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珞希霍斯南替嫁硬核甜妻霍少不瞎了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下午四点,玉华寺庙门口。

在火伞高张的情况下,沈珞希三步一跪的往高阶一层一层上去。

旁人都投来震惊和诧异的目光,也有人劝导,小姑娘,你这样身体吃不消的呀,你的诚意上天已经感受到了。

是的呀,现在太阳这么大,你受不了的。

耳畔的声音嗡嗡的,沈珞希根本听不清。

她俯低身体,渗出血的额头贴着滚烫的山石台阶,而后起身,三步又一磕。

路旁的人看她性子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喟叹一声,但是最终还是别过头,不忍再看。

沈珞希还是不停的重复这一个动作,眼睛望着寺庙门口,满眼虔诚。

玉华寺庙一千多的台阶,她已跪过一半,膝盖的血早就染了牛仔裤,台阶上也留下了血印。

这件事情惊动了寺庙的方丈。

方丈出来扶她,但还是被她给拒了,她双手合十朝方丈施礼。

小姑娘,你遇上什么难处了?

家中亲人病重,需要我为她祈福,还请您不要阻拦。

她额上的汗珠子顺着太阳穴徐徐落下,嘴唇苍白而干燥起了裂纹。

方丈眉头微微一蹙,这小姑娘看着瘦弱,但是那眼睛里露出来的坚定却是让他身受震撼。

阿弥陀佛。

方丈起身,没再拦她。

在烈日的暴晒下,沈珞希的身体很快吃不消,她感觉自己的皮肤像是着火了似的,火辣辣的燃烧着。

还离着一小半的时候,她眼前一黑,整个身体直直的栽倒在地上。

路人尖叫了一声,慌乱之下连忙打了120。

沈珞希醒来时,躺在自己的床上,她的脸颊和胳膊还是火辣辣的疼。

她起身时,发现自己手里有一个福袋。

沈珞希立马笑了,拿到了!

她迫不及待的下了床,碰上前来送粥的宋青芸,她扬手晃了晃福袋,阿妈,我拿到了,我现在送去给翰凡!

沈珞希走后,她的阿妈却是无奈一笑,看着沈珞希离去的背影,眼中不禁流露出担忧,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看重那个男人了。

沈珞希是十六岁才被接回安知的,懵懂的年纪,她就认识了苏翰凡,十八岁两人开始相恋,如今,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这次沈珞希去祈福,就是因为苏翰凡的奶奶病重,算命的说,需要她的孙媳亲自为她祈福,病情才能有所好转。

其实她是知道的,苏翰凡奶奶的病,已经是病入膏肓了,没有一分余地。

只是自打她来到安知这个陌生的地方,是他的奶奶一直疼爱着她,所以当苏翰凡支支吾吾的提出这个要求时,她没有半分的犹豫。

无能为力的情况下,她愿意为奶奶做这些。

也愿意为了她喜欢的人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车直接开进了别墅区,直至苏家门口停下。

沈珞希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脚下有些虚浮,准备按门铃时,才发现大门是开着的。

她推门而入,穿过花园进了客厅,都没有人。

往日苏翰凡都是在书房,所以她直接上了楼,刚上三楼,便听到了前面的房间传来一些声响。

还未走近,又传来一阵轻灵的笑声,这笑声顿时让沈珞希凝了脸色,因为这声音正是她的妹妹,沈锦怡的。

一瞬间,她浑身血液似乎僵住,脚步也根本无法往前挪动一步。

翰凡,你好坏呀,骗姐姐去给奶奶祈福,要是被姐姐知道了,肯定会很难过的。

要不这样做让媒体新闻报道一下,你爸是不会同意我和沈珞希的婚事的,这样一来,我们俩也就是板上钉钉的事,等拿到她手上的股份,我再一脚踹了她。

沈锦怡软黏黏的撒了个娇,你以后不会这样对我吧?

你跟那个女人没有一点可比性,这些年来连碰都不让我碰,一直在装矜持,也不看看她那副德性。

两个人的对话,让沈珞希心口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缝,她震惊在原地,不敢相信这些话是出自她曾经那么信赖爱恋的男人口中说出来的。

每一口呼吸,整个心脏都在猛烈的颤动,疼的五脏六腑都像是纠缠在了一起。

她扶着栏杆,才勉强稳住身形。

房间里的声音逐渐变得暧昧,沈锦怡像小猫一样叫了一声,挠的人心痒痒的。

接下来的事情也无需多听,男女床第上的事,让她倍感恶心。

沈珞希脑子麻木了,她只想逃离这里,才刚转身,就被下句话给绊住了脚。

要是沈珞希早点配合我,也不会让她弟弟出事。

听到这句话,沈珞希眼神猛地变为犀利,亦廷出事跟他们有关?

她向来是个极为冷静的人,此刻也是。

她立马拿出手机,可发现自己的手颤的厉害,竟有些握不住手机,只得用左手掐着自己的虎口,使自己冷静下来。

很快打开了录音功能,她又凑近了些。

房间里,沈锦怡跟着冷笑一声,要不是为了让她成为沈家的唯一继承人,也不至于把沈亦廷推下去摔成植物人,所有人遭的罪都是沈珞希害的。

沈珞希浑身像是遭雷劈过,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来弟弟的意外,竟是自己的妹妹和未婚夫一手策划而成。

胸腔里的滔天怒火几乎就要爆发,她紧紧的扣着扶手,指甲生生被扣断。

但是这种疼痛对比心里的愤怒和悲恸根本不值一提。

她硬生生的抑制住自己的情感,才没有冲进去给这两个甩巴掌,想到躺在病床上的亦廷,她只想让这两个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此时,复仇的火焰已经在她身体里燃烧着。

好了,不要提那女人了,扰人兴致。

房间里,女人小声的叫了一声,随着一声动静,缠绵不跌的声音细细传来,仿佛是蚂蚁一般从她的耳朵钻了进去,然后有人拿了一把刀,捅向了她的心脏。

沈珞希觉得,这一刻她好像已经死了。

而另一个自己,正在重生。

沈珞希收了手机,她竟还能冷静的离开那个地方,然后打车,回到了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