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养子秦凡小说 豪门养子秦凡免费阅读

“废物,快开门,我要……受不了了!”

听到嫂子着急的喊门声,秦凡赶紧将供香插好,起身去开门。

门外,两位漂亮女人登拉着身子靠在一起。

左边的女人一头亚麻色大波浪卷发,穿着黑丝的美腿修长笔直,十足的女王范。

秦凡面色一沉,这是嫂子的闺蜜刘雅,经常带嫂子去酒吧、KTV。

右边的就是嫂子苏蕊,黑色高马尾,一身职业装,175CM的模特身高份外出挑。

此时她面色通红,眼神迷离。

“嫂子,你怎么又喝那么多酒?”

秦凡伸手想要去扶苏蕊,与此同时白了一眼大波浪女人,小声嘀咕:“以后能不能离我嫂子远点?”

“啪!”

苏蕊一巴掌甩在秦凡脸上,声音清脆响亮。

“什么时候轮到你个废物来对我指手画脚?你不过是秦家养的一条野狗!”

大波浪刘雅也像是得到了许可,踩着高跟鞋来到秦凡面前。

“不知所谓的狗东西!让你嘴贱!”

“啪,啪!”

刘雅的两巴掌打的秦凡火气直窜。

他刚想发作,就见嫂子往厕所跑去,哇哇的吐了起来。

秦凡赶紧跑去倒了一杯白开水,看着蹲坐在马桶边狼狈的嫂子,他忍不住眼眶泛红。

十五年前秦家老爷子去孤儿院,将年仅五岁的秦凡带回收为养子。

老爷子活着的时候对他视如己出,秦家众人也没多说什么。

可三年前老爷子身体突然就不行了,秦家开始没落,股价大跌,内部分化、派系林立……

老爷子瘫在床上两年,生活不能自理,但那时所有人都忙着争家产,只有秦凡一人守在跟前。

一年前老爷子去世,偌大的秦氏集团也正式解体。

百亿资产被瓜分一空,可有五十多亿去向不明,所有人都认为那五十亿被老爷子偷偷给了秦凡的大哥秦坤。

可秦坤本身体弱,又常年嗜赌,沉迷酒色,老爷子去世不久后他也死了,五十亿没见着,却留下了一百多万的赌债和新婚一年的妻子。

嫂子只比自己大三岁,本以为嫁入豪门,却落得这个结果。

秦凡想想都觉得心疼。

嫂子不容易啊!自己受点气算什么?

“嫂子,喝点热水你的胃会舒服点。”秦凡将水杯递过去。

苏蕊扭过俏脸,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滚!看见你我更想吐!”

她一把将水杯打掉,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热水撒在了秦凡小臂上,红肿了一大片,他咬牙忍什么都没说。

害怕苏蕊被玻璃渣子伤到,他赶紧蹲下去捡。

看到这一幕,刘雅双手抱怀,靠在门口,玩味的笑

“你别说,这野狗虽然晦气了点,但还挺乖哈,怎么打骂都没个屁。”

晦气!野狗!似乎成了秦凡的代名词。

秦家人讲究气运,所有人都认为秦凡是扫把星,是他害得秦家没落,是他克的老爷子以及他哥哥早逝。

所以这些年他受尽白眼,活的犹如一条败狗。

苏蕊用水漱了一下嘴,冷哼一声,向客厅走去。

二人坐在沙发上,修长美腿随意的往茶几上一搭,慵懒且魅惑,活像俩女王!

秦凡扭头扫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个刘雅每天跟着嫂子混吃混喝,一个月前更是把行李都搬了过来,看样子是打算常住。

平时不光要忍受嫂子的辱骂,现在又多了一个闺蜜。

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死狗,赶紧打两盆洗脚水来。”客厅传来刘雅的声音。

秦凡轻叹一声,随后打了两盆温水来到客厅。

看着沙发上两个堪称极品的女人,秦凡很无语。

这真是没拿自己当男人看啊?

刘雅一边脱着黑丝袜,一边说道:“蕊姐,今天那老王虽然年纪大点,头发少点,但家里资产数十亿,我觉得你不该拒绝他。”

“你把我当什么了?我好歹是百亿秦家的儿媳妇,区区十亿而已,更何况我都可以叫他叔叔了。”

苏蕊不屑一笑,美眸中的自信油然而生。

刘雅将丝袜扔到一边,情不自禁的咧了咧嘴角。

“姐们,咱现实点好吗?秦家已经崩塌,你也不是百亿少奶奶了,一个星期以后刘四爷就会上门讨那一百万,你觉得现在还能指望谁?难道是我?”

说着,她纤指指向秦凡。

“还是他这条废狗?哈哈哈!”

闻言,苏蕊眼神逐渐黯淡,最后化作一抹晶莹流下。

这一年来,她到处借势,想要让秦氏东山再起。

可是树倒猫物散,不光曾经那些合作过的老板对她冷眼相待,就连秦氏的那些本家都是闭门不见。

秦凡知道下一刻嫂子就会将火发到他身上,怪他无能,怪他混吃等死。

可自己一个养子,没钱没身份,又能怎么办?

他赶紧将洗脚盆放下,转身便要走。

“什么味?你在家里干嘛了?”苏蕊皱眉,环顾四周。

秦凡小心的指了指电视柜上的香炉。

“今天是爸的忌日,所以我点了一炷香。”

今天他去了墓园,秦家众人没有一个人到场。

只有他一人从早上坐到天黑,到现在饭也没吃上。

“赶紧扔出去,信不信我给你砸了?”苏蕊很生气,一脚将水盆踢翻。

她对老爷子成见很大,百亿家产居然没给她这个儿媳妇留一分。

眼看苏蕊向香炉走去,秦凡抢先一把抱着香炉跑回了房间。

他将门反锁,将香炉小心翼翼的摆在了窗台上。

随后三叩首,重新上了一炷香。

“爸,对不起,是凡儿无能,连给你上柱香都要躲着。”

“虽然我是秦家养子,可是您将我养大,待我如亲生,给了我优质的教育和环境。”

“子欲养而亲不待,活着我没能力孝敬您,死了我一定护你周全,每年清明、忌日,我都陪着您!”

秦凡轻声呢喃,眼角不禁滑落泪珠。

门外传来苏蕊和刘雅的踹门声,秦凡捂着耳朵假装听不见。

不管明天怎样,今天他一定要陪着父亲。

手机在兜里震了起来,秦凡拿起一看,尾号6个8。

“喂?”

“秦凡先生是您吗?我是您的私人理财专家,您有五十亿的遗产于一年前由秦山河老先生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