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更中的现代言情小说《倾城之巅》是由作者“侠名”最新创作的作品,书中的两位主角是阿峰和汽修厂老板娘莹莹,故事的主要情节讲述了:师娘和我被挤在了一个角落,她背对着我,而我的身高又比她高上那么一些,正好可以透过她雪白的脖子,看见领口下的那一抹春光。随着公交车缓慢起步,车身摇晃了一下。身体的本能让我不自主的往前顶了一下。

2020-6-12 2-42-55.jpg2020-6-12 2-42-55.jpg2020-6-12 2-42-55.jpg

精彩内容:

莹莹的话掷地有声,眉眼间也满是坦荡。

还不等战霆深表态,两人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小声啜泣,那是慕寒夏在隐晦地强调存在感,间接表明她的委屈。

“我们明明看到是那位女士将慕小姐推到地上的。”

“这人长得漂漂亮亮,没想到居然睁着眼说瞎话。”

“慕小姐真可怜,也不帮自己解释。”

果不其然,慕寒夏没说一个字,旁边的职员已经帮她说出了她想说的话,她对利用人心那一套早就驾轻就熟。

莹莹看战霆深的冷眉微皱,想必已然听信大半,便忍不住刺道:“你既早就断定是我的错,又何必多此一举要什么解释!”

男人深深地看着莹莹没说话。

阔别三年,莹莹真的改变不少,大概是在职场历练久了,身上也带着一股少有的强势,眉眼间的自信沉稳更为她增添了不少魅力。

如果把这样的她从高端扯落,再狠狠弄哭,想必会更加让人心动。

战霆深喉间滚动两下,突然感觉手腕处传来一阵轻微力道,男人转过头看向正低着头默默流泪的慕寒夏,眼里闪过一丝阴暗的光。

他当然知道慕寒夏在玩什么花样。

这三年来,他见识过慕寒夏不少手段,也早就摸清了她恶劣的性子,今天的事不用莹莹多说,他就知道肯定是慕寒夏先找她麻烦。

他张了张嘴,本打算表明立场,却突然听到旁边职员又在窃窃私语:“这位不是战总监领过来的吗?怎么跟慕小姐也认识啊……”

战霆深这才想起,之前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战总监新恋情”。

脸顿时黑了下来,男人上前两步,态度强硬地道:“道歉。”

“凭什么?”莹莹冷笑一声,直接怼了回去。

“凭你推了人。”战霆深黑着脸开口,语气中的冷意冻人。

两人直接杠上,气氛瞬间剑拔弩张。

慕寒夏心中得意,战霆深果然还是更看重她,愿意站在自己这边,而之前自己察觉到男人对莹莹的在意,估计只是错觉。

她抬手擦了擦眼泪,嘴角不自觉噙上一抹笑意。

慕寒夏的表情被莹莹尽收眼底,她看着女人惺惺作态的样子就觉得恶心,而在一旁纵容她的战霆深就显得更加可恨!

以前也是这样,慕寒夏往她身上捅刀,战霆深不但不责怪,居然还担心慕寒夏会不会累。

战霆深从没关心过她的死活,也根本不在乎什么真相!

莹莹心中的荒芜在那瞬间又经历一场火海,怒火几乎要将她的理智吞没。

为了不失态,她狠狠地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下,强迫自己冷静,而后给了对面两个戏精一个轻蔑的眼神,转身就想离开,却没想到手腕被男人猛地拽住了。

“不许走!”战霆深的声音阴沉恐怖,他非常不喜欢刚才莹莹望着自己的眼神。

仿佛自己在她心中没有任何份量,又仿佛自己是她最厌恶的人。

从前,莹莹看着他的眼神中总是透着一股安静的迷恋,他非常享受那种爱慕,以至于在女人离开之后,他还会时常想起。

男人的力气很大,莹莹尝试着往回抽自己的手,却根本没法动弹。

“你放开我!”女人的声音愤怒而不甘,她受不了自己处于被人压制的境地。

尤其压制她的还是她最痛恨的战霆深。

“道歉。道完歉就让你走。”

男人的声音不带一点感情,却透露出一股独断专行的蛮横。

他平日情绪从不外露,就算心中有再多不快也从不会表现地如此明显,而刚才他看着莹莹的眼神,专注中又透露出一股偏执,看得一旁的慕寒夏暗暗心惊。

她跟在战霆深身边这么多年,也从没见他对其他人露出过这种眼神。

那种仿佛在看自己所属物的专制眼神,就连慕寒夏也没见过。

心中的警铃大作,慕寒夏惊疑不定地望着起冲突的两人,脑海中各种念头翻涌。

“不是我做的事,我凭什么要道歉?!”莹莹怀疑自己的手腕处已经淤青了,对面这个该死的男人却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只知道袒护那朵小白花!

“这里有这么多目击者都看到了。”莹莹越是反抗,男人就越是不满,本来只是想要略微惩治一下她,现在却是逼迫她必须道歉。

莹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那是因为这些人都眼瞎!

两人的对峙实在太过惹眼,顿时引来不少公司职员的围观,窃窃私语声不绝于耳。

战霆深对那些指责声视若罔闻,可莹莹却不能坐视事情恶化,她身为职业猎头,以后还要在圈子里混下去,可不能先坏了自己的口碑。

就在她刚要开口解释的时候,慕寒夏突然凑过来挽住了男人的胳膊。

“战,算了吧,我想夏小姐应该也不是故意的。”慕寒夏察觉到不对劲,现在只想减少他们之间的接触。

战霆深皱了皱眉,转头看向慕寒夏。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你们不必因为我起冲突,况且……夏小姐本来就对我有恩,她对我怎么样我都不介意。”说完这句话,慕寒夏还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美人泪中带笑,是个男人都不忍心看她受伤。

莹莹却干脆地翻了个白眼。

慕寒夏果然不愧是一朵盛世白莲花,示弱的手段简直无所不用其极,让莹莹自愧弗如的同时又不由有些佩服。

她每天来回两张面孔,就真的不怕哪天翻了车遭群嘲吗?

那群好事的围观群众又爆发出一阵感慨,看向莹莹的眼神中也不由带上了一层鄙夷。

这样下去,她的名声非得被慕寒夏几句话搞臭了不可。

“不行!”战霆深却没管慕寒夏的请求,眼神阴沉沉地注视着莹莹,一字一句地开口:“必须道歉!”

“必须道歉”这四个字一说出口,围观者无不感叹一句战总对慕小姐用情极深,但听在莹莹耳朵里,却只觉得无比讽刺。

战霆深这人,果然只会为自己在乎的人偏执,今天这事想必也无法善了。

“你确定?”莹莹突然收敛了全部怒气,用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向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