮你哥哥把这盘面包端过去。”

温谧依言去做,季明萧经过昨晚那事不好对她拉下脸色,没说什么便接了过来。

两个大人欣慰极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顿清冷的早餐倒也吃得有模有样。

当天下午,温谧和沈小薇去了医院看望周池。

周池虽然骨折,但仍旧渴望外面的大千世界,在沈小薇提出要去吃火锅时,他不顾形象地坐上了轮椅,宁愿被别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也要跟着过去。

沈小薇没办法,勉强同意,她是个无辣不欢的主,但眼下周池没办法迎合她的喜好,于是两人又吵了场小架。

三个人在一起玩的时候,温谧总是劝架的那个,她扯了扯沈小薇衣袖:“不放辣好了,下周轮到我去播音,吃很多辣嗓子会哑的。”

“虽然但是,你下周五才播音,中间还有五天让你缓呢。”

温谧:“……小心点总是好的。”

“那下周五我要点我爱豆的歌。”

她比了个OK的手势。

温谧不担心这个,临江中学的播音简单粗暴,开头说两句话,中间放几首歌……结尾再说两句话,结束。

学校毕竟是学习的地方,播音不是主业,成绩才是第一位。

短短两天,月考成绩就下来了。

各班班主任迅速转发成绩单。

温谧看成绩单时条件反射地去捂住数学分数,数学成绩每次都很伤人,她总是留到最后才看。

其他科目稳定上升,只有数学掉了三分,又退步了,从六十九变为了六十六。

林曼非常忧心,温谧只是无奈,那些题从老师嘴里说出来都很容易,换成自己做却是一塌糊涂。

两人坐在一起,看着江城大大小小的补习班,林曼挑出来几个:“等放寒假咱们从这几个补习班挑一个上,争取把你数学成绩给提上来,提上来之后,还愁上不了好大学?”

温谧不像林曼那样乐观,她太知道自己的水平了,现在只想开个外挂,要是可以的话就好了。

两天很快过去,季明萧白天几乎不在家,晚上回来后就钻进屋子里,两人除了那天晚上几乎没有交集,形同陌路。

不过这是温谧预测得到的,她没介意。毕竟,如果按沈小薇的想法,她现在可能已经被打死好几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