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甜的暗恋第5章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全世界最甜的暗恋

《全世界最甜的暗恋》是由作者初俏,主角是温谧陆祁,全世界最甜的暗恋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高二那年,温谧搬进继父家,成了暗恋对象天降的邻家妹妹。见到对方时,紧张无措地道了声陆祁哥。

何铭这一声吼,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他们齐齐朝这边看过来,一个个交头接耳。

“祁哥,你不知道小***是谁?!”

陆祁冷漠地扫他一眼,侧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何铭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在窥得陆祁小男生心思的当天,就想全校寻找那个叫温谧的女孩子是哪位小神仙,经过故意旷课寻滋挑事等一系列操作之后,终于获得教务处一日游的机会。

趁钱为民有事出去,他花了五分钟的时间,仅仅查到这位小***所在的班级是高二一班。

何铭又是激动又是兴奋,既惊诧于这段跨越班级跨越年级的绝美爱情,同时也好奇陆祁这种平日里禁欲得要死的人是使了什么手段勾搭上人家小姑娘的。

但碍于陆祁的面子,只能活生生地忍着,背地里祈祷这两人能快点“官宣”。

“祁哥,你真不知道小***是谁?”

陆祁没说话。

何铭低头在【那些年祁哥情意绵绵的唯美暗恋实锤磕CP楼】发消息。

【何铭】:我刚提了“小***”,祁哥用一种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我。

【季明萧】:由此可以推测出,他俩还没成,祁哥只是单方面暗恋人家而已。

【贺峥】:赞同!按照我那点不足为提的恋爱经验来看,你直接提温谧的名字,阿祁肯定会有反应的。

何铭看后清了清嗓子,试探地问:“祁哥,我半路来的时候,听见有人说老钱把你和一个女孩叫一块训话,有这回事吗?”

陆祁嗯了声。

“我还听说那女孩叫温谧,是吗?”

陆祁抬眼看他,“想说什么,别拐弯抹角。”

“没,没想说什么,我还以为她是你早恋对象呢,不过看你这反应也不太像。”何铭状若无意地提,“但是,老钱办公室的人就是那学妹,你要不要去救救人家啊,这明明是两个人的事,怎么能让人女孩一个人挨批呢?你说对吧。”

“办公室里的,是谁?”他缓缓地问。

“温谧啊,高二一班的一个小学妹。”

办公室里,钱为民和温谧谈话进行地非常愉悦。

“咱们说到哪了?该分析成绩了是吧?我研究了一下你的学科分数,其他还好,只有数学比较薄弱哈……做题的时候一定要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思维模式……”

钱为民喝了口水,继续道:“下面我们来谈谈陆祁,他这个人呢,思维敏捷,头脑十分聪明,还有副好看的皮囊,但就是吊儿郎当的,让人觉得不靠谱,跟你不搭。以后万一学坏,再把你骗了可怎么办?到时候找谁说理去……”

“我觉得您说的非常有道理。”温谧乖巧地点头。

“他追你你可千万不要答应。”

温谧垂下了眼,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突然经别人的口说出来,这种感觉过于怪异,尤其还是从钱主任嘴中说出来的,荒谬到有些好笑。

身后的人似乎也觉得好笑,轻嗤了一声。

两人同时看过去。

只见少年倚着门边,懒洋洋地半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温谧脸颊瞬间烧起来,明明她什么都没说,但就是觉得羞耻。

钱为民在背后说了他坏话,一时也有些没理,“你怎么来了?不是早走了吗?又回来干嘛?”

“来领人的。”陆祁一双眼眸漆黑沉静,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但动作和姿态,给他平添了点玩世不恭。

他的目光轻瞥,在两人之间扫了个来回,最后定格在温谧身上,语调平淡懒散,“走了。”

几秒钟后,温谧才意识到陆祁是在跟她说话,不知道为什么,一接近陆祁,总会比平时反应迟钝一些。

但这里是教务处,不是能随意进出的地方,温谧看向钱为民。

钱为民该说的也都说完了,本来想再叨叨会,没想到陆祁直接找上门来了,现在只好摆摆手,“走走走!赶紧走!”

他看着两人的背影,脑子里蹦出两个词,养眼,般配。随后又乐呵了两声,靠在椅子里好一会儿,才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陆祁凭什么来他这儿领人?

凭什么身份来领人?

为什么非得过来领,人家姑娘不会自己走路吗?

语气还那么自然,就好像是他的人一样。

语气不仅自然,还不容反驳,仔细回味,竟然有那么一点霸道总裁的感觉,一般小女生特别爱吃这套。

放小说里,他就是个古板的非要拆散鸳鸯的大家长,陆祁就是那个为爱偏执的痴情男主,温谧是脆弱无助的女主,这要一代入的话……

钱为民搓了搓脸,他好不容易才把温谧劝住,被陆祁两句低沉清冽话一蛊惑,春风吹又生了可怎么办。

这群孩子,一天天的,可真够难管的。

他唉声叹气地推开门,却对上一脸贼兮兮的何铭,何铭正举着手机往远处拍照,看那猥琐的身姿,活像个狗仔。

“干嘛呢你?”

