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的《再也找不到曾经的女孩》,大家可以在本站读到这本主角为费南城沈云暖的精彩小说,小说剧情精彩丰富。该书内容精彩丰富情节新颖:毕辞只能不情不愿的将匣子递过去,费南城抱在手里便不肯放下,他来毕家只有这一件事,现在完成,也不需要多待。“毕辞,谢谢你为她处理后事。”

再也找不到曾经的女孩费南城沈云暖全文小说免费阅读

毕辞只能不情不愿的将匣子递过去,费南城抱在手里便不肯放下,他来毕家只有这一件事,现在完成,也不需要多待。
“毕辞,谢谢你为她处理后事。”
费南城走出大门时,开口说了一句。
坐在客厅的毕辞不知道在想什么,沉默片刻之后抬头朝二楼说道:“出来吧,这下,他应该十分确定,你的死亡。”
二楼的某个房间里,缓缓走出来一个女人.......竟然是沈于归!
“你用毕家做饵,下了这么大一盘局,他想不相信都不行。”
沈于归走到沙发上坐下,对毕辞笑了笑,只是苍白的脸色暴露了她,似乎不像表明看上去那般安好。
毕辞也笑,他往后靠去,双手环抱胸前:“沈小姐, 你可别忘了,我帮助你的前提,是你成为毕太沈于归不说话了,半晌之后,她叹了口气说道:“毕辞,你何必这么执着?”
男人偏过头看着外面,过了一会才说道:“ 我只是想,为什么费南城可以,而我不行,我到底比他差在了哪儿。”
那天,陆文彦收到信息之后赶到沈于归住处的时候,女人只有一口气,失血过多这话并没有错,但巧合的是,毕辞的血型跟沈于归的配得上,堪堪才捡回来一条命。
醒过来之后的沈于归,便呆在了毕家,她无处可去,更不可能再次出现在费南城面前。
而费母的肾源,并不是她的,那种情况下,她不可能再捐出唯一的肾, 就算她想,毕辞也不会答应。
沈于归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之后,再看毕辞,倒没有了那种惊惧的感觉,反而觉得这人口是心非的样子,有着几分可爱。
“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先遇见他,便没办法了。”
沈于归语气轻柔的开口道。
“别安慰我了,说的再好听,也抵不过一张结婚证,我不管这么多,你必须是毕太太。”
毕辞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说道。
“哪怕我命不久矣?”
沈于归反问道。
“对。”
这一次,毕辞是认真的。
沈于归就叹了口气,迎着毕辞期待的目光,缓缓的摇了摇头:“不行。”
“你”毕辞瞪大了眼睛,气的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他觉得最无奈的是,从前他还能拿沈家,拿费南城来威胁这个女人,可现在,沈家烟消云散,沈于归已经没有任何在意的东西,就连她自己那条命,都是残破不堪的,她说不行,毕辞真的毫无办法。
沈于归看着毕辞抓狂的模样,抿起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来。
另一边,柳南看着费南城抱着一个黑盒子出来,心下不解的问道:“这是?”'
“回沈家。”
费南城上了车,不愿意多说,只是修长的手指,一下下的拂过怀中的黑匣子。
柳南心里有了几分猜测,没有二话,直接开车驶往沈家老宅。
这几天,沈云暖过的很不好,她回到了曾经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可她却发现,这次回来,沈家根本完全变了样。
熟悉的亲人不在就算了,为什么在这个宅子里同候的,全是她讨厌的下人!'
一个个的都对她熟视无睹,难道忘了她的身份吗!'
再也找不到曾经的女孩费南城沈云暖全文小说免费阅读
沈云暖气的不知如何是好,但碍于这些人是费南城请回来的,又不敢对他们做什么,免得坏了自己的好形象,每天都过得憋屈至极。
她再次在下人那里受到冷遇,站起身准备去花园里散心,却不想刚下楼就听到了门口的车声,沈云暖眼前一亮,赶紧走了出去,一看到熟悉的男人,脸上的笑容真挚又期盼。
难道费南城让她来沈家,是方便两人相处?
沈云暖想到这里,连忙走到费南城面前,对他笑道:“ 费少,你怎么有空来看我?
’费南城凉凉的整了她一眼,道:“ 离我和你姐姐远一点。”
沈云暖神色一僵:“姐姐?”
