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总裁请别撩》主角是许越余依,又名《我命里缺你》讲述了:沈梦辰明白过来我只是在玩弄他时恼羞成怒,一把冲过来抓住我的头发恶狠狠地说道:“余依,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人家许越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种离婚女人,玩玩而已,你若一定要跟我作对,那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精彩试读:
陈世章朝我眨眨眼睛笑:“原因很简单呀,许越只有看到你才高兴,还有,他若真的喝了春药……”
 
“陈世章。”我咬牙切齿,昨晚许越还那样误解了我,“你简直就是个混蛋,当我好欺负么!”
 
说完趁他不注意,拿起肩包朝他头上扫去,肩包所到之处,他那满头‘秀发’凌乱不堪。
 
陈世章杀猪似的嚎叫。
 
“你怕梦钥怀孕,就不怕我怀上么?告诉你,下次再敢这样,我一定把你头发给剪了。”我气愤地教训着,看他手忙脚乱的模样,我又拿起肩包狂打了他一顿。
 
“余依,想开点吧,反正你与许越已经那个了,也不在乎多一次了,他要真想让你怀上早该怀上了,也不会是这一次了,反正许越高兴嘛。”陈世章弹跳着嚷叫。
 
这话引得我又打了他几下,最后狠狠瞪着他:“陈世章,你算得罪了我,若还想与我交朋友,马上就把昨晚的事情向许越解释清楚,还有,想办法拿布娃娃给我,否则我们一刀二断,从此就当没认识过。”
 
说完,我拿了肩包朝外面走去了,背后陈世章还在叫着:“余依,余依,别走呀。”
 
坐上电梯时,我仍心惊惊的,梦钥竟然想出这种方法来留住许越,若许越知道了,不知会怎么想呢。
 
不过从昨天晚上看许越并不像是喝了春酒的模样,他虽然也唐突了我,但没算太过份,如若真喝了春药,又岂肯放我走呢!
 
“姣姣,你在干什么?”我把早餐放在书桌上奇怪地问道。
 
“嘘!”林姣姣立即把手指竖在嘴唇上朝我招了招手。
总裁请别撩许越余依小说全本txt下载
我心生疑惑,朝她走去。
 
“梦总,许梦基金协会你才拥有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投入这么大,几乎全部白送给了许氏集团,这可全是为了女儿啊。”阳台的隔壁,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怔了下,这声音很耳熟,我很快听出是许晟昆的声音。
 
“应该,应该,谁让我们许梦二家相好呢。”梦开阳的笑声。
 
“只是,梦总,您那儿子呢,真的不管了吗?”紧接着又听到了许晟昆的声音!
 
这下连我和林姣姣都愣住了。
 
梦开阳什么时候有个儿子了?这许晟昆又是什么时候与梦开阳搅和在了一起呢?
 
我的心,莫名的沉了下去。
 
“许少,您这是什么意思?我又哪来的儿子?这说话可要小心点喽?”那边是梦开阳老成的声音。
 
“嘿嘿嘿!”许晟昆干笑二声,“梦总啊,在我面前就没必要隐藏什么了吧,在a城上流社会中,哪个豪门大户的男人不是家外有家呢,更何况梦总诺大的家产,若没有个儿子继承又怎么能行?这些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梦总又何必此地无银三百两呢?我就不信你真会把所有的家财都白送给女儿,女婿,不留给儿子。”
 
“许大少,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意?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个受威胁的人,我们许梦二家向来交好,我与你大哥那可谓是生死之交,对于许家我从来都是忠心不二的,你与许越向来不和,不要指望我会帮你做些什么。”梦开阳有些恼羞成怒的声音。
 
“但愿如此吧。”许晟昆呵呵一笑,“看来梦总为了儿子可谓是用心良苦啊!可惜,你瞒得了许越却瞒不了我。”
 
