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奴给夜王、夜王妃请安了。”

海公公看到南宫夜和齐妃云,先一步上前请安,宫里呆的久了,什么人要出头,什么人要失势,做奴才的看的比谁都清楚精准。

海公公怎么看,都觉得齐妃云日后要出头了。

“公公来此,有何要事?”南宫夜比起之前要随意了许多。

海公公连忙说道:“老奴是奉了太后的懿旨,来接夜王妃过去朝凤殿的,太后这几日一直念叨夜王妃,想的紧,今日听说皇上召见夜王夜王妃,特意差遣老奴来等。”

南宫夜看了眼齐妃云:“既然母后想你,去吧。”

“是。”

齐妃云福了福身子,准备去见王皇太后,正当此时,徐公公到了近前。

“老奴给夜王、夜王妃请安了。”

“公公有事?”南宫夜看去,目光平淡。

徐公公弯了弯腰:“皇上差老奴来接夜王和夜王妃前去养心殿。”

海公公面色深沉,眯着眼道:“徐公公好。”

徐公公年纪比海公公要小,海公公又是王皇太后的人,两人身份就算不分高下,但也是要差着一节的。

海公公先行了礼,徐公公忙着行礼:“海公公好,给太后请安了。”

“徐公公,杂家是奉命来的,可否让夜王妃先随杂家走一趟,再去养心殿?”海公公办事自然不会客气,即便这事他抢去了功劳,徐公公回去也不敢乱说。

“海公公请。”

徐公公也无奈,来晚了。

南宫夜看了眼齐妃云,眸仁深了几分:“本王先去养心殿,你跟海公公去朝凤殿,见了母后好生伺候。”

说完南宫夜迈步去了养心殿方向,身后的徐公公忙着跟了过去。

齐妃云这才看向海公公:“公公。”

“夜王妃这几日可好?”海公公笑眯眯的,一看就是心情好。

齐妃云说道:“都好,太后睡的可好?”

“好,这几日不但睡的好了,气色也比之前好了很多,每天都念叨夜王妃呢。”

海公公走到前面,两人一起去朝凤殿。

“那公公身体这几日好些了么?”齐妃云询问到。

海公公也点点头:“好了,比之前要好很多,夜晚睡的好,白天也有力气了,杂家一直以为,身子不好,是因为进宫做不成人所致,谁曾想是先天不足,爹娘不给好身子,多亏了王妃呢。”

“公公,人参炖鸡虽然补身,但也不能总吃,一来皇宫里未必方便,二来人参入药,是药三分毒,不宜多吃。

我今日来带了一瓶补身的药。”

“啊?”

海公公愣住,齐妃云看了看周围的人,白天宫里到处都是人,而且眼线也多。

海公公立刻明白过来,笑了笑:“王妃放心,这会都是杂家身边的人,嘴巴干净着呢。”

“那就好。”齐妃云把手放到眼前,海公公立刻扶着她往前走,手里面的一瓶药也顺带着给了海公公,海公公忙着收进了袖子里。

钱财虽然重要,但对海公公这种人而言,命更重要。

特别到了年老的时候,恨不得生龙活虎才好。

齐妃云给他一瓶药,比给他金山银山都重要,他也感激。

何况私自带药进宫,被知道了,那可是不得了的罪名,齐妃云能冒这份险,足见她是个有心有魄力的人。

谁不想结交一个靠得住,能相扶持的人。

“王妃,老奴这一把骨头早就没什么用了,王妃若是不嫌弃,老奴愿……”

“公公,我什么都不要,公公安好,我便知足了。”齐妃云看了眼周围:“公公,在这大千世界,皇宫院内,若有人真心待我,我已经知足了。

我不过是个医者,见不得人病痛折磨,至于其他,当真少有。”

人心难测,齐妃云也不指望他们谁能对她誓死相随,她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何况别人。

但她是医生,见不得人病痛遭罪,有时候是忍不住烂好人。

她也很无奈。

至于海公公,跟随了王皇太后一辈子了,她虽有心拉拢,但绝不是结党营私,最多是在宫里照应着点,也就满足了。

海公公良久点点头:“王妃是个聪明人,杂家不会忘记王妃。”

“公公客气了。”齐妃云点头前行,海公公紧随身侧跟着。

齐妃云到了朝凤殿外,海公公进门禀告,出来后把齐妃云带了进去。

“行了,不跪了,上来吧,本宫有事问你。”王皇太后看了看两旁,两旁的人退下,齐妃云也提着裙摆走上台阶,来到朝凤殿的凤坐前,有人搬了椅子,齐妃云谢过王皇太后坐到了上面。

“母后。”与王皇太后隔着不远坐下,齐妃云规规矩矩低着头。

王皇太后打量了一会齐妃云:“身子好利索了?”

