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甜的暗恋第6章在线阅读全文

全世界最甜的暗恋

《全世界最甜的暗恋》是由作者初俏,主角是温谧陆祁,全世界最甜的暗恋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高二那年,温谧搬进继父家,成了暗恋对象天降的邻家妹妹。见到对方时,紧张无措地道了声陆祁哥。

在学校教务处办公室门口分开后,陆祁才想起那串银链。

他最近总是在经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比如被迫写情书,比如被迫早恋。

下午何铭火急火燎地冲到他面前,说快去解救温谧的时候,心绪确实急促地波动了一下,这种异常的反应,差点让他真的以为自己有个女朋友。

到达现场后,那种感受尤为强烈,钱为民干脆利落地把人交给他,小姑娘乖顺地跟在他身后,门口的何铭打起招呼来十分热情熟稔——

一切都发生地太过自然。

他似乎真的有个小女朋友要照顾。

而现在,眼前的少女在街上迷茫无措,停滞了许久。他看不过眼,顺口问了句要去哪。

这一开口,陆祁倒是先愣怔了下,相同的感觉又来了,一连三次,他终于能用语言准确地描述出心中涌动的怪异情绪。

——那是一种,还没有恋爱就已经开始学着照顾未来女朋友的——责任感。

“224号。”温谧轻声地说。

陆祁敛下神色,转过身,只留下一道清淡的背影,“这边。”

“谢谢。”温谧小跑跟过去,心中再也平静不下来,她说出224后,陆祁差不多应该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好兄弟的继妹,邻居家后妈带来的小拖油瓶。

这个不太讨喜的身份足已让普通人多看她几眼了。

她朝陆祁偷偷看过去,但对方那寡淡的神色实在窥探不出任何情绪,没有厌烦也没有惊讶,仿佛帮她找家只是简单的顺手活。

就像是路边捡到一个小动物,随手把它丢回了窝里。

两分钟后,陆祁停下,温谧看见精致的木纹门牌,上面写着225,是陆祁的家,那么旁边这个便是季家。

温谧又礼貌地道了一句谢谢,转头慢吞吞地向季家宅院走。

“先等一下,”陆祁侧身,“你东西还在我那里。”

“啊?”

“我上去拿。”他说着,隐没在黑暗里。

温谧后知后觉地才想起那串银链,她不知道陆祁为什么要抢走,当时还以为对方只是在馋她帽子里的糖。

直到现在,也一直以为陆祁只是在馋她的糖。

他看起来不太像是会谋财的人,所以温谧只好为他打造了另一个人设——一个拥有嗜糖如命怪毛病的反差萌大佬。

她帽子里装了那么多糖,蓝色锦囊显眼又精致,难免会给人一种装的也是糖,并且味道更甜美更香醇更可口的错觉。

-

陆祁在楼上找了一圈,也没找见,只好碰了碰沙发上的老爷子,“看到……”

老爷子没等他说完就指了指桌边。

那是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陆祁拽了两下蝴蝶结,“谁包装的?”

“贺峥,他提前从隔壁市区回来了,先来这转了一圈,”老爷子抿了口茶,“他说你只用一个锦囊包礼物,太寒酸,鼓捣一番后就改造成这样了。”

陆祁只觉得丑,略带嫌弃地提起蝴蝶结一角,“家里有没有糖?”

“要糖干什么?”老人视线终于肯从电视上移开。

“欠了人。”陆祁打开柜门,从里面拿出两袋奶糖,“还债。”

“那是我给你小侄子买的……”

门外,陆祁把东西递给温谧,远处撞见这场景的何铭猛地跳起来,躲进旁边的墙内,第一时间给CP群报备——@贺峥,神算子啊,你怎么知道那手链是祁哥送给温甜甜的?我刚亲眼撞见了,除了手链还送了糖。

因为之前群里不能确定陆祁那到底是暗恋还是早恋,他们也不敢直接叫温谧叫小***,何铭翻看了二十多本言情小说,才勉强起了个满意的代号—温甜甜。

简单粗暴,而且甜。毕竟不是所有好听的名都能配得上小学妹。

【贺峥】:我查了下,银链的名叫蝶翼,寓意为—你轻轻颤抖一下,便可乱我满腔心绪,我这里久久无法平静,你那边已是风清月朗。

【季明萧】:二次实锤了,第一次你说小***祁哥没反应,第二次又送了这么一件暗戳戳示爱的礼物,就是暗恋没错。

【何铭】: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我今天,就刚刚,在教务处门前,犯了个男人都会犯的错。

讲。

讲。+1

讲。+2

【何铭】:我没经得住激,不小心泄露了军情。钱为民现在跟我们一样,也知道了祁哥暗恋温甜甜的事。

群里半晌没人说话,而后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温谧还没按门铃,就看到了从里面走来的林曼。

“谧谧,打电话怎么不接?妈妈还以为半路出了什么事呢。”

“手机没电了。”

“赶紧进来,吃饭了没有啊,你季叔叔在里面准备晚餐呢,待会儿让你尝尝他的拿手菜……”林曼瞄了眼温谧坏中的东西,“礼物和糖,这些是谁送的?”

