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主角是苏子诺战勋爵,又名《花开彼年爱成殇》讲述了:她一边说一边靠近战勋爵,直到整个人都差点贴上去了,才停下来。战勋爵这下是真的疑惑了,这个女人逃避自己的举动那么明显,现在却又这么主动?“没有。”眼色微沉,他倒要看看她又想搞什么鬼。“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苏子诺点点头
 
精彩试读:
“爵少,这件事……”刘景文一脸为难,眼中的吃惊被藏得很好,他是知道战勋爵来的目的,所以不像梁雨晨那样,一脸呆滞。
 
“迟则生变,不是吗?”战勋爵眼神冷淡的看向刘景文,明明没有说一句多余的话,却让人压力巨大。
 
仿佛不听他的,下一秒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饶是刘景文这些年什么样的世面没见过,但是这一刻心里还是抑制不住的有些忌惮。
 
不过战勋爵这句话他倒是听明白了,一个敢如此张狂在学院里挑事的人,后面说没有一点势力和支撑谁会信。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苏子诺战勋爵全文txt内免费阅读
而且苏子诺的身份又如此特殊,再想想之前她刚成为老师的学生便被人那样大肆抹黑造谣,也许在别人看来不过是有人八卦而已,但是他们这些人可看得清清楚楚,这件事肯定有人在背后推动。
 
只不过老师没说,所以他们也都没有动手或是出面说点什么。
 
暗暗吐出一口气,刘景文应下了:“我知道了爵少。”
 
见鬼了,按理说战勋爵比自己还小一辈,但是这种隐隐的压迫气势却连他都抵抗不住。
 
站起身走到办公桌这里,刘景文拿起电话拨了内线:“马上把今天的监控记录调出来送到我这里,再处理好院内不该出现的言论,还有……”
 
苏子诺彻底迷茫了,战勋爵真的是为自己而来的?为什么?梁雨晨小心翼翼的抬起头,飞快的看了一眼对面的战勋爵,然后又急忙收回视线,眨巴着双眼,假装自己在看桌上的木雕老虎,仿佛对它非常有兴趣。
 
这拙劣的演技落在苏子诺眼里,都替她捏了一把汗,忐忑不安的死盯着她,就怕脑子一热又想搞事。
 
认识的时间算起来挺短的,可是她已经充分见识到梁雨晨惹事的程度,也非常能体会老师的心情。
 
这样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真是让人看着都胆战心惊。
 
如果是别人就算了,可是偏偏是战勋爵。
 
苏子诺后背一凉,心里一个劲的念阿弥托福,希望梁雨晨安分一点,希望战勋爵没有发现她那自以为藏得很好的打量。
 
但是菩萨表示今天很忙,顾不上苏子诺。
 
所以在梁雨晨继续作死的不知道第几次看向战勋爵的时候,战勋爵开口了,冰冷的声音里含着那么明显的不悦:“有事?”
 
“呃……”梁雨晨被抓住了居然也没害怕,眼珠子一转后,竟然笑眯眯的说道:“你是为了子诺来的?”
 
战勋爵眼角一挑,微微侧身视线落在了苏子诺身上。
 
苏子诺呼吸一窒,身体瞬间就僵硬了,差点就失控冲过去把她给拖走了。
 
不过好在她稳住了,气息有些不稳的说道:“雨晨,别乱说话。”
 
梁雨晨眨了眨双眼,眼睛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的,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半响之后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啊!
 
苏子诺直想大叫,可是她不敢,尤其是感受到战勋爵的目光还在自己身上,低着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以后一定要离这丫头远远的,越远越好,要不然有一天绝对会被……
 
“是。”
 
淡漠的声音打断了苏子诺的思绪,明明只是一个字,明明单调又没有什么起伏,就好像随意说出口的一样。
 
可是这一瞬间,她却觉得有些酸涩。
 
苏子诺,醒一醒!
 
别做梦了,这是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为了你来呢,肯定是听错了!
 