“许少,你什么意思?”梦开阳的声音变了,竟伴着些颤音。
 
许晟昆却不说话了,只是嘿嘿笑着。
 
梦开阳似乎在那边焦躁起来,我与林姣姣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视线中看到了震惊与不可思议。
 
脚步声在墙角边响起来,显然梦开阳正在那边焦虑不安地踱着步。
 
“没想到梦开阳竟然还有个私生子!”我轻声对林姣姣说道,满脸的怪异。
 
“不奇怪,现在豪门家族里面都需要儿子,越多越好,梦开阳的老婆娘家势力太大,惧于老婆的势力,梦开阳只能在外面偷偷养情人,除了他老婆梦钥,圈内人应该都知道的。”林姣姣淡淡说道,不以为奇。
 
“那许越知道吗?”我不免担忧。
 
林姣姣摇了摇头,看着我说道:“我现然担心的是梦开阳在许梦基金协会做了什么手脚?这太可怕了。”
 
我也脸上变色,一直以来我认为梦开阳只要许越能娶他的女儿,就会对许越好,对许氏集团忠心耿耿,却没想到这里面还藏了这么多的阴暗面。
 
如果早知道他如此可恶,当初我说什么也不会离婚退出的。
 
今天幸亏萧剑锋把这间房子腾了出来,这才让我们听到了这些。
 
“许少,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又有什么目的?你现在被许越赶出了许氏集团,一无所有了,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梦开阳阴沉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我们屏住了呼息。
 
“梦总,不要想着这天下只有你一人聪明,许越并不爱你的女儿,他爱的女人是余依,你在背后这样做,你认为你女儿还能善终吗?”许晟昆的声音同样阴沉了,“虽然我与许越不和,但好歹我也姓‘许’,我是不会看到许氏集团被外姓人瓜分走的,你想要这样做还要问我同不同意呢?还有,你别把许越看低了,他能走到今天,凭的可不是运气。”
 
接下来,那边的声音很小了,我们已经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了,但我们能听到他们小声说话声,似乎在讨价还价,商讨着什么。
 
“姣姣,梦开阳到底有什么阴谋?”我看着林姣姣忧心地问。
 
“能把许晟昆吸引过来的事肯定不是好事,还不是一般的好事,现在许晟昆要挟梦开阳,他们之间必定会达成某种协议,这是很可怕的,对许越绝对不利。”林姣姣分析着。
 
我沉沉站着,想到了许氏集团五十周年庆典时那杯放了白粉的白酒,看来利益驱动下,什么丑恶的事惰都能做出来。
 
“你觉得这事要不要告诉许越?”我沉吟着问道。
 
”可我们现在并不能确认许晟昆梦开阳的阴谋是什么,告诉许越他也未必会信,除非能尽快弄清楚许晟昆与梦开阳的阴谋,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梦开阳若知道今天他们的谈话被我们听到了,必定会做出十分不利于许越的反击措施,我们边走边看吧。”林姣姣这样说道。
总裁请别撩许越余依小说全本txt下载
我正在沉思着,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我接起来。
 
“依依,你在哪里?”电话是冷昕杰打过来的,他有些内疚,“不好意思,我昨天喝多了。”
 
“没事,现在好些了吗?”我轻声问道。
 
“好多了,占进说昨晚是你照顾的我,谢谢!”冷昕杰的声音特别的柔和动人。
 
“我是你的秘书,应该的。”我笑了笑。
 
“依依,今天下午会有个酒会,你陪我参加下,你现在客房吗?我过来找你。”冷昕杰笑了下说道。
 
“不用了,我等下去找你吧,我在陪着姣姣呢。”我拒绝了,准备挂掉电话。
 
“依依,你过来下吧,我有事情要跟你说下,是关于许越的,你一定会感兴趣的。”不料冷昕杰不等我挂掉电话就立即说道。
 
关于许越的?
 
我立刻全身紧张起来!
 
