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味黑巧写的小说艾晴天柏誊岁最新阅读

黑暗中,凤吟晚的手腕被牢牢钳住,男人极具侵略性的双唇覆上来,硬生生将她的疑问堵在口中。

仅一瞬,凤吟晚便搞清了状况。

娘诶,有人在亲她!

男的!

活的!

刚穿过来就这么劲爆吗?

“嘶啦”一声,衣裙被粗暴撕开,身前一凉,凤吟晚当即惊醒。

“唔唔唔——”

男人的身子颀长瘦削,精健有力,轻易便将她制住。

她拼了命想挣扎,可四肢却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力气。

下一刻,剧痛铺天盖地般袭来,凤吟晚身子一阵痉挛,险些昏死过去。

意识混沌间,一段记忆骤然涌入脑中。

“嬷嬷,咱们当真要这么做?她可是王妃啊……”

“什么狗屁王妃!秦姑娘可是吩咐了,今日王爷回府,咱们一定要给这丑女人备下份厚礼!”

“赵四人呢,来了没有?快把这女人先扔进去!”

耳畔婆子粗哑的嗓音淡去,凤吟晚气得一阵抽抽,顿时清醒过来。

她这是赶上穿越了!

现下这具身体不再是21世纪的神医圣手,而是靖朝将军府家的嫡小姐。

原身自幼爱慕墨王夜听澜,一月前才凭着道圣旨嫁入王府,因为是被迫娶她这个丑女,成亲当日,夜听澜堂都没拜便领兵出征,至今未归。

而那婆子口中的“秦姑娘”,便正是他青梅竹马的白月光——秦如怜!

凤吟晚咬咬牙,看着身上姿态猛烈的男人,眼底简直要冒火。

这个歹毒的白月光,嫉恨原身能嫁进墨王府,竟然叫人在夜听澜回府前毁了原身的清白,当真是心如蛇蝎!

她强撑起一口气,摸过一旁的铜柄烛台便对着男人狠狠敲下去。

男人闷哼一声,软趴趴倒了下来。

凤吟晚一脚将人踹下榻,连忙拢好衣裳起身离开。

……

刚回院子,一个小丫鬟便急急迎上来。

“小姐,您到哪里去了,奴婢……”

话未说完便见着凤吟晚这副情形,当即大惊,“小姐!”

认出这是原身从将军府带过来的丫鬟玉屏,凤吟晚有气无力摇摇头,“别声张,去帮我打些热水来。”

玉屏还算乖觉,心疼地瞧了她一眼,便提起水桶悄声往外去。

原身虽为王妃,住的地方却十分偏僻,房中配置更是简陋得连下人都不如。

凤吟晚一眼便扫了个大概,当即冷嗤。

这群见风使舵的东西,还真是半点没少克扣。

玉屏很快便将水备好,身子被温暖的水流包裹,凤吟晚紧绷的神经才稍有缓解。

她忍着剧痛将身子清洗干净,垂眸却瞧见身前青紫斑驳的痕迹,眼底止不住有些泛冷。

好歹原身也是奉了旨嫁过来的,背后还有将军府撑腰,正儿八经的王妃却被这般作践,不加倍奉还回去,她都替原主死不瞑目!

“玉屏,那小白莲可在府上?”

玉屏正疼惜地瞧着她身上的淤青,听到这话微微一愣。

“听前院的人说,她今日一早便进宫陪皇后娘娘去了,小姐,怎么了?”

凤吟晚眼眸微闪,刚准备开口,房门却被一个婆子粗鲁地推开。

“王爷都回府了,王妃怎么也不前去迎接?真是没规矩!”

她闯进来得太过突然,凤吟晚还泡在浴桶里,香肩皆暴露在空气中。

婆子冲上前,一眼瞧见她身前暧昧的红痕,当即两眼一瞪,扯着嗓子惊叫出声。

“哎呀,王爷快来看呐!王妃背着您偷人!”

这声音粗哑刺耳,与先前脑中的一般无二,凤吟晚美眸一眯,还不等动作,高大英挺的身影从门外闪进来。

男人眉眼深邃,面容冷峻,一袭玄色华服,贵气天成却清冷摄人,对上那双寒凉如墨的眸子,凤吟晚心狠狠一紧。

夜听澜?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仅仅愣了一瞬,凤吟晚又扬眉。

呦,额上还裹着纱布呢。

这是负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