“你……”梁雨晨也惊到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心血来潮问一句,居然会得到这样的答案。
 
虽然知道战勋爵和苏子诺之间肯定不简单,可是他不是和薄悠羽在一起吗?为什么又把话说得这么暧昧?
 
梁雨晨吞了吞口水,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难道一不小心就被她戳穿了一段狗血的三角恋?
 
这段三角恋的关系是怎么样的?薄悠羽爱战勋爵,战勋爵爱的却是苏子诺?还是说苏子诺爱战勋爵,战勋爵爱薄悠羽,而过了这么多年薄悠羽早就对战勋爵没感觉了?
 
梁雨晨脑子里的脑洞越来越大,甚至到了后面越想自己都兴奋了。
 
“那你……”
 
“雨晨!”苏子诺近乎尖锐的打断了梁雨晨的话,她怕自己再不出声梁雨晨会说出更离谱的话来。
 
而不敢说什么,到最后难堪的只有她苏子诺。
 
因为在战勋爵和薄悠羽的世界中,自己是一个污点般的存在。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苏子诺战勋爵全文txt内免费阅读
“既然师兄已经说了要处理这件事了,那我们就先走吧。”苏子诺走过去拉住梁雨晨,根本不等她的问题就要把人给拽走。
 
也许是她的表情看起来太不对劲了,梁雨晨也反应过来自己好似有些过了头,瞬间变得乖巧下来:“好,走吧。”
 
她这样配合苏子诺总算安心了一点,这时候恰好刘景文把事情吩咐好,于是苏子诺便说道:“师兄,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如果没别的事的话我想我还是先去找李博明导师报道一下比较好。”
 
说到这里苏子诺心里也不仅有些担忧起来,第一天就闹出这样的事,希望别在李博明那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好,去吧,至于你的伤你看着来,继续学习或者休息几天都可以。”刘景文点点头,意有所指的说道。
 
苏子诺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我知道了。”
 
话都这样说了,如果她再领悟不过来就太不上道了。
 
临走之前,快跨出门口的时候苏子诺的身影微微顿了一下,她忍住想要回头看一眼的渴望,拉着梁雨晨走得更快了。
 
紊乱的思绪,加快的心跳,都在提醒着她刚才战勋爵的那个回答。
 
教师楼外,梁雨晨疑惑的嘟囔着:“师兄这是什么意思啊,你都受伤了肯定要休息几天了,怎么还说继续学习。”
 
苏子诺无视心脏的跳动,解释道:“事情闹得这么大,学院里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谣言,再加上还没有调查清楚,大家自然就会有这样那样的猜测,我又是第一天来,都还没见到导师的面,你说如果我不去找他,后果会怎么样?而且我的伤只是看起来严重,检查的结果你也知道,没伤到骨头,与其请假还不如继续在这里,只要不是实践科目就没什么问题的。”
 
梁雨晨也不是真的笨,只是她不喜欢动脑子。
 
长这么大一向都是被宠着的,根本不需要她去揣摩别人的心思看别人的脸色,就算是面对薄悠羽,那也仅仅只是多了个心眼。
 
苏子诺这样一说,她也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也更气了:“林苏烟真是阴险,妄想在你一来就坏了你的名声,她这哪是看你不顺眼,简直就是对你恨之入骨。”
 
要知道苏子诺身上的脏水已经够多了,梁靳西让她来这里也是为了拿到证书之后能有名誉傍身,然后再发挥实力,这样那些谣言便不攻自破。
 
这算起来就相当于反击的开始,可是林苏烟连这个都想踩在脚底下,摆明了是不想给苏子诺任何活路。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那么恨我。”苏子诺苦笑了一下,要说林苏烟最恨的人,难道不应该是薄悠羽吗。
 
“哎呀算了算了!”梁雨晨显然是不耐烦去想这些事,简单粗暴的就给林苏烟下了定论:“她和薄悠羽是好朋友,自然是一路货色。”
 
苏子诺竟然无法反驳,而且她竟然也有些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