费南城侧了侧身,露出了怀中的黑匣子,轻声道:“ 你姐姐去世这么多天,你从未对我问起过她。
 ”沈云暖心里一跳,忙说道:“ 我是想着,你不喜欢姐姐,所以才不敢在你面前提起她,其实我心里日日夜夜都在念着她。
第22章
’费南城点了点头,就在沈云暖松了口气的时候,男人说道:“那好,你跟我进来,给你姐姐磕几个头。”
沈云暖这才意识到,费南城手中拿着的匣子到底是什么。
费南城率先走进门去,沈云暖站在大门处,阳光温暖,可她却如坠冰窖,看着男人抱着匣子的背影,就连牙齿都在打颤。
费南城,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这种后知后觉,让沈云暖觉得脚有千般重里,连抬起来都费力。
费南城的声音传来:“进来, 沈云暖!”
当沈云暖走进去之后,她看到费南城郑重其事的将那黑匣子放在卧室里的一个架子上,那匣子黑漆漆的,犹如九幽地狱来的东西。
沈云暖只看一眼,便觉得心里发冷。
“你不是想念你姐姐吗?
现在我接她回来了,你不开心吗?”
费南城转身看着沈云暖问道,嘴角还带着笑,在这种气氛下,女人只觉得自己像没有任何秘密,被眼前这个人看的清清楚楚。
可沈云暖却仍旧抱有一幻想,她强自镇定道:“ 费少,你说什么。”
费南城突然抬手掐住她的肩膀,痛的沈云暖尖叫出声。
“不明白吗?
两年前,我母亲受到的捐赠,真的是你出手的吗?
我给的那五十万,你拿去做了什么,还需要我提醒吗?”
手上传来的巨大力道暂且不说,沈云暖本想反驳,抬眼却看到费南城冰冷的眼神,她顿时不敢再说什么,如今的状况,让她终于意识到,再也没有人会护着她了。
“费少,你别这样,我磕头,我磕头就是了!”
沈云暖身子俯下去,只觉得肩胛骨都快要被碾碎。
“从今天开始的每一天,你都要在你姐姐面前忏悔两个小时,直到你真的认错为止。”
费南城松开手说道。
沈云暖哪里敢拒绝,点头如鸡啄米,只要能在费南城身边,她未尝没有翻盘的机会,如果让她跟沈于归一样,去那种下三流的地方同候人,那还不如杀了她了事。
沈云暖磕了头之后,费南城便让她出去了。
费南城躺在了床上,一抬眼便能看到沈于归的骨灰,他勾唇笑了笑,轻声道:“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样的方式,我想,她终究是你妹妹,依你的性格,不想看到我做的太过。”
费南城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而他到此刻,终于接受了沈于归离开的事实,却也因此,心中的闷痛更甚。
人死灯灭,他知道了真相,却连弥补的机会都无。
沈于归只能成为他心上的那颗朱砂痣,不能忘不敢忘不想忘。
第二天,费南城推开门,沈云暖便站在门口,见他出来,有些惴惴不安的模样,轻声道:“ 费少,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该来,就在这里等着了。”
费南城只是看她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径直去了餐厅,他开口说道:“张嫂,我房间里那个匣子,每天清扫一遍,要小心,别让任何人碰。”
沈于归的死讯,他不想告诉曾经认识她的人,在他们心中,那个女人还是活着的就好。
“好的。”
张林芳点点头,这些天的工作,让她觉得,这位费总也是个不错的人,对他们的工资和待遇,都没有苛刻的,甚至比沈家还要好一点。
虽然沈云暖的出现让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想太多,主家的事情,不是她可以问的,既然费南城吩咐下来,她只需要照做就好。
这时,沈云暖也从楼下走下,但她摸不准费南城的意思,也不敢随意落座。
她算是知道,仰人鼻息的生活到底有多么不好受了。
甚至她怀疑费南城就是故意的,让她也尝尝沈于归曾经的日子,有多么难过。
沈云暖站在一边,脸色明明暗暗,眼神里的想法被费南城看的一清二楚,男人端起牛奶喝了一 一口,神色间满是平静。
临走时,费南城开口:“沈云暖,你想的没错,只不过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沈于归,你这是要干什么?”
毕辞阴着脸,看着收拾东西的女人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