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楼厢房里,素黛进来时,正瞧见北琛左拥右抱,好生逍遥。

阿北,今日怎么想起寻我出来吃酒?

素黛走到北琛对面落座,神色温润。

北琛薄唇轻启咬下侍候的魔女味道嘴边的葡萄,而后借着魔女的手喝下妖红的酒液,才懒洋洋的开口道:自然是有好事,才要来放纵一番。

素黛闻言顿了顿,清润的双眸微抬,颇为诧异:好事?哪件好事能让阿北如此心悦?

我同黎笙和北了!

北琛这话说的痛快,满脸愉悦。忽然直起身,拿起一旁的酒壶,仰头猛灌了一口。

而闻言的素黛却是彻底的僵住。

他自是知晓北琛与黎笙和北之事,可是当瞧见北琛如此痛快,开心模样时,他心里不知从何处涌上了一股怨愤。

可他不能表现,只能尴尬且僵硬的回着:那,真是要恭喜你了。

来,今夜,我们不醉不归!

酒意侵蚀大脑,北琛脸上的笑容更是恣意,而他身边的魔女眼中都划过一抹兴奋。北琛可是魔界君王,若是今夜伺候好了他,何愁不能一跃而上,成为魔后?

恭喜魔君,贺喜魔君!

魔女们高兴的捧起杯,凑近北琛的唇,尽心服侍着。

而素黛只是僵硬的坐在原地,面前的酒杯从未拿起。

素黛在看什么?难道我们魔界大巫也春心萌动,看上了哪个魔?

北琛揶揄着,而后道,今日我可是叫素黛陪我吃酒的,你定要陪我喝个痛快,别被其他人吸引了!

那就愿阿北日后得觅良人,从不有悔!

素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而后短期就被,仰头干了进去。

他的声笙随着歌舞声消失,可北琛的心却猛地一颤。

得觅良人,从不有悔?

当然不会有悔

北琛摇了摇头,将脑中纷杂的思绪尽数甩开,一把推开身边的魔女,一杯接着一杯的灌着酒。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喝了多少,厢房外已经渐渐回归寂静,屋内的酒坛遍地而是,身边侍候的魔女也早就退下。

满是酒气的厢房内,只有依旧清醒的素黛和烂醉如泥的北琛。

阿北,你感觉如何?

素黛看着整个身子都乏力瘫坐在软垫上的男人,担忧的问候道。

素黛真是小瞧了我,不过是几坛水酒而已,我能如何?

北琛笑了笑,整个人沉浸在酒意的眩晕中,硬是抽出几许的清明回着话。

素黛闻言沉默了许久,看了北琛许久,一张浅唇张开又闭上,几番纠结之后,还是开了口:阿北,你如今当真快乐么?

话落,屋子陡然沉寂。

北琛闭着眼,听完素黛的话,轻笑了声,却又有些怔愣:素黛,如今我有多快乐,你当真瞧不出?我看,你这酒还未吃便已经醉了,来,我再陪你多吃些,说不准便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