温谧收了收臂弯,“一个同学。”

“男同学吧?”林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没事,不用瞒着妈妈,我女儿长这么漂亮学校怎么可能没人追,我猜他一定是直接硬塞给你就跑了。”

温谧不知道道怎么解释,只好点了点头。

“不过东西可千万别要啊,你想要什么跟妈妈说就好,到学校把这些都还给人家,咱不收……”

刚一进门,就闻见了一股浓郁的香。

季成林温和地笑了笑:“谧谧来了?饭刚做好,来,这边坐。”

这些菜都是用家常手法做的,温谧安静地吃着,抬头看见季成林第五次皱着眉放下手机。

季成林目光跟她对上,尴尬地指着屏幕,无奈道:“你哥哥大概是有事,所以才没回家吃饭,晚上睡觉的时候应该就能回来。”

“好。”温谧觉得,季明萧不想见她的话,晚上也不一定会回来住。

饭后,她拿出之前准备好的礼物,三个盒子,交给林曼和季成林。

季成林有些惊讶,忙夸她懂事,“送你哥哥的交给我保存好了,等他回来再给,先让你妈妈带你看一下房间,不满意的地方再改改。”

她的房间粉蓝相交,配色和装饰满满都是少女心,看得出林曼在房间上下了不少功夫。

“怎么样,漂亮吧?”林曼打开衣柜,“这些是妈妈帮你挑的衣服,另一层有鞋腰带之类的装配,洗漱用品都已备好……对了,待会儿给你爸拍个照片,免得他到时候又觉得我哪哪做的不好。”

温谧弯眼一笑,“爸爸不喜欢我住这边,是怕你对我太好,那样会衬托他的不足。”

“当然了,他除了给钱爽快点别的干过什么?辅导功课还是做饭?他都不会,而且现在还没时间陪你,这可是重要的高中时期。”

“有妈妈陪着就够了。”温谧抱了抱林曼,哄道,“爸爸忙一点,就会留我住在妈妈这里了。”

“要不是他当年有钱,有更好的经济能力,我也不至于失去你的抚养权。”

看得出林曼还在为以前的事耿耿于怀,温谧忙安抚了几句,等把人哄开心后,才打开相机拍了几张照,给温清伟发过去。

温清伟忙于工作,每次消息都回地十分缓慢。

温谧坐在床沿,拆开了那个大蝴蝶结礼盒,蝶翼银链安静地躺在其中,熠熠闪光。

她原本以为这东西会回不来,已经从网上买了另一款颈链同城快递寄给了沈小薇,想必明天起床就能收到,那么这款蝶翼也就没了去处。

温谧觉得蛮好看,便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她窝在床上,挑了部电视看,正入迷时,听见门外季成林的声音,“明萧,你妹妹今晚来,怎么不早点回家打个招呼?”

季明萧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我哪来的妹妹,你随便往家里带人我不介意,但可千万别给我乱认亲戚。”

“小声点,你林曼姨平时对你也不错,这话让她听见了得有多寒心。”季成林语气严肃起来,“这是你妹妹送你的礼物,收好了。”

“老子不稀罕。”

随后是一记暴力的关门声。

温谧坐在床上,抱着双膝,缓慢地眨了眨眼,余光突然变得明亮起来。

她转头,看见对面二楼亮起了灯光,玻璃清晰透彻,显出陆祁慵懒的身影。

他拿着一本电脑,随意放在了桌面上,空出双手,轻掀一下,就褪去了上半身仅留的衣物,微微一侧身,漂亮的腰线,***的腹肌,连同那张万分惹人注目的脸,都猝不及防映入眼帘。

温谧呼吸一滞,下意识关掉房间里的灯,再悄悄潜入被窝,裹紧自己,面朝另一侧,想方设法地忘记刚才那一幕,完全忽视掉自己房间的窗帘有没有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