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网络作者“侠名”倾情奉献的现代言情小说《继母苏茜》一直持续火爆,书中主要讲述了主角小明苏茜之间复杂暧昧的故事情节,故事的主要情节讲述了:爸爸去世时,小明才五岁,他的妹妹沈晴才三岁,正是懵懵懂懂的年纪,对男女之事自然是一窍不通。当时他把纯粹就是孩童的好奇心。那时候,他睡在床靠墙的里面,妈妈睡在中间,妹妹睡最外边。兄妹二人为了谁睡最里面争吵,小明总是胜利的那一方。

2020-6-12 2-32-59.png2020-6-12 2-32-59.png2020-6-12 2-32-59.png

精彩内容:

白天在酒店厮混还不够,晚上还要跑到这种地方来调情?

眼睁睁地看着苏茜挽着那男人的胳膊亲密地往“night”门口走去,战霆深握着方向盘的手背青筋暴起,用力程度昭示着他此刻内心极度的不爽。

重重地摔门下车,男人跟在苏茜身后,带着一身戾气进了酒吧。

“night”是会员制,没有老会员带着,新人根本进不去,。

苏茜也是为了偶尔工作应酬的需要,才想办法弄到了“night”的会员,这会儿却正好给安格斯行了个方便。

在门口登记好会员信息,苏茜松开了挽着安格斯的手。

“想不到这里搞得还挺正规。”安格斯赞叹了一声,拉着苏茜在一旁的吧台上坐下,眼睛立刻不安分地在四周搜寻起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老板,你正常点,别让人觉得你是个土包子。”苏茜无奈地摇头浅笑,跟调酒师要了两杯度数不太高的酒。

安格斯觉得苏茜的话很对,等调酒师送上酒之后就端起来跟苏茜轻轻碰了个杯子。

“回国快乐。”安格斯朝苏茜挤了挤眼睛。

苏茜愣了一下,也笑着回了一句:“欢迎回来。”

“好了,你的心意我收到了,谢谢你给我接风,接下来我们就单独行动吧?”安格斯突然起身,无比随意地拍了拍苏茜的肩膀,义正言辞地开了口。

“这么过河拆桥真的好吗?”苏茜笑骂了一句,因为熟知对方的性格,倒也没有真的往心里去。

嫌弃地摆了摆手把人赶走,苏茜背对着人群独坐在吧台处浅酌,背影看上去有些孤独。

战霆深将刚才两人的互动全程收归眼底,他扫了一眼开始四处勾搭美女的外国男人,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的嘲弄。

居然放任情人去和别的女人鬼混,该说她大方还是愚蠢?

战霆深抬脚正要走近,就看到又有一个陌生的男人走到了苏茜身边,看样子是要跟她搭讪。

“嗨,美女,一个人吗?”

耳边传来一道不怎么正经的男声,苏茜微微抬了下头,看到一个长相有点邪魅的男人正对着自己坏笑。

在这种地方落单,可能会遇到些麻烦,苏茜有些不耐烦,想要随口打发走男人,就听到又是一道低沉男声响起。

“不是。”战霆深想也没想就往前走了几步,当着陌生男人的面一把抓住了苏茜的手腕。

苏茜面带讶异地看向战霆深,显然没料到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她是跟我一起来的。”战霆深身材伟岸,站在那男人面前足足比他高了半个头,再加上他身上自带一股气场,一看就非常的不好惹。

陌生男人有些扫兴地摸了摸鼻子,识趣地离开了吧台。

四周原本还有很多落在苏茜身上的目光,在战霆深坐下的那一刻都非常遗憾地收了回去。

本来还以为是个可以勾搭的美女,没想到居然是个有主的!

“喂,你还想抓我的手到什么时候?”苏茜没有阻止战霆深打发走其他男人,因为她本来也不想被缠上,但她看到战霆深居然在自己身边坐下时,就感觉并不是特别美妙了。

战霆深顿了顿,下意识松了点力道,苏茜立刻趁机抽回自己的手。

“没想到日理万机的战总,居然也会出入这样的风月场所啊。”苏茜回过头去喝酒,语气里不自觉就带上了刺。

战霆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那个混血是你什么人?”

“混血?”苏茜很快反应过来,转头一脸戒备地瞪着战霆深:“他是我老板,你问这个干什么?”

“只是老板?”

“不然呢?”苏茜想也不想地怼道:“不然他还能是我前夫吗?”

战霆深:“我看到你们一起从酒店出来。”

“那是因为……”解释已经到了嘴边,苏茜却猛然惊醒,恶狠狠地瞪视男人:“你跟踪我?”

“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拒绝我。”战霆深猛地转头,目光紧紧锁住了苏茜。

“为什么拒绝,”苏茜突然笑了,“战总难道不是心知肚明?”

苏茜实在有点佩服战霆深,他居然还能这么坦荡地问她要理由。

“我不知道。”男人的声音低醇悦耳,说出的话却无比冷情。

苏茜被他一句话刺激地差点拍桌,用了极大的忍耐力才克制住了翻涌而上的情绪。

“你可以接受你老板,甚至连战诚阳也行,却独独拒绝我。”战霆深目光森冷,一字一句地询问苏茜:“你到底在跟我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

“你脑子没病吧?”苏茜都快被战霆深给气笑了,这得有多大的想象力才能脑补出自己是在对他欲擒故纵啊?

男人忍耐了一整天,本来就已经快要克制不住自己的占有欲,这会儿听到苏茜饱含奚落的话,额头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我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但我跟战诚阳只是合作关系,至于我为什么拒绝你——”

苏茜清冷的目光从男人阴沉的脸上扫过,红唇轻启,她一字一句地吐露出自己的真实感受:“我恶心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想跟你纠缠。”

她脸上的厌恶和仇视不似作伪,这还是战霆深第一次看见苏茜对他露出这样的眼神。

心里有个地方似乎在不断下落,一股暴虐的嗜血情绪涌上心头,让他猛地抓住了女人的手。

“你再说一遍。”他咬牙切齿地开口。

“我说我恶心你都来不及,你这样的人我巴不得早日跟你划清界……唔。”嘴巴突然被人堵住,苏茜猛地睁大了眼睛。

战霆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情绪失控,只是不想再从她口中听见那些让他生气的话,所以想也没想得欺身吻了过去。

苏茜反应过来之后就开始挣扎,眼睛里写满了厌恶。

但男人的力气向来很大,他干脆地单手抓住了苏茜的两只手腕压到吧台上,然后用另一只手死死扣住苏茜的下巴不然她再继续躲避。

熟悉的气息从口腔中传递过来,战霆深目光越发幽深,几乎是瞬间感受到下腹涌上一股热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