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医妃又美又飒大结局小说叶飞鸾姬束全章节阅读

绍成十七年,除夕,雨夹雪。

今天是我穿越的第三天。

这里是大成国,一个不存在于蓝星任何史书的朝代。

我在皇宫,确切地说,是御膳房。

我打算从今天起开始写日记,来记录我的穿越之旅。如有后人也穿越至此,或可作为生存指南。

大概介绍下,我现在的身份是御膳房的一个十六岁的小太监。

遗憾的是,我是真太监。

可能前世太渣了吧,我曾经……(省略号代表一百八十五万字),这可能是报应。

但是我现在身残志坚,精神状态良好,展现了穿越者应有的风貌。

并且我想搏一搏,看能不能当个权倾朝野的大太监。

好了先不说了,我该给赵公公去打洗脚水了。

PS:下午看到昭曦宫的小主萱妃路过,长得很不错,可惜没鸟用。

绍成十八年,大年初一,小雪。

宫里过年也不过如此,可能外面更热闹一些。

这两天我总感觉这趟穿越吧,好像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

是了!身为穿越者,我竟然没有系统。

没有系统的太监,还怎么权倾朝野,我现在也有点怀疑。

虽然我饱读诗书,才华横溢,文韬武略,玉树临风……但是我发现我狠起来连自己都骗。

玉树临风是真的。

不过今天有个好消息。

午饭时打翻了一个碗,赵公公要打我,正好被敏妃看到了,敏妃帮我说了句话,这顿打就逃过了。

敏妃贼鸡儿好看,我感觉她有点喜欢我。

如果他妈的,我不是太监的话!

绍成十八年,大年初九,晴。

今天get到一个惊天大八卦!

皇帝这十几年来沉迷修剑,竟然不近女色!

所以后宫这些妃子,只要是近十年内进宫的,很可能都是雏儿!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消息后我忽然激动了一下子。

但是我在激动个什么?有鸟用?

绍成十八年,大年初十,阴。

今天御膳房的小柜子被调去后宫了,哭得稀里哗啦的,很惨。

问了下才知道,原来他去的是乾西宫,据说那里贼特么邪性,谁去谁死。

只要是带把的,或者曾经带把的,在里头都活不过一年。

原因不得而知,但很容易引人遐想。

无论如何,祝福他吧。

绍成十八年,大年十二,大雪。

今日无事,老实干了一天活(洗菜和拖地)罢了。

想起去年这个时候……啊不对,应该说是在原先的时空,最后一个大年十二的时候。

我记得很清楚,我在酒吧搭了一个超正的妹子。

我们在卫生间交流了一番之后,意犹未尽,又去了家里。

当时我女朋友应该是在出差的,但是当打开家门之后……我知道,我后悔了。

她说本来是想给我一个惊喜的,但我知道我不配。

总之事情闹得挺轰轰烈烈、万马奔腾的,像极了爱情。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一直回忆这些。

可能是想家了吧。

如果能重来,我想做个好人。

绍成十八年,大年十三,晴。

说出来可能没人信,景王跟熹妃有一腿。

消息是小柜子透露的,他说亲眼看到景王从熹妃的房间走出来,到了门口还在整理衣服。

小柜子现在不做人了,破罐子破摔,后宫的事什么都敢往外讲。

听小柜子说,景王喜欢逛后宫,到处勾搭妃子是公开的秘密。

我猜皇帝不可能不知道,但为什么不管呢?

这就是伟大的父爱?

好像说不通,毕竟绍成帝的无情是出了名的,据说被他斩掉的皇子就有五六个了。

这后宫总是古古怪怪的。

绍成十八年,正月十五,元宵节。

今天是元宵节,宫里很热闹。

据说皇帝办了个赏月诗会,京城的才子都参加了,不少嫔妃们也参加了。

听喜子说,诗会挺热闹的,不仅有才子还有佳人!

其实我很想去现场背几首古文的,为此昨晚我重新默写了一遍苏轼的那篇《水调歌头》,大概默写出了三分之一。

不过我觉得也足够我获得一些头衔了,比如大成诗坛最后的遮羞布什么的。

我知道这有风险,但还是想搏一搏,毕竟我现在别说底裤,就算底裤里面也什么都没有了,还怕个鸟?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侍卫林大头告诉我,身为御膳房的太监是不能随意出御膳房的,除非领头太监特批。

可明显赵公公那没卵蛋的老东西,是指望不上的。

我把《水调歌头》三分之一残卷以及《将进酒》二分之一残卷全烧了。

从此之后,大成诗坛再无遮羞布。

绍成十八年,大年十六,有小雪。

靠!

幸好昨天没去!

听说诗会上有个才子做了一首五言绝句,含沙射影地说朝廷“复兴百家”是自掘坟墓,结果皇帝一怒之下抄了他家满门,还连同吹捧过那首诗的几个才子也全部都斩了。

其实都说绍成帝冷酷,但是感觉他也想有所作为,要不然就不会有这么大勇气来改革了。

只是现如今大成国一天不如一天也是事实,绍成帝看起来像个亡国之君。

我这人刚正不阿,有一说一。

话说应该没人能看懂我的字吧?这世界的字和繁体字有点像,但完全不同。

绍成十八年,正月二十八,晴。

今天是悲伤的一天。

后宫传出来的消息,小柜子昨天夜里死了。

据说是夜里不知怎么的,就上吊自杀了。

虽然他体质弱,但大家都认为他挺过半年应该是有的,可没想到他只坚持了半个多月。

现在整个御膳房里人心惶惶,因为他死得太快,下一个还得在御膳房里挑。

我倒不是太慌。

毕竟当太监也没什么意思,多活几天少活几天又如何?

鸟都没有的人,还有什么好失去的呢?

难道我会怕?

绍成十八年,正月二十九,晴。

擦!

我真的被选中去乾西宫了!

曹蛋啊,鸟都没了,就不能让我多活几年吗?

完了!

这篇日记可能是我的绝笔。

我把一两二钱的银子藏在了东花园的假山下,有缘人如看到就去取了用吧。

很抱歉,来了半个多月并没有什么建树,给穿越者丢脸了。

另外说一句,还是别写日记了,没鸟用。

正经太监谁写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