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修齐挨了一拳之后,并没有还手,因为黎柯的话,他没办法反驳,最后他看着安如素说道:“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不会求你原谅,但是我也不会放弃你。”

纪修齐看向黎柯,脸色冷下来,“黎柯,你只能把她从我身边带走一段时间,但你不要妄想能永远霸占她!”

说完这句话,纪修齐又回到从前,裹着满身寒意走出办公室。

他走后,安如素抓住黎柯的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是要因为自己连累黎家,还是对纪修齐表示屈服?

黎柯或许是察觉到她的想法,反手紧握住她的手,认真的说道:“素素,只有一种情况下,你可以回到他身边,那就是你还爱他,其他的你不用考虑,黎家没那么容易垮掉的。”

“黎柯,谢谢。”安如素沉默了片刻,只能说这一句。

黎柯的心意,她很早就明白,只是她没办法给他回应,如果下辈子有幸遇到,她一定会毫不犹豫选择黎柯,可是这一辈子,她所有爱的能力都给了纪修齐,再也不能去奋不顾身的喜欢一个人了。

看懂她的歉疚,黎柯惨然一笑,勉强道:“素素,不用觉得抱歉,我只怪自己没有早些遇到你。”

说着黎柯猛然咳嗽起来,安如素帮他拍着背,担心的说道:“怎么了?是不是受寒了?”

黎柯摆摆手,朝厕所奔去。

刺目的点点猩红落在洗手池里,黎柯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苍白的脸色,唇上沾着殷红的血迹,他嘴角勾起,一拳砸在墙上,手上的痛远远抵不过心里的。

怨恨着上天的不公,为什么不能多给他一点时间去保护他的素素,为什么在他以为阳光快要的来的时候,给他一场突如其来的病!

身体的异样,黎柯早有发觉,瞒着安如素去医院查,疑似血癌,确切的结果得一个月后才能知道。

可是这些天的症状,无一不是在往最坏的地方发展。

要是他死了,素素该怎么办?他舍不得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世上,纪修齐不是可以托付的人!如果素素回到他身边,三年的事情再次上演,他不在了,还有谁能去救她!

黎柯的眼睛里渐渐爬上血丝,一声压抑的低吼从他喉间发出,带着无尽的苍凉和不甘。

这时,安如素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黎柯,你怎么了?没事吧?”

黎柯打开水龙头,匆匆把嘴边的血迹擦干,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出去,说道:“没事,走吧。”

“你的眼睛”

“刚刚咳嗽的太猛了,有些不舒服,可能是着凉了吧。”

黎柯一如既往的温和,安如素也没发觉异样,放下心来开始念叨:“这么大个人了,你怎么就是不会照顾自己!”

男人在她身边,对她的抱怨甘之如饴,眼底的哀伤慢慢浮上来。

素素,我不知道我还能陪你多久,在我离开之前,能不能让我多看看你

付诗雅在安如素公司楼下呆了好几天,终于确认纪修齐这些天没去公司,原来是来找安如素的。

发现这个事实,她心里的嫉妒几乎将她的理智摧毁,看着安如素和黎柯走出来,没有避开,反而堂而皇之的走过去。

黎柯下意识的挡在安如素面前,付诗雅冷冷一笑:“我只想和她说几句话,黎少有必要这么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么?”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付小姐请让一下。”安如素开口了,这个女人她是一眼都不想看。

付诗雅却不依不饶:“安如素,我劝你不要缠着修齐,否则,别怪我让你颜面尽失!”

“我缠着纪修齐?”安如素不可思议的反问道,接着笑了笑:“你自己好好管住你的男人,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觊觎别人的东西还理直气壮么,黎柯,我们走吧。”

付诗雅看着两人的背影,眼神闪烁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