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网上热度持续攀升的现代言情小说《倾城之巅》由峰峰说说网免费提供,书中的主人公是阿峰和汽修厂老板娘莹莹,故事的主要情节讲述了:正好这天是师娘的生日,不过师傅临时有事出去了,师娘就叫上我一起去买菜。来到修理厂快一年了,那我也存了一些钱,今天是她生日,我准备送她一件礼物,可想来想去,也没想到送她什么。“阿峰,公交车来了,快上车。”下午的公交车显得格外拥挤,下班的人已经挤满了整个公交车,香水味和汗臭味让里面的味道显得格外难闻。

倾城之巅修理厂-阿峰和汽修厂老板娘小说免费阅读 倾城之巅修理厂-阿峰和汽修厂老板娘小说免费阅读 倾城之巅修理厂-阿峰和汽修厂老板娘小说免费阅读

精彩内容:

男人狠狠皱了下眉。

 

他不知道莹莹为什么还能这么镇定自若,这种事情脱离他掌控的感觉让他眉头锁得更紧。

 

趁他愣神的片刻,莹莹猛地将男人的手甩开,直接从包里掏出一只录音笔,她动作轻巧熟练地转动了一下笔杆,示意慕寒夏和战霆深去看那正闪着红点的开关。

 

“我突然想起来,刚才在楼上给一个职员做简单的需求采访,录音笔忘记关了。”莹莹的目光在突然变色的慕寒夏身上扫过,唇角止不住微微上扬。

 

战霆深望着她的笑颜,眼神突然怔忪了一下。

 

“这录音笔是我特意从国外买的,功能非常强大,想必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被如实记录下来了。”莹莹饶有兴致地看向慕寒夏,眼底蓦然浮上一股决绝之色:“不想让我把真相公之于众,就不要再纠缠我!”

 

慕寒夏在外人眼中的形象向来无懈可击,若是让其他人知道她的真面目……

 

她的呼吸骤然加重,拉着战霆深的手下意识用力。

 

慕寒夏不能看着自己的人设崩塌,收起了刚才柔软小白花的架势,转头一脸认真地看向战霆深:“战,刚才可能是我自己太敏感,所以没有站稳,夏小姐并没有推我。”

 

莹莹的录音笔一亮相,战霆深就猜到了会有这样的后果,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莹莹那副冷笑着的表情,心里十分介意。

 

“你确定?”他忍住又跟慕寒夏确认。

 

慕寒夏咬了咬下唇,脸上表情可怜兮兮,眼底却尽是恶毒刻薄。

 

“是的,不是夏小姐的错,是我自己摔倒的。”慕寒夏心情恨极,却在莹莹威胁要把录音公布之后,必须做出澄清。

 

莹莹听到慕寒夏的话,不由发出一声嗤笑。

 

她倒是没想到慕寒夏这么轻易就道歉了,还以为她会跟自己刚一波,不过这样看来,慕寒夏真的很在乎外界对她的眼光。

 

“就连慕小姐都这样说了,现在我能离开了吗?”莹莹看向战霆深,话里难掩嘲讽和嫌弃。

 

男人不满她说话的态度,正要说话,助理却从一旁匆匆赶来。

 

“战总,车已经备好了。我们约定的时间快到了,需要赶赴下一个行程。”助理有些焦急,他知道这时候打扰男人不好,但时间真的不能耽搁。

 

战霆深要去见的那个客户非常重要,之前他约了好几次才终于成功了一次。

 

这事只能暂时搁置,但战霆深依然不满足,他目光深沉地打量了莹莹好一会儿,才出言发出警告。

 

“离战诚阳远一点。”否则,他能把战诚阳打发去隔壁市出差,就能把他打发出国,以后再也不让他出现在国内。

 

猛然听到这句警告,莹莹在瞬间就提高了警备。

 

她几乎要以为战霆深看破了她的意图,自己准备报复他的行为已经暴露。

 

战霆深没说太多,目光轻轻扫了一眼慕寒夏,不满地丢下一句:“你以后少来公司。”

 

慕寒夏僵硬地扯了扯嘴角,低声撒了一句娇:“我……我想来找你一起吃饭嘛。”

 

男人没理会慕寒夏,最后深深望了莹莹一眼,在助理急得满头大汗时,终于提步离开了。

 

望着男人伟岸的背影,慕寒夏抓着手提包的手狠狠绞了一下包带,白皙的掌心都被皮革划出一道道红痕才缓缓松开。

 

刚才战霆深对莹莹的警告,她听出了隐藏在背后的意思。

 

慕寒夏听说了男人今天临时把公司高层召集起来开会的事,包括临时颁布的那道条令,还有突然打发战诚阳去外地出差,这些种种异常举动,无一不在昭示着一个事实——战霆深非常在意莹莹。

 

或许,战霆深根本就是看中了莹莹,他只有在面对自己所有物的时候才会表露出这么强大的攻击性。

 

一切都让慕寒夏心生不甘,她目光阴沉沉地瞪着莹莹,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莹莹彻底消失。

 

战霆深只能是她的!

 

一旁的莹莹见事情总算平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其实刚才那只录音笔的开关是她临时趁大家不注意,在包里的时候偷偷按亮的,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录音,慕寒夏之所以被唬住,只不过是因为她太过在意自己的形象。

 

她本想离开,却冷不丁对上了慕寒夏阴冷的目光。

 

若是以前,莹莹可能还会有几分吃惊,但见识过慕寒夏的歹毒阴狠,她现在一点都不意外慕寒夏会对自己的存在恨之入骨。

 

“慕小姐,下次演戏的时候,可千万要小心防备,别再让人抓到任何把柄了!”莹莹对慕寒夏同样痛恨,立刻抓住机会奚落。

 

慕寒夏听到莹莹的话,突然勾起了一个灿烂的笑。

 

莹莹一看到她露出这种假笑就全身起鸡皮疙瘩,心中的不屑更加浓厚。

 

“你放心,我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在同一个地方栽倒两次呢?”慕寒夏的声音非常温柔,但语气中透露出的狠辣果断却叫人吃惊。

 

莹莹不再像以前那么无知小白,已经有了点自保的能力,但慕寒夏真想要对付自己,恐怕她也无法时刻提防。

 

“我现在可以走了吗?”莹莹状似客气地询问,却根本只是知会她一声。

 

惹不起躲得起,莹莹深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道理,也没再跟慕寒夏起其他冲突,拎上自己的包就扬长而去。

 

慕寒夏望着莹莹远去的背影,目光微微闪烁。

 

她想了想,从包里翻出手机,找到通讯录中的某个人,直接将电话拨了出去。

 

“喂,是我。”慕寒夏边打电话边往外走,顺便拿出墨镜戴上,遮挡住她恶毒的目光,“我要你帮我去盯紧一个人。”

 

电话那头的人应了一声,慕寒夏委身上车,姿势霸气地靠坐在豪车椅背。

 

“她叫莹莹。”慕寒夏的语气极冷,紧接着直接掐断了电话。

 

她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栽倒两次,上一次没有注意,叫莹莹直接跑了,这回莹莹主动回国送上门来,她可不会再给对方逃跑的机会!

 

她一定要把这个祸患彻底铲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