何铭被吓地一激灵,跳了两步,“钱钱钱主任?您走路怎么没声?”

“拍什么呢?”钱为民看了眼手机,愣怔一下,而后发出意味深长的笑声:“你跟他们很熟吧?说说,他们俩到底什么关系。”

何铭一开始死咬着牙不说。

钱为民只好使用激将法,“早恋是吧。”

“当然不是。”何铭立即道,“祁哥和小学妹两人只是清白又纯洁的同学情,主任你可别乱脑补,这种行为叫磕CP,您老一学术圈的就别往其他圈硬钻了,安分守己点。”

“……”

“你就跟我说,谁追谁吧。不说的话我就默认是温同学追陆祁,毕竟陆祁那么招小女生喜欢……”

何铭目前遇到了艰难的二选一选项,要保祁哥就得放弃小学妹,要保小学妹就得放弃祁哥。他权衡利弊了一下,考虑到祁哥默默无闻地暗恋着小学妹,如果小学妹遇到什么烦心事,第一个担心的还是祁哥。

他相信祁哥会为了小学妹而舍弃自己。

所以,只好用一种隐晦的方式表达,“啧,小学妹也招男生喜欢啊。主任目光别这么狭隘,要学会看世界知道吗?”

“哦,原来是陆祁单方面喜欢温谧。”钱为民恍然大悟,“那他将来会不会像电视那样,在宿舍楼下弹吉他唱歌啊啥的,这会影响人家姑娘生活的吧,万万不可……”

何铭急了,“暗恋!暗恋啊主任!祁哥可没有实质性操作,他只是在春心萌动的年龄低调而内敛地暗恋一个女孩,一没告白,二没***扰,心动了但人没动,这种“我喜欢你但与你无关”的深情,有错吗?”

“如果主任坚持认为这是错,那便是错吧,但无论如何,请你记住,世界和平美好,不要对一段纯真清澈的暗恋举起屠刀!”何铭说的慷慨激昂洋洋洒洒,一字一句满是真情流露,说到戳心窝处还黯然神伤,情不自禁地红了眼眶。

钱为民震撼了,“何铭同学,我相信你说的话,我对陆祁同学有了一层新的认识,并且会认真思考一下以往对他的印象。”

何铭仿佛赢了一场保卫爱情的战役,走路时步子都是虚的。

“对了,下个月区里举办的演讲比赛,你来参加一下,争取给学校拿个冠军。”

“……好的。”

-

温谧回到自己的班里,依然没收到沈小薇的回复,她怕出了什么事,只好把电话拨过去。

响了有一会儿,沈小薇才接起来,“喂,谧谧啊,周池被车撞了一下,我带他去医院去得急,没来得及告诉你,要不你先回家,我们明天再约。”

“周池现在怎么样了?很严重吗?”

“还行,不算太严重,腿受了点小伤,正在包扎呢,我已经通知他爸妈了,估计一会就能到医院……”

温谧松了一口气,“那就好,等周池爸妈到了你也早点回去,回家后记得给我发消息。”

“好的,唉,周叔叔来了,我先挂了啊。”

挂掉电话后,温谧轻轻拍了拍心口,往临江府邸的方向走。

如林曼所说,这里跟学校就隔了一条街,上下学是很方便,大约七八分钟就能走到。

只是,临江府邸的大门虽然找到了,但内部构造却十分复杂,温谧翻出跟林曼的聊天记录,找到季家的门牌号—224。

这是个别墅区,占地面积宽阔,每户家庭都带有自己的庭院,现在又是饭点,路上几乎没什么行人。

温谧不熟悉这边的环境,走了十分钟后,她发现自己居然迷路了。

一般来说,应该会有导航的。她打开手机,有些挫败,屏幕上显示只剩下百分之六的电量。

温谧眼睁睁地看着电量越来越低,转而选择更快的方法,打算跟林曼打电话,还没摁下最后一键,手机彻底黑屏。

最后一点希望都已湮灭。

她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着,准备点一点二点红花,点到哪一户人家,就摁门铃问路或者借手机。

最后点到的是一栋灯火通明的别墅。

温谧站在路边,扭头看过去,门铃就在旁边,走两步,就摁得到。

她深吸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呼出来的时候,就听到一句漫不经心的问话。

“去哪?”陆祁站在不远处的地方,高瘦挺拔,恣意矜贵,夕阳在他身后拉成一条长线,大片的云聚拢在一起,赤红燎原。

即便是如此绮丽的景象,都掩盖不住这人分毫的光芒。

少年眉尾微扬,语气散漫又轻佻,再次问道:“要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