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强枭雄 (全本小说) 宁尘夏雨柔全文免费阅读

前方炎黄、异族禁行!

炎黄、北疆边关、天荡山。

一道伟岸如万丈高山气势的身影,站在山巅之上。

尔等再往前一步,杀无赦!

腰间青锋出鞘,剑指前方,剑指之处十尊

至尊悄然出现,宁尘眸中杀意盎然,杀机锁定。

狂妄!

十尊至尊战神不屑一顾,哼哼冷笑。

宁尘一人也敢说如此大话?

可笑至极!

北境帝主,今日就让吾等来讨教一下您的本事,看看是否和传闻中那样厉害。

桀桀桀,北境帝主将会成为历史!

且看吾等是如何击败你的!

杀了你,我要将炎黄的女人俘虏,成为我军的玩物!要你亲眼看见,她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模样,哈哈哈哈!

和将死之人废话那么多做煞?杀!!

前方,十道身影身上煞气翻腾,气吞万里如虎,血光闪闪竟有邪恶气息!

也罢,今日宁某斩十至尊,一举入神!

诸君,且听龙吟!

山巅之上的身影,口中的声音冰冷,贯彻九霄,如真龙动怒咆哮,一瞬间气势碾压对面十人,身影风驰电掣,瞬息之间剑光闪烁。

这一战,打了足足一天一夜。

暗中,无数道目光注视。

但,仅仅是战斗余波都让人只可远看,不可近观。

一天后,一条震惊世界的消息传出。

炎黄历公元二零二二年,一月初大雪。

北境帝主。

以一战十,斩尽十大至尊。

十尊至尊麾下百万大兵皆被戮杀!

无一生还!

北境、雁门关外,十尊至尊战神首级高悬,至尊尸体皆被送回敌国,用于震慑。

北境帝主举世无双,威震天下!

吾炎黄疆土,异族禁行!

北境帝主举世无双、威震天下!

吾炎黄疆土,异族禁行!

声浪一重更高一重,不绝于耳,天地之间回响,不到一柱香仿佛如烽火狼烟一般传遍炎黄一省一市一县一村。

炎黄太平,我也该回去看看了。

宁尘褪去蟒袍,换身轻便的运动服,这番模样,任谁也不会想到,他竟然是那北境帝主!

目光凝视南方,仿佛能瞧见万里之遥的雍州城,那里是生他养他的故土,那里有着他的父母,有着他的兄长,有着他的爱人,还有亿万万他舍去性命都要保护的人!

吾等恭送帝主!

百万龙军,皆弯腰过半,俯首恭送!!

半日后、徬晚,云霞满天。

宁尘一脚踏出机场,望着高楼林立的雍州城,他的内心竟然有些近乡情怯。

义父义母。

大哥。

雨柔。

你们是否安好?我宁尘回来了!

宁尘深深吐出一口气来。

他是雍州风家养子,义父义母和兄长,待她视如己出,如同亲生的一般,风家二少的他坐拥数十亿家产,可谓是在云端一般。

夏雨柔,姿色在雍州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宁尘之所以看上她是因为在被风家收养前,他发生过一次意外,差点就被烈火烧成灰烬。

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女,不顾一切的闯了进来将他救走,那年他八岁!

那个女生的模样,他无论怎样都无法回忆起,但那个女生手上的手串让他一辈子忘不了!

而那个手串出现在夏雨柔手上,于是乎宁尘对夏雨柔展开疯狂追求,豪掷万金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好在,宁尘不仅会花钱,也会赚钱,而且很具有商业头脑,旗下的爱琴海酒楼,可谓是雍州地标性建筑,不然的话,他宁尘就会落上纨绔子弟的名号。

但一切,都在四年前发生改变!

一个一流家族的少爷,醉酒之后看上了夏雨柔。

宁尘一怒之下打伤了那个二代!

此后风家如临大敌,那位二代的叔叔在南方军区有不小的背景,于是乎宁尘就被义父托关系送进了经常发生战争的北境,那里那个二代和他的家族无法伸手。

也是一种变相的保护,如今四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家里过得如何。

这次回来,只有两件事情,报恩报仇。

滴滴。

宁尘正回忆着从前,一辆火红的玛莎拉蒂跑车在宁尘身边停了下来,车窗玻璃降了下来,一张美艳无比的脸庞侧过头,取下墨镜冲着宁尘惊愕的喊了一声:宁尘?

宁尘循声望去,同样是一脸惊愕:秦若雪,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

我刚好路过这里,你呢?你今天出狱嘛?秦若雪疑惑的问道。

是啊。

宁尘撒了个谎,他的身份暂且还不想暴露那么多,于是乎就顺着秦若雪,毕竟这个时间和他出狱时间也差不多了,说出去秦若雪不会质疑的。

上车吧。

秦若雪头一摆,示意宁尘上车。

等宁尘上车以后,秦若雪启动车辆,行驶了一段时间后,她余光望向宁尘,檀口轻启,但看着宁尘似乎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她在思索是否能告诉他,还是让他亲眼去瞧瞧。

宁尘见其欲言又止的模样,眉头微微一皱,也想要说些什么,但更不知道从何去说,如何说,只能等秦若雪开口。

却,一路无言。

未名湖畔,莲花墅。

二层楼的西班牙风格的小别墅前,满是车辆,不乏名车,宝马奔驰在这里都属于低档次的车,它们四处停放只留下一条不到一米的过道供人行走。

秦若雪留了宁尘联系方式后,让他下车,找了个理由,绝尘离去。

宁尘望着地上,一条红毯从别墅里铺出来,再到自己的脚下,再看漫地的烟火屑和空中的火药味,宁尘可以想象到烟花齐放时的热闹,也不知道今天是何日子。

一月初,除夕未到

宁尘念念碎,除夕未到那自然不可能是过春节,再加上别墅外停这么多的车再说了按照自己义父的习惯,他不喜欢过春节的时候有太多的人。

莫非是义父的寿日?

我空手而归,实在是不孝。

从今天开始我一定要好好孝敬义父义母,让他们享受天伦之乐!再将风家抬入一流名门之列!

戎马作战多年,他早已忘记太多太多,原本铭记于心的事情,随着时间,慢慢忘却,但也大概知道是这几天。

正想着,他不由走到别墅大门前。

叮咚!

门铃悠然回荡三声后,别墅内传来一道妇人的声音,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