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邪王溺宠小娇妻》主角是张笑笑,讲述了:里正方德正正隐在人群中,见张笑笑那双眼睛扫过来,再加上张笑笑的那番话,顿时羞愧地无地自容。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如今罗家的丑事早已经传遍了下洼村,可再往外来说,他们下洼村又成了一个小家,若是这丑事传到了镇上,他们村的人也都个个都没脸的。
 
精彩试读:
他说着,一只宽大的手,突然一把揪住了站在妇人身边的一个矮个子男人,一把揪着男人的衣襟,将男人从地上提到了半空中。这男人的个子只有罗宇方的一半不到,这一提,他便被提到了半空中,两只小短腿在空中踢着。这人的年纪已是近四十岁了,方才说话的冯婶便是这男人的婆娘。他是下洼村里唯一的五短身材的男人,因为个子矮小,从小没少被人嘲讽。后来出了山,习了些武艺回来。脾气暴躁的很,因为懂些武艺,对自己家婆娘是非打即骂。不过,说起来,这冯氏也是活该被打的!那张嘴,总是源源不断地在村里制造各种谣言,没一刻消停的。一开始,大家也都还会劝着些。后来,因为知道冯氏也是活该,便歇了帮忙的心思了。这两口子,也算是村里的奇葩了。这样脾性的两口子,倒是生了个不错的儿子。儿子如今考了童生,正在镇里念学。如今正是冬假,便回了家过年。因为这孩子好学,今日村里有大热闹看,他竟也是躲在书斋里看书,真可谓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了。张笑笑听着身边的人给自己介绍,不由得回过头去,发现身后站着的人,竟赫然是今日在田垄间见到的那个与齐大哥一起的人,她记得好像是叫……“张三哥?”张笑笑朝着身后的人友善一笑。那人见张笑笑还认识自己,脸上竟浮上了一片红晕。张笑笑对这位张三哥的映像还不错。首先,这人
《邪王溺宠小娇妻》张笑笑免费全本小说txt下载
跟她是一个姓氏,八百年前说不定就是一家人。再者,这人说话直接,嫉恶如仇,倒是也颇合她的胃口。她就是喜欢直爽的人!此时见张三哥憨笑,她也只是轻轻一笑,便朝着罗宇方走了过去。他身上的东西还没有清理干净,只这一会儿,她便又清楚地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糊焦味。她实在想不到,一个母亲怎么会有如此险恶的用心,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下这样的毒手!另一方面,冯婶见罗宇方一把揪起了自家男人,一张脸瞬间苍白一片了。但要她对一个小辈服软,她又哪里能说得出口那种软话?顿时一张脸又因为生气而涨得通红:“老四!你是什么意思?你这是要用我家男人威胁我不成?兴你们家做得,旁人还说不得了?要我说,她就是个妖孽!就应该让这大火,将她活活烧死才好!”罗宇方听到这番话,一双眼睛微微眯起,眼睛中的冷芒看得冯婶脖子一缩,吓得后退两步。然后,她身后还站着旁人,这一退,便踩了别人的脚,顿时有人不满地叫了一声:“冯婶,你看着点儿!踩着我家平儿的脚了!”冯婶也不敢回头,只是胆怯地看着罗宇方。罗家老四是整个下洼村唯一的猎户,那是能空手打死老虎的人,是整个村里力气最大的壮汉,平日里看着和气,就算王氏怎么欺负他,也不见他跟谁红过脸的。谁能想到,他今日竟会突然发怒?王氏见罗宇方如此,有要将她好不容易引起的舆论压下去的趋势,顿时哭得越发凄惨了:“老天爷啊!天杀的啊!我们罗家,好端端的人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个混账东西呦!这叫我老婆子可怎么活呦!老天爷呀!你开开眼吧!劈死这祸乱我家的妖孽吧!”罗宇方听见王氏这话,顿时蹙起了眉头。张笑笑刚巧走过来,突然从地上捡了块石头,一把就塞进了王氏的嘴里,将王氏还要继续的恶言恶语都挡住,冷哼一声:“嘴脏死了!”她做完这个动作之后,便径直来到了罗宇方的面前。看到罗宇方身上的衣服上那两个又伸了许多的洞,她的一双秀美也轻轻地蹙了起来。咬了咬牙,她一把抓住罗宇方的另外一只手:“罗宇方,先别管他们了。”她说着,抓着罗宇方的手,看向人群中的齐大哥:“齐大哥,先借用一下你家,可不可以?”齐大哥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点头:“行!”说着,便率先走出人群,在前面带路。有了罗宇方方才的那一次发威,人群中虽然仍有人不满,却没有人敢拦住几人的路。罗宇方将冯家矮子放在地上,跟着张笑笑走出人群,走了好一会儿,他才疑惑地问张笑笑:“笑儿,怎么了?”