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老爷子又是啪的一下。

这一巴掌落在了季甜姿脸上。

季甜姿,是你做的?

季甜姿迎面受了一巴掌,之前就知道这个爷爷很偏心季今夕。

如今,脸颊火一辣辣的疼,她算是尝了个七七八八。

爷爷,我没有!这才是诬陷!

你姐姐和未婚夫甜甜蜜蜜,还有谁会这么无聊去做这些?季老爷子哼了一声:解释!

季甜姿不甘心,这是一个精密的局,季今夕不可能会发觉。

她不是喜欢应硕吗?

她按道理来说,已经被些应硕勾一引了。

季甜姿想起来什么,忽然道:爷爷,姐姐的手机根本不是四天前丢的,我今天还给她拿了手机上楼。

季今夕懵懂点头,我的两个手机,外壳一样的。

季老爷子面对季甜姿的狡辩,又因为本就看不上季甜姿,这会儿气得血压飙升。

脚一软,跌坐在了台上,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季甜姿傻了。

邢文静立马上台,主持场面,爸,我一定会查清楚的,谁诬陷谁给您一个交代。

季老爷子视线越来越模糊。

季甜姿借题发挥,冲上前扯着她的手臂,气急败坏,季今夕!这就是你想要看到你的一幕?看到爷爷被急火攻心?

季今夕感叹:你说什么?这难道不是你们设计出来的?让我一无所有嘛。

季甜姿:

可恶,这季今夕搞哪样!

这该不会这就是一场戏吧!季今夕苦心谋划,之前天真好骗全都是装的?

扮猪吃虎?!

不,我不能让她安然脱身!季甜姿不甘心。

出了这事,邢文静立即让保安有秩序安排宾客离场。

一个宴会厅瞬间空旷了,只有季家人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