“多谢母后关心,好多了。”

“好了就好,免得遭罪,云儿。”

“母后。”

齐妃云不胜惶恐,今天叫她云儿了?

差点以为听错了。

王皇太后好笑:“你我是婆媳,我叫你云儿也算应当,只是天家的媳妇,哪里有自己的日子,你我虽然都是天家的媳妇,但你是夜王妃,倒是没那么的讲究,也不必拘谨。”

“是,母后。”

“嗯……云儿,母后有一事想要知道,一个人的寿命,容颜,可以用药更改么?”

“……”齐妃云突然明白过来,王皇太后的本意。

“母后,容颜是可以更改的,寿命也是可以更改的,只不过……这其中不可强求,只能循序渐进。”

“如何说?”王皇太后一把年纪,但对寿命这一事却很在意。

齐妃云身为医生,岂有不了解的道理。

病人都想快点好起来,免受疾病之苦,年迈的人都想要长命百岁。

秦始皇寻求长生不老药不就是这样。

“养颜术还是有的,但要驻颜有方。”

“不要卖关子,说吧,母后想要容颜永驻。”王皇太后不容反驳,忽然严厉起来。

齐妃云亚历山大,和皇家的人打交道,太不安全。

前一秒还笑容可亲,后一秒就冷若冰霜了。

齐妃云也不敢放松,回答拘谨:“可以有。”

“嗯,要吃药么?”王皇太后满意的点点头,缓和道。

齐妃云摇头:“儿臣可以给母后配着一种外用的养颜美容膏,加上面膜贴,以及洗颜乳,母后再配上养颜食补的方子,驻颜不是问题。”

“如此甚好,那这事今日起交给你来办吧。”王皇太后毫不客气。

齐妃云起身双手抱拳:“儿臣遵命。”

“云儿所说的东西,大概要多久准备好?”女人都爱美,即便是上了年纪,王皇太后也不例外。

“母后,这些东西儿臣要准备一些时候,但有些东西王府应该有,罕见的儿臣会亲自去寻,确保承办的万无一失。”

“嗯,云儿办事,本宫自然是放心的。”

齐妃云想了下:“母后,儿臣会在封妃大典之前为母后准备好这些东西,亲自为母后演示如何用。”

“嗯……坐下吧,还有一件事。”王皇太后继续道。

齐妃云知道,还有长命百岁。

“母后请说。”

“以云儿看,母后此时的身体看,还有多少年的寿命?”

齐妃云倒吸一口寒气,她怎么知道?

她自己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

“母后,儿臣看,母后还考虑不到寿命的事情。”

“哦?”王皇太后的眸光宛若碧波清泉,光芒浮现。

齐妃云说:“母后的身体,其实比儿臣的还要好,儿臣身子较为虚,偶尔还会心气憋闷,但前几日儿臣给母后诊脉,发现母后的身体气力充足,血脉强盛,所以以儿臣所看,母后还考虑不到寿命的事情。

但人体要滋养,也要早早下手,而且要由内而外,内外兼顾。”

“嗯。”

王皇太后很满意齐妃云的回答,点点头。

齐妃云道:“母后,儿臣可以给母后做食疗,为日后做些准备。”

“如此甚好,那就这样决定吧。”王皇太后起身,齐妃云也跟着起身。

海公公上前准备搀扶,王皇太后不悦道:“用不着你。”

“哎呦,瞧瞧老奴蠢得。”

海公公忙着看向齐妃云,齐妃云岂会不明白。

走上前齐妃云扶着王皇太后,王皇太后一边走下台阶,一边说起话,齐妃云倒是不那么忌惮王皇太后。

女人有爱美的天性,而长生则是每个人都不可能视之不见的一条道路,只不过,在这条道路上,有些人选择了视之不见,睿智让他们明白,有些事再好也强求不得。

但有些人则是有不同的看法,当一个人不如权利的巅峰,什么都掌握在鼓掌之中的时候,他们不在是人,而是凌驾在人之上的神,神想的再不是人想的,他们所要的也再不是人所要的。

秦始皇既然能沉迷长生不老之中,王皇太后有什么理由不沉迷其中。

而她要做的无非是在这些自命为神的人面前,给他们想要得到的,等他们一死,她也就不用提心吊胆的活着了。

“云儿,最近和夜儿相处如何?他有没有欺负你?”王皇太后总算说了句婆婆对媳妇的话,齐妃云也忙着回答。

“王爷比前些日子好了许多,对儿臣也更加用心了。”用心把她弄死!

“那就好!”

一来一去,相处融洽,直到午膳时候,南宫夜来了,王皇太后还没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