张笑笑抿着唇瓣,却一言不发,身上散发的冷气,让罗宇方越发觉得奇怪了。笑儿似乎是生气了。罗宇方心中暗自忖度。张笑笑却一直抿着唇不说话,一直到进了齐家,她将罗宇方推入齐家的厨房。才一下子将他身上的衣服扒下来。然而,即便如此,他的胸口位置。却还是留下了黑黑的两个印记,而看形状。竟是两个巴掌印。齐大哥跟着两人进来的。此时见到罗宇方胸前的印记,顿时也是惊呼一声:“这是怎么回事?”而于此同时,罗宇方身上的那件衣服早已在张笑笑的手中“轰”地一下烧着了。张笑笑将罗宇方的衣服扔进了灶炉中。紧抿着薄唇:“齐大哥,不好意思,能不能借两身你的衣裳。”罗宇方的身材虽然比齐大哥的魁梧一些。但庄户人家。衣服本就都很宽大,所以穿在谁的身上,倒是也没有多大的区别。“诶!”齐大哥答应一声。转身出了厨房。在齐大哥去拿衣服的空档。张笑笑用清水将罗宇方胸前的黑印擦
《邪王溺宠小娇妻》张笑笑免费全本小说txt下载
洗干净。又上了药,心中一根紧绷的弦才松懈了下来。如今已是腊月寒冬。可她的额头上却还是渗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罗宇方有些心疼地抬手帮她擦拭着额角的汗渍。起先,张笑笑心中担心紧张。拽他的衣服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可是此时,危机解除,他健硕的胸膛就在眼前。张笑笑一抬眼便看到了。俏脸一阵通红,她连忙低下头去,不让罗宇方看到自己此时的窘迫。偏生罗宇方又温柔地替她拭汗,使得厨房里本就比外间高上许多的温度,越发地攀升了起来。“诶呦!不要脸的!居然躲在人家的厨房里做这种事情!老天爷啊!我罗家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就碰上这种不要脸的东西啊!”一声痛呼突然传来,打破空气中的静谧和*,也使得陡然攀升的温度在瞬间降了下去。张笑笑眉头一皱,下意识转过头去,果然就看到了王氏正领着她的儿子媳妇哭天抢地地在齐家的院子里,而他们的身后还跟着前来看热闹的人。王氏这一声哭叫,一下子吓醒了齐家两个才刚刚睡着的孩子。孩子哇哇地哭声从齐家的房子内传了出来。齐大哥本是进屋来给罗宇方寻衣服的,才刚找着衣服要送出去,就看到自己的两个心肝肉坐在床上,肉嘟嘟的小手摸着脸,哭得伤心。齐大哥顿时便恼了。向齐大嫂交代了一句,他抱着衣服便冲出了门。自家的厨房门口围满了人。人群的中心,王氏和罗家的人正一个个指着厨房里谩骂不止。听着从罗家人口中越来越难听的谩骂声,张笑笑垂在身侧的拳头紧了松,松了紧,半晌,她恨恨一咬牙,扭头看一眼罗宇方:“你是什么态度?”她毕竟是他救回来的,如今又答应了与他同进退,况且如今骂人的是他的家人,她当然要先看一下他的态度的。罗宇方脸上还带着面具,叫人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可那一双幽深如潭的眸子却渐渐的眯起,从中射发出一股冷冽的杀意。他没有说话,但眼中的神情却已经清楚地告诉了张笑笑他的选择。见他如此,张笑笑勾了勾唇角,眸子之中划过一抹嘲讽。“罗婶子,您能不能消停一些?这里是我家,你们吓坏我们家宝儿了!”齐大哥抱着衣服从人群中传过来,愤怒地瞪一眼王氏,然后将衣服递给了张笑笑。张笑笑连忙帮着罗宇方将衣服穿好。“我呸!齐老大,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要护这个狐狸精跟那个不要脸的么?我老婆子告诉你,今儿我话就撂这儿了!你跟这畜生不如的东西交好,老娘我跟你没完!”王氏一脸怒气冲冲地指着齐大哥的鼻子就骂。呸!这齐老大平日里跟那个扫把星最是交好的!平日里,那扫把星猎到什么好东西,都要紧着他们家送。我呸!不要脸的东西!王氏不止在嘴上骂,心里也将齐大哥骂了个狗血淋头。汉子本就不是善言辞的人,此时被一个老妇人如此胡搅蛮缠地谩骂,顿时只是气得一张脸通红,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张笑笑已经将罗宇方穿好了衣服。见此,她冷笑一声,清亮的眸子中射出淡淡的寒光,却叫人不敢造次:“呦!这下洼村是成了罗家的地盘了么?跑到别人家里这样闹腾,也不怕说出去被人笑话?”她一脸的嘲讽,眼睛却不去看王氏,而是在人群中一扫。那双轻灵的眸子只是那么淡淡地扫过,却叫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寒意。与她的视线撞上的人,顿时只觉得脚底板生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