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檀艺纪夜爵掌中危情全文全章节望喜小说阅读

大雨倾盆。

顾檀冒着大雨向医院奔跑,忽然,一辆车猛地撞过来,她的身子如断线风筝飞了出去,砸在地上。

电闪雷鸣,肇事司机跑了,只留下她的***响个不停。

她满头是血,拼命爬过去捡起手机接通。

“怎么还没到?”对方的语气恶劣。

“顾檀艺,你知不知道时间很宝贵?”

血堵住了她的喉咙,她一时说不出话。

“我……来了,马上。”她吐出一口浑浊血块,从地上爬起来,用衣服捂住直流血的额头,一瘸一拐地走到医院。

她强撑着快散架的痛楚到病房门口,看到的却是纪夜爵捏着顾箬薇的手,向来沉冷的脸上微蹙眉头。

女人紧闭着眼,一张脸苍白得让人很有保护欲。

他很心疼顾箬薇。

可是明明,他们才是法定夫妻啊。

纪夜爵侧头,看着她满身狼狈样,眉头揪起了褶皱。

“我……不小心被车撞了下。”她解释,鼻青脸肿,鼻子被厕所纸堵住血,闷声闷气的。

“呵,又演苦情戏。就算你今天真出了车祸,也得给箬薇输血,这是你欠她的。”

他冷声说,以为她出车祸只是不想给顾箬薇输血。

他不信她,早已认定她心肠歹毒,诡计多端,为了钱嫁给他,为了继承权把继妹推下楼,害得顾箬薇流产大出血,造成凝血功能障碍,一辈子都要输血。

他认定,她脚踏几条船,早烂透了,怀个野种就为了谋取纪家家产,狠心谋害纪家二老。

她向他解释过,他一句都不信,还讽刺她演技拙劣,不够入眼。

如果不曾感受过他的温暖,也许她能接受他的冷漠无情。

可是三年前,他多在乎她。

“躺上去,自己扎针。”纪夜爵没再多看她一眼,如果没必要,他是不愿意对她多说一个字。

想到还需要治疗费给儿子看病,顾檀艺抓紧手掌,撑着疲惫疼痛的身子走过去,拿起针头就扎进自己密密麻麻的手腕上。

痛,让人抽搐的痛,血液从自己身体里流失的恶心感,让她头晕,胃也跟着痉挛。

这么多年,她的贫血越来越严重,但纪夜爵觉得还不够,好像就算她把这条命赔给顾箬薇也不够。

“阿爵。”就在她以为自己快死去,眼前出现幻觉时,她情不自禁地开口伸出手想去抓住什么。

可下一刻清醒时,她自己都惊了一身冷汗。

他侧过头看向她,眼里没有一点温度,隐隐还有点怒意和不耐烦。

“谁允许你叫我的,别恶心我。”

顾檀艺全身发软发麻,紧张地说:“阿爵,年年这次的手术费是十万,我实在没钱了,这次比较严重……”

说到这,她忍了好久的眼泪汹涌,想哭,却呕出一块块积血疙瘩,那是刚刚被车撞后一直堵在喉咙处的。

纪夜爵二话不说,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扔在地上。

“自导自演到这种地步,不就为了钱吗?”他的嘴角勾起,不屑又讽刺。

她实在太缺钱了,自从被误会,顾家不敢给她拿钱,纪夜爵截断她所有经济来源。

看到钱她如看到救命稻草,拔了针头就去捡钱。

每次发泄惩罚她后,她给顾箬薇献血后,纪夜爵都会丢点钱到地上,让她自己像狗一样趴着去捡。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抬头,想解释,但喉咙被血团呛住,只能无力地趴在地上咳,如断翼的蝴蝶。

纪夜爵看得心烦,怕她吵醒顾箬薇,抓住她的胳膊就想把她扔出去。

“夜爵哥哥。”顾箬微叫唤一声。

纪夜爵猛地甩开她的手臂, 不顾她脱力滚到地上,撞破了额头。

顾箬微看到时这一幕,讥讽地瞟了她一眼。

“我已经快好了,可以不要让姐姐再为我输血。”

“这是她应该的,这辈子只要你需要,她都会为你输血。”纪夜爵抚摸着顾箬微的额头,没多看顾檀艺一眼。

“姐姐对我真好。”

接着柔弱地甜甜一笑,“夜爵哥哥对我更好。”

纪夜爵笑了,眉眼温柔,和每次冷对顾檀艺时完全不同。

顾檀艺看到这,心里发酸,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

他也可以温柔似水,只是如今她不配。

门口传来脚步声,沈光锡走了进来。

“沈医生。”顾箬薇率先喊了声,以为他是来给自己看病的。

沈光锡温和点头,眼神却紧紧锁在最里面的顾檀艺身上。

和年少时高贵清冷的女神完全不同,此时的顾檀艺,脆弱到肩膀微颤,好像轻轻一碰,就会碎掉。

他无视所有人,径直走到她面前,蹲下了身,仔细给她包扎伤口,手都在微颤。

“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已经严重贫血,怎么还给别人输血?檀艺,要好好休息补充营养知道吗?我一会儿再给你开点补养的药送到你家。”

他是闽城最有名的外科医生,这种事本不该他管。

“家里有,不用专门跑一趟。”顾檀艺紧张地观察纪夜爵的眼神,不想让他多想,她赶紧让沈光锡先去忙,别管她。

毕竟纪夜爵一直觉得,她和沈光锡是经常上床的那种关系。

沈光锡不肯走。

“檀艺,不要再为了不值的人伤害自己好吗?你是明珠,该让人把你捧在手心享尽世间宠爱。”他屈膝半跪在床边,帅气脸微扬,像是在请求她。

“别说了。”顾檀艺忙打断他,“我会和他解开误会的。”她看向不远处的纪夜爵。

沈光锡这才看到纪夜爵,还有被他亲密照顾的另一个女人,他向来温和的脾气一下就上来了。

“纪夜爵,你还是男人?你眼睛是瞎了?你的夫人在这,你这个变了心的渣男,不爱请别伤害。”

纪夜爵的眸子里窜出两团火,握住顾箬微的手也重了几分,直到顾箬微喊疼他才松开手。

“你好好休息,我有空就来看你。”他温言安抚。

他站起身,冷声对沈光锡说:“不好意思,我从没爱过她,你可以劝她,尽快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字字如刀,扎得顾檀艺的心疼得麻木。

说完,纪夜爵无视顾檀艺苍白的表情,起身就出了门。

顾檀艺回过神来,赶紧从病床上爬起来就跟了上去,光脚踩着虚浮的脚步就追了出去。

在门口她回过头对沈光锡说:“别跟过来,这是我的私事。”

恳求的眼神,让沈光锡生生止住了脚步。

在没人的地方,顾檀艺才跟上纪夜爵。

“阿爵,我想和你聊聊,请给我一点时间。”她软绵开口,因为脚站不稳,不小心抓住了他的手臂。

纪夜爵反手将她的薄肩摁在了墙上,他的眼眸中那两团火仍在烧,低头就咬住了她红艳的薄唇,惩罚的撕咬,她疼得蹙眉低哼,无力地反抗。

把她的嘴唇糟蹋得鲜血淋漓惨不忍睹后,他才吐了口血渍,眼里依旧冷如冰霜,没半点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