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全网抖音热度持续攀升的小说《同学请宽衣》由网络作家“侠名”倾情打造而成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林晚清覃慕之间复杂暧昧的情感故事,小说故事情节是:覃……覃慕?林晚清睁大双眼,也忘记了挣扎,覃慕见状松开她,她慢慢转过身子,正要说话,覃慕把食指放在她唇上示意她禁声,教室里面的男女仍在忘我的忙活,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季敏似痛苦似愉悦的叫的正激烈。

主角是林晚清覃慕的小说免费阅读 - 《同学请宽衣》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

余欢抱着辰辰出去后,林晚清抓起名片,使劲揉成一团向门口扔去,真是沆瀣一气,蛇鼠一窝的畜生。

 

辰辰!

 

想到辰辰,林晚清就失去了所有脾气,立马又跑到门口,透过门缝去看,但辰辰已经被带走了,程念这时忽然出现在门口,推开了门,接着店长也走了进来。

 

还没等程念安慰几句林晚清,店长却率先开了口,“程念,上班时间,赶紧去柜台!”

 

“店长,景儿被侮辱了,需要人关心,现在没什么客人啊。”

 

程念和林晚清一年前相识,两人感情很深,有时候林晚清受欺负,不愿多事,都是程念帮她出头,但林晚清不想在这事上连累她,“念念,你去柜台吧,我没事的。”

 

“快去!”店长脸一板,“不服从安排,扣除这个月奖金!”

 

程念愤恨的瞪了一眼店长,只好出去,临走的时候不忘安慰,给林晚清打气,“景儿,那种人一定不会有好报的,你自己也别多想,我出去了!晚上,我去找你和婉婉一起吃个饭,商量下报案的事情。”

 

“好。”吃饭可以,报案林晚清真的不敢。

 

“店长我”

 

“你也去柜台。”

 

林晚清感觉浑身腻的慌,更想快点见到婉婉,想让婉婉给她那支离破碎的心一点慰藉,想请假,却被店长直接打断。

 

店长继续道:“我也不是铁心肠,心里很同情你的遭遇,但那种人你真的惹不起,其他的别想,还是工作重要。”

 

说这话时,店长的目光在林晚清身上扫了扫,仿佛就像看一个妓女一样。

 

“店长,我真的没有心情上班了,能不能通融一下。”

 

林晚清一阵心酸,女人名誉没了,就是这么被人看不起,但她很需要这份工作,只能忍。

 

“不行!不去跟程念一样,扣除这月奖金,对了,你弄坏了戒指盒,要赔偿的,扣你一个月的工资!”店长恶毒的道。

 

“啊?戒指盒那么贵?”

 

林晚清懵了,心里一阵难受,这个月拿了工资,答应给婉婉报个兴趣班的,这下怎么办?林晚清不想让婉婉失望,心里顿时就涌起对顾战霆的恨和对婉婉的愧疚。

 

“呵,那枚钻石戒指价值百万,你又不是不知道,与之匹配的戒指盒,也上万,扣你一个月工资算是对得起你了,不想干的话就滚蛋!还有,你也是命好,戒指没事,要有事,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店长说完摔门出去,林晚清感觉呼吸的不是空气,而是玻璃渣子,疼的焉巴地蹲在地上,更让她难受的是,那百万的戒指是给安心南的,而辰辰还认了安心南做妈妈。

 

这些压的林晚清想死,忽然想起婉婉,又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去卫生间整理形象后,便去柜台上班。

 

班上,除了程念时不时的过来关心安慰她,其余店员都对她指指点点,看向她的眼色里都是鄙夷和嘲讽。

 

“那个死女人,一个破手机,讹了我两万块,要命的是,我还给了!”车上,余欢坐在驾驶座位上,气的直挠头。

 

“开车,回顾家老宅!”顾战霆就当没听见,冷声催促,余欢气鼓鼓的启动车。

 

平时,顾战霆与辰辰单独相处的时候,他都会教辰辰做人的道理,跟他玩游戏,逗他笑,逗他开心,可现在,顾战霆一言不发,眼神冰冷的望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顾战霆的心情因为林晚清,糟糕透顶,没想到自己克制不住竟然要了那个恶心的女人两次,而且现在想起来,心还有点悸动。

 

顾战霆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气的脑袋嗡嗡作响,辰辰跟他说话都没有听见,随着手机铃声响起,他才回过神来。

 

接了电话后,顾战霆对着辰辰道:“宝贝儿子,爸爸现在有事,你跟余叔叔回家。”

 

“爹地,你不能跟我一起回去吗?”辰辰眸光黯淡,有些失望。

 

“宝贝,爹地现在有急事,爹地答应你,明天陪你一天好不好?”

 

顾战霆身为顾氏财团总裁,整天忙的不可开交,与辰辰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

 

“好吧,爹地,你不用担心我,妈妈待我很好的。”辰辰虽然这样说,但心里一阵苦,没有人知道,他是多么的希望顾战霆跟他一起回去,这样,安心南就会待他好一点。

 

辰辰其实早就知道安心南不是亲妈,但他现在很需要母爱,就只能把这种感情转嫁到安心南身上,为了得到母爱,辰辰会主动亲近安心南。

 

但安心南至今不能生育,辰辰在她眼里就是一根刺,时刻都在刺挠着她。所以,她不仅对辰辰不好,还会时不时的耍些小把戏,虐待辰辰。

 

辰辰本可以把这种事说给顾战霆听的,但不敢说,怕一说,安心南就彻底不理他了,安心南也就是抓住了辰辰这个心理,才肆无忌惮。

 

“宝贝乖”

 

顾战霆亲了一口辰辰,接着用带着威胁的声音对着余欢道:“给我把辰辰安全送到家,出了什么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辰辰就跟我儿子一样,我怎么能让他出事,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气什么东西?!吃木仓子了?”余欢心里窝火,顾战霆没理他,冷盯了一眼余欢后,下车关上车门,余欢又气的冒火,狠拍方向盘。

 

辰辰眼巴巴的望着顾战霆,那委屈的小模样要是林晚清看到估计心疼死,车子启动后,辰辰低着头,把小手里的戒指盒捏的紧紧的,希望安心南得到戒指,心情好,对自己好一点。

 

车平稳的开走后,顾战霆立即给秘书肖一博打电话,来接他去签合同。

 

顾战霆站在路边等车,望着人潮如海,车流如织,这座城市的繁华,尽收眼底,自己是位于这繁华的顶端,应该感到满足,但心却不知道为什么,空落落的。

 

踢了踢眼前的一颗石子,顾战霆目光随着石子而动,最终石子在一个小女孩脚下停下,顾战霆目光随即也落在小女孩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