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震惊!天道剑君他被白莲花俘获了全章节阅读

林声笙一身大红嫁衣独坐床头,新婚之夜枯等了一宿。

天亮时宝琴骂骂咧咧的进来:“新婚之夜都留不住剑君,你以后还有什么出息?”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跟你来受这委屈,本以为跟着你到司寇家能过上好日子,现在看来还不如在家待着!”

林声笙面上不见委屈也不见愤怒,从容的取下头饰换下嫁衣:“剑君昨夜为何没来?”

不慌,半点不慌,甚至求之不得。

林声笙昨晚一穿越就发现自己成了出嫁的新娘,原身叫林笙,林家是个小门户,本来跟司寇氏这样的大世家是八竿子也扯不上的关系。

但她有对一心卖女求荣的父母,外加机缘巧合运气爆棚救了司寇剑君一命。

林父林母挟恩逼迫司寇剑君娶原身,这才有了这桩婚事。

宝琴冷哼:“陪韩丹师对弈去了!林笙啊林笙,你怎么能那么没出息呢,长了这么张脸也不知道用,剑君不来你就只会在屋里傻等,你就不能主动些吗?那是你自己的夫君,你自己去抢回来啊,你还指望人家自己过来不成?!我要是……”

她要是也长了这么一副好样貌能怎么样?

宝琴说不出来了。

再美的容貌也跟韩丹师抗衡不了啊,韩凌雪是天赋卓越的丹师,还是十大宗门之一的碧霄宗的一峰之主,有身份有地位。

是个男人都不会为了一个·林攀附上门的女子笙·得罪韩丹师这样的人物。

林声笙没搭理无能狂怒的宝琴,换下繁复的衣裙,洗干净脸上的妆容。

到了此刻林声笙才知道自己如今长了什么样的相貌。

肌肤胜雪,眉若远山,翦水秋瞳,一个样貌精致美艳的美人,祸水妖姬那卦的。

难怪不待见原身的宝琴都无法在原身的样貌上说出不对来。

林声笙以前是个演员,靠脸吃饭的她都在这张脸上挑不出毛病。

带着欣赏的心态端详完自己的容貌,林声笙才转头去看宝琴:“韩丹师与剑君是至交好友,宝琴你怎么能因为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责怪他们?”

“哈?”宝琴麻了。

神他妈的至交好友。你的至交好友会在你新婚之夜把你叫走不让你去洞房吗?

更别说韩凌雪是个女子,新婚之日拖着新郎,让新娘子独守空房,安的什么心谁能看不出来?

宝琴要被林笙这智障气裂开了,她还不知道该怎么发作,就听林声笙从容不迫的开口:

“此刻去埋怨这些没有意义,你知道我们眼下最要紧的是什么吗?”

宝琴一顿,被林声笙这一切尽在掌控的气度给震慑到了。

宝琴就是个纸老虎,她在林家也只是林母身边的婢女,靠着些小聪明日子过的比林笙顺遂。

本来以为跟着林笙到司寇家,她能凭着自己的小聪明能得到更多的资源。

但剑君连林笙都不管,她一个婢女又能获得什么资源?

宝琴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林声笙的从容莫名给了她力量。

“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该吃饭。”

宝琴:“……”

林声笙问:“你难道不饿吗?”

宝琴:“……”

老天爷,她到底在对林笙期待什么?

宝琴已经木了,双眼无神的跟在林声笙身后去……找吃的。

司寇氏的当家主人住在凌烟峰,林声笙住的就是凌烟峰的侧峰。

距离主峰得走上个把小时,一路过来林声笙半个人都没看见。

不得不说,修仙的世界风景是真好。

青山绿水鸟语花香,林声笙看见远山上有一缕溪水流淌,她看的心情好。

看半山腰的云雾缭绕,她看的心情好。

花朵都感觉开的格外鲜艳。

空气中带着不知名花香,很是好闻。

宝琴的心情就跟林声笙不同了,她看着林声笙笑眯眯的望着这处,笑眯眯的望着那处。

宝琴觉得好愁。

“一路上半个人影都没有,可见司寇家根本不重视你,连个引路的人都不曾给你安排,你在高兴什么?”

林声笙瞥了她一眼:“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搁谁被狗皮膏药赖上能高兴?

林声笙从原身的记忆中得知,这世间三大世家,十大宗门,外加一个帝国,权利顶峰的都是活了上千年的骨龄,只有司寇显不到两百岁。

当初林笙救了司寇显,司寇家也不是不答谢,司寇显的大弟子郁澈还准备收林笙为徒的。

讲道理,成为郁澈的徒弟绝对是最好的一条出路,林声笙若是能在那会儿穿越,说什么都要将这条路抓死。

但在林父林母眼中,女儿有出息哪里比得上女婿有出息。

女儿能力强了心就会野,心野了就不受控制。

但若是女儿能勾住女婿的心,那他们控制住了女儿就等于控制住了司寇氏啊。

于是又哭又闹各种道德绑架说林笙的声誉毁在了司寇显手里,司寇显必须负责。

林笙被父母欺压惯了,纵然有反抗的心,也没有反抗的力气。

林声笙没把司寇氏的冷待当回事,到了主峰才终于瞧见了人影。

一名女子候在主峰,看见林声笙过来,对方愣了一下,眼底有抹嘲讽划过。

不过很快就调整好表情,客气的走了过来:“不知姑娘是谁,怎么会走到剑君居住的凌烟峰来?”

林声笙把对方的嘲讽看在眼底,面上依旧礼貌的道:“我是剑君昨日刚过门的妻子,是来询问侧峰饭食的。”

女子显然没料到林声笙的态度能这么平和。

顿了一下后才诧异的道:“你便是林姑娘?哎呀,这都天亮了呀?实在是抱歉,昨日剑君与我师傅对弈,竟是将时辰都忘了。”

所以这是韩凌雪的弟子?

这演技,好尬,好做作。

林声笙面上端起平和的笑:“无妨,人生难得遇知己,剑君有此好友,实乃人生幸事。”

女子:“……”

她仔细打量林声笙,但是不管她怎么看,林声笙脸上都没有半点不甘或者委屈。

女子不甘心的添柴加火:“林姑娘真是个懂事的人,我家师傅与剑君一直就是好朋友,可恨外面那些人胡乱揣测,说什么剑君对我家师傅爱而不得,真是……哎呀,我说这些做什么,林姑娘是明白人,不会像那些肤浅的人一样误会剑君与我家师傅的关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