刚刚听到的关于梦开阳阴谋的事,我忽然敏感的意识到了什么,冷昕杰也是商界能人,说不定早就知道了些什么,否则他怎么会如此感兴趣来参加这个开幕式叫经呢!他并不需要依仗这个基金协会什么。
 
“好,我马上就来。”我立即答应了。
 
“姣姣,你先休息下,我去下冷昕杰那里。”我扭头向林姣姣说了声,朝外面走去。
 
“依依,到底是许越的事能牵动你的心啊,。我的脸有些微微的红。
 
“冷总,许越到底有些什么事呢?”尽管我很不好意思刚进来就这么直白的问,可不得不承认,许越的事不由自主地牵动着我的心,让我非常的担忧牵挂,很想弄清楚这中间到底藏有什么玄机。
 
冷昕杰仍然穿着睡袍,显然是才起床不久。
 
他闻言看着我,又看了眼身上的睡袍,倏尔微微一笑:“依依,昨晚是你帮我换的衣服,擦的身吗?”
 
这话一出,我大窘,立即满脸通红。
 
“冷总,我……”我避开他灼热的眸,手指揉搓着,支支吾吾:“昨晚……占进……”
 
他凝着我,哈哈大笑:“依依,不用如此难为情的,占进都告诉我了,我只是想要谢谢你而已。”
 
“身为秘书,我有责任照顾下上司的。”我笑了笑,暗中松了口气。
 
“依依,昨晚酒后我有没有失态?有没有对你做过些什么?”他用手扶了扶镜框后揉捏着太阳穴,“我这竟然全部忘了昨晚的事了。”
 
忘了才好呢!想到昨晚的事,我差点脱口而出了,然则我只是陪着笑了二声,摇了摇头说道:“并没有。”。
 
“那就好,哎,一般来说,平时我很少会喝醉的,可昨天遇到了几个生意场上的朋友,他们不停地劝酒,最后……”他无可奈何地摇着头,扶了下眼镜框突然问道:“依依,昨天你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吧?前几次我只要离开你,你就发生了不好的事,我都很不安呢,我隐隐记得有去找过你的,只是找不到。”
 
我愣了下,昨天发生的事可多了,可我仍只是摇摇头:“还好吧。”
 
“好就好,好就行。”他连着说了二声,在房中踱着步沉吟着说道:“依依,我昨天听到一个朋友说梦开阳在国外注册了一家很大的公司,说是给他私生子的,他已经把国内的资产大部分转移过去了。”
 
我眼皮猛地一跳,果然是关于梦开阳的事。
 
“那冷总,他这样做会产生什么后果?”冷昕杰是商人,恐怕最明白这些事情的玄机了,我急急问道。
 
冷昕杰看了眼我,叹口气:“依依,你什么时候能为了我的事情这样着急就好了,看来我还真是福薄啊。”说到这儿,他又摇了下头,沉吟着说道:
 
“他这是为了自己,表面看不会产生什么后果,他的财产本来就属于他自己支配的,想要给谁也是他的自由,去国外开公司,那也凭的是他的本事和实力,但是……”
 
他突然一转则,听得我的心提了下。
 
“依依。”冷昕杰再看我一眼,脸上的笑容没了:“我听人说梦开阳这些年背后与海关一个高官勾结,走私了不少非法货物,避了很多税,也就是说他的财产里面有一部分是不能见光的黑钱,近几年他名下有开了家酒店,那里根本就是生意惨淡,但酒店财务账面上却是年年盈利,这实际上已经是在冼黑钱了,只是虽然这样还达不到目的,况且最近上头抓得紧了,查得也严,他不敢明目张胆了,可敛到的这些钱财总要想办法见光留给自己的儿子吧,再说了,近段时间上面抓贪污力度加紧,他在海关贿胳的那位高官竟然落马了,随时会供出他来,他现在慌了,开始狗急跳墙了,据说他贿赂给海关那个高官的钱财基本是走私物价对半分的,这可是个黑洞啊。”
 
冷昕杰说到这儿停顿了下来。
 
我听得惊呆了,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