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血脉相连》小说阅读由小编为书友们分享,程玥程念北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全文主要讲述了而程念北,当时应该只是一时冲动骗什么都不懂的她玩了游戏,后来可能是怕她缠他,怕尴尬,所以一直躲她。而现在,程念北显然已经释怀了。他上了高中,变成大孩子,有更新奇广阔的事情充斥他周围,他没有理由耿耿于怀。 耿耿于怀的只有她。

主人公是程玥程念北的小说-《血脉相连》目录免费阅读

精彩内容:

程玥抿着唇,跟他在人群中穿梭。

不一会儿,景正宏终于停下脚步,立于一名男子跟前。

“刘总!”

他热络的跟对方打招呼。

那被唤作刘总的男人,闻声望过来,不着痕迹的打量了眼程玥,笑吟吟道:“景董,真是好福气呀,两位千金都生的如此漂亮。”

“哈哈,刘总过奖。”景正宏笑着回应,然后转过脸来,对程玥道:“兮儿,这位是盛鑫集团的大少爷,刘以辰,他现任盛鑫集团总经理的位置,非常年轻有为。”

景正宏表面似乎在为程玥做介绍,可不知为何,程玥却听出了其他含义。

他想干什么?

程玥目光沉沉的盯着景正宏,想从他脸上找到答案。

刘以辰却在这时上前,对她伸出了手:“景小姐真是天生丽质,穿着普通衣服,站在这,都不显得突兀。”

“让刘总见笑了,两个女儿都长大了,我这父亲整天还得操心她们的事。好在,现在蓉儿嫁了,现在也就剩这小女儿,如果,他能找到一个好的归宿,我也就省心了。”

景正宏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仿佛为女儿操碎心的慈父。

程玥这下也明白了过来。

原来,他是想把她塞给这个男人!

如果没记错,盛鑫集团在晋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大集团,甚至比景氏还要强盛,这大少爷刘以辰,更是盛名在外,离过两次婚,有家暴倾向,风评极差,听说连有夫之妇都想不放过。

呵,这算什么?卖女求荣吗?

程玥并没有伸手去跟刘以辰对握,她只觉得全身发冷,心脏仿佛被利刃一刀一刀凌迟,痛的几乎死去。

刘以辰迟迟得不到回应,脸上有些不快,原本伪装的风度也出现裂缝:“景董,你这女儿,好像有点不识抬举啊!”

景正宏连忙歉然的笑道:“抱歉,刘总,我这女儿,长年都在国外,没能贴身管教,所以脾气倔了点,你千万别往心里去。”然后,他又蹙了蹙眉,看着程玥:“兮儿,刘总是今天的贵客,不能没有礼貌,快跟他道个歉。”

程玥倔强的抿着唇,一声不吭。

她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要道歉?

就在气氛僵凝的时候,没有人发现,宴会厅门口处,突然走进来一位男子。

那男人堪称极品,身穿一袭剪裁合身的西装礼服,衬得他身材修长挺拔,玉树临风,一双长腿更是完美到犯规。

耀眼的灯光轻轻洒在他的面庞上,将他的五官映照得越发精致立体,鼻挺唇薄,深邃的眸,漆黑如夜,又孤傲又难懂。

他就像个气势威严又高高在上的王者,浑身散发着一股子疏离,又令人难以接近的禁欲气息,所过之处,不少千金,都深深被他折服,目光再也抽不回来。

对于这些,程玥自然是全不知晓。

她只知道,自己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

“订婚宴我已经参加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程玥冷冷的望着景正宏,声音几乎要寒入骨髓,然后转身便要离开。

可刚走两步,景正宏便急急扯住她的手:“兮儿,客人都还在,你是景家的小姐,这样撇下客人,成何体统?”

“呵,景家小姐?”

程玥嗤笑一声,用力甩开景正宏的手:“我可不是什么景家小姐。你忘了吗,我不过是你的一个弃女,景家小姐,只有景蓉一个。”

“兮儿,你……”

景正宏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一副不敢置信的看着程玥。

程玥也不理会,目光投向刘以辰,道:“刘总,你应该也很清楚,我跟景家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说句难听点的话,我不受宠,景家的一切都跟我无关,一切都是景蓉的。我不知道我爸爸为什么要把我介绍给你认识!或许是他有所图,亦或是你想从他身上得到点什么……可是很抱歉呢,我一个没什么价值的景家弃女,根本没什么价值,请你高抬贵手,去找别人吧。”

程玥这话,说得又直又难听,丝毫不顾旁边已经沉下脸的景正宏。

她真的受够了。

不想再任由他们揉捏。

唐倩眼神略带谴责的看着程玥:“程玥,你怎么能这么说爸爸?这些年,你独自在国外生活,你爸爸他比谁都担心你,心里更是觉得亏欠你很多。两个月前,你回国,他立刻就派旭尧去接你回家。今天,你姐姐跟旭尧订婚,他也是因为不想见你一个人,心中不舍,才想给你介绍人认识,你怎么能这样说她呢……”

“我求你们介绍了吗?”

程玥冷冷的看着唐倩,满脸嘲讽。

这时,景蓉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冒出来,一把拉着她的手,歉然的说:“程玥妹妹,你别生爸爸的气,是我不好。刚才我见你一个人在角落站着,顺口提了一句。我希望妹妹能跟我一样,找到自己的幸福。爸爸肯定是听进去了,才会这样,你别走好不好?爸爸这些年是真的很关心你。”

“呵,幸福?”

程玥一脸嘲讽的看着景蓉:“抢走我幸福的人,不就是你吗,景蓉。你如果真有那么好心,为何不把贺旭尧还给我,自己再去找一个?”

景蓉脸色一阵惨白:“妹……我跟旭尧……你明知道我们……”

“够了,程玥!蓉儿是你姐姐,她对你总是一再忍让,你别太过分了!”

景正宏也怒了,脸上再也没有那些伪装出来的关爱。

程玥紧握拳头看着他,心却仿佛被千万只利爪狠狠撕扯,一阵鲜血淋淋。

这就是她敬了十几年的爸爸!

他的心里,早就没了她的位置。

在他眼中,她不过是件不值钱的商品,随时可以贱卖。

为什么可以差别这么大呢?

当年,他几乎是把她捧在手心呵护的,可自从景蓉来了后,就全变了样。

当年他对她的那些疼爱,究竟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的,他现在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程玥想了很久,都想不明白,整个脑袋都被这个问题充斥,站在原地,身子有些摇摇欲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