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不可一世的温柔》正在热卖中,这部小说的作者是莫问,主要人物是夏晚晴陆正南,下面是小说的主要内容:夏晚晴承认,爱情下的她,的确变得疯魔。为了陆正南这个被她爱入了骨髓里的男人,她甚至愿意放弃自己的骄傲、自己的尊严、放弃自己的所有,哪怕她成了众人眼中的笑柄,她依旧在所不惜。她不奢求自己的这番付出会换来男人的真情相报,她只求自己离开后,这个男人对她的厌恶,可以消退几分。

《不可一世的温柔》小说目录-夏晚晴陆正南全文阅读

精彩片段:

 车子缓缓启动。

我打开手机,在新闻界面搜索“夏晚晴”两个字。

关于他的报道很少,他很神秘。

我忽然想起那天的经过,我觉得夏晚晴应该不会愿意见我。

所以这一趟估计又是一无所获,甚至连他的面都见不到。

我思了又想,还是决定先不去。

“先不去了。”

司机小何在路边停下车:“那现在去哪?”

我随意指了个地方:“去商场逛逛吧!”

我路过一家奢侈品店面,余光被橱窗里模特身上的衣服吸引了去,我按捺不住喜爱之情,走进店铺,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吊牌。

19998。

看到这个价格,我悻悻地收回手,谁知这个小动作被人看见了,一只手粗暴地拍在我手背上:“小姐,本店商品不能随意触摸,如果不买的话,请您不要乱碰。”

我回头一看,营业员一脸鄙夷的看着我。

“我说了我不买了吗?你这什么服务态度?”

营业员仍然不正眼看我,指了指旁边一个女人,说:“不好意思,这位小姐要试穿,你如果不买的话,还是靠边站吧。”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个长相漂亮,穿着华丽的女人站在一旁。

出于礼貌,我一般只是浅浅看一眼便收回目光。

只是她身后闲散坐在沙发上看报的男人,却让我的视线定格住了。

笔挺的西装裤,白色衬衫质地精良,黑色大衣随意的放在一旁,他只是随意的坐在那里,便让人无法从他身上挪开目光。

而这个人,正是夏晚晴!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那个漂亮女人将衣服比在自己身上,笑吟吟地问夏晚晴:“这件好看么?”

夏晚晴瞥了眼:“好看。”

“那我去试一试。”

女人转身进了更衣室。

能让夏晚晴纾尊降贵陪着来逛街试衣服地,这两人关系肯定不一般。不过我并没有听说过夏晚晴结婚了,所以他们应该是情侣。

但是我不关注这些。

我只想知道,那枚袖扣,究竟和夏晚晴的是不是同一幅。

这么想着,我小心翼翼的挪过去,来到夏晚晴身边,用眼角余光去看他袖口上的口子。

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同一款,不过看起来依然很昂贵。

我正走神,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我抬起眼帘,夏晚晴凌厉的眼睛正注视着我。

四目相对,他眼里似乎有什么别样的情绪缓缓流动。

我直起身,朝他扬起笑脸:“桑总,巧啊。”

夏晚晴应该是认出了我,眼睛微光闪烁,却并没有说什么。

只听一声惊呼,他的目光投射到我的身后。

“姚小姐,这条裙子简直是为您量身定做!”

我循声望去,那个漂亮的女人站在众星拱月的地方微微笑着。

虽然众人都在夸她,就连夏晚晴也在看她,不过我觉得这条裙子并不适合她。

这条裙子剪裁简洁,修饰身材,不过并不适合身材太过于丰满的人穿,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

我收回目光,看向夏晚晴,抓紧时间追问道:“桑总,你还记得我吗?”

夏晚晴并不看我一眼。

他应该是早已习惯女人向他搭讪,理都不理我,继续看手上的时报。

我壮着胆子抽走他的报纸,还拿起了旁边的黑色手机。

我把报纸扔到一旁,料定了大庭广众之下,夏晚晴这种身份的人,不会对我做什么的。

他抬头看向我,无声的笑了笑,声音低沉,“夏小姐。”不紧不慢的态度,像是一切都游刃有余。

我居高临下的说:“你害我丢了工作,还记得吗,桑总?”

夏晚晴向后靠去,即使现在是我高他低,气势上我却被他轻松碾压。

他把玩着袖扣,好整以暇的看向我,嘴角带笑,“所以,你是来找我寻仇的?”

我耸了耸肩,在他身边坐下来。

“那倒不是,我只是希望桑总能给我一个重新工作的机会。”

夏晚晴理了理衣衫领口,动作优雅的像是英国中世纪的绅士,他的视线投向远处,“理由?”

我逐渐靠近他,忽然抱住他的手臂,瞥了眼姚小姐的方向,“这个,算理由吗?”

“你是在威胁我?”他似乎并不在意,用一种看着小孩子过家家的眼神盯着我。

“看你怎么理解了。”

正僵持着,身后响起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

她刚一靠近,过分浓郁的香水味扑鼻而来。

我对香水味道过敏,不顾形象的打了几个喷嚏,夏晚晴皱起眉,却并没有抽回手。

看见我们的姿态,女人瞪着我,语气尖锐:“你是谁?”

“你问桑总咯。”我笑着看了眼夏晚晴。

他挑了挑眉,既没有抽开我的手,更没有解释,淡定的仿佛谁都不在意。

那个姓姚的女人顿时就被点着了,指着我直跺脚,“旗,这女人是谁?”

夏晚晴并没有搭理她,抽出自己的手,起身整理衬衫褶皱。

做完这一切后,他看我一眼,眸色幽暗,承载着我看不懂的情绪:“明早八点,到公司人事部报道。”

我微微讶异,没想到这么顺利就达成目的。

“夏至。”夏晚晴忽然喊了我一声,醇厚的嗓音就低沉悦耳,令我不免晃神。

当见到伸到眼前的骨节分明的手,我回神笑了笑:“桑总别着急啊,为了防止您反悔,手机,我还是明天见了面亲自还给您的好。”

说着我当着他的面,直接拉开衣领,将手机丢了进去,以防他抢夺。

那一刹,我似乎见到了夏晚晴脸上难以名状的表情,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大的表情变化,我不由得感到有趣。

“那明天见咯,桑总。”

说完我转身就走,丝毫不理会那个姓姚的女人尖声谩骂我不要脸的话语。

我没有回头,也就没有发现夏晚晴一直饶有兴味地盯着我的背影……

晚上回到别墅,我没再管这部手机。

从下午到黑夜,电话都响个不停。

我没去管它,随手把手机扔在茶几上便上楼了。

半夜迷蒙间,忽然被一阵说话声吵醒。

我从床上起来,走到栏杆边往楼下看,大厅正中央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高个子男人,身姿挺拔,很是吸睛。

我的眼睛一时挪不开,忽然,我想起了什么,迅速往楼下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