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夫人让你别太作最新章节今荞元伯弦繁訫小说阅读

五年前

缅江上,暴雨中,一群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从轿车后面抬下一个麻袋。

松开麻袋上的绳索,把里面被人从麻袋中倒出来。

陈江躺在大雨磅礴的缅江大桥上,佝偻着身体,寒冷和绝望让陈江心灰意冷。

“马的,给你面子你不珍惜,慕容家的大小姐也是你能够高攀得起的,还敢和大小姐发生关系,陈江我看你是活腻了。”

把黑色外套脱下的男人看着面前被他们殴打得奄奄一息的陈江,然后把陈江架起,跪倒在一辆黑色兰博基尼面前,打开车门,一个身穿高贵名牌衣服的男人看着陈江。

打开车门,站在陈江面前。男人一脸仰起脑袋,然后深吸一口气。

“陈江,我是不是警告过你,离我姐远点。可是你非但不听,还要在我面前疯狂作死。真以为我慕容寒会认你这个穷酸小子为姐夫吗?”

慕容寒身后站着两个帮他打伞的黑衣人。

“我说过,你要是愿意离开我姐,我慕容寒会给你五百万现金,你下半辈子爱怎样花就怎样花。可是你这个家伙非要找死,你看看你现在这样一副惨状,不继续和我嘴硬啦。”

慕容寒脚上穿着名牌皮鞋,一脚踩在陈江血肉模糊的右手上。手上的疼痛陈江已经麻木,连续一个月的折磨,陈江早已感觉不到疼痛。

“抬头看我,我叫你把脑袋抬起来。”慕容寒看着陈江,然后猛的一脚踹在陈江的脸上。

陈江倔强的看着原本可以成为自己小舅子的男人,陈江闭上右眼,睁大左眼看着他。

慕容寒看见陈江还是一脸不服气的,然后默默的转动手上的玉扳指。

“不是喜欢怂恿我姐脱离慕容家吗?怎么,想要带着我姐跟你去过苦日子吗?你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子的。”

陈江右眼已经被这些家伙用化学药水烧伤,眼睛的灼热刺痛感然陈江的右眼不停的流泪。

“陈江,下辈子注意一点,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男人用手拍了拍陈江的脸,然后让人把陈江架到缅江的防护栏边上。

“陈江,我知道你现在一肚子的不服气,不过你放心,等你下去喂鱼以后,我会让人好好照顾你的家人。”男人森然一笑,然后一脸冷笑的看着陈江。

“慕容寒,要是我陈江命大没死,我会让你为今日的做法付出惨重教训。”陈江瞪大左眼看着慕容寒,然后阴恻恻的大笑到。

“我陈江发誓,今日之苦,他日必将百倍奉还。”陈江面对着涛涛缅江之水,像野兽一样咆哮着说到。

慕容寒看着陈江,然后轻蔑一笑。

“我慕容海代表慕容家欢迎你下辈子前来复仇,再见了陈江。啊,不对,是永别了。”

慕容寒在陈江的身后猛的踹出一脚,陈江飞出护栏,陈江在空中默默闭上左眼。

“小雪,这辈子算我陈江欠你的,如果有下辈子……”

陈江一头扎进冰冷的缅江之中,寒冷和黑暗将陈江淹没。

陈江已经放弃了挣扎,在这样暴涨的缅江之中,再多的挣扎也是无所谓的。

陈江睁开眼睛,感受着身体里最后一丝氧气消耗殆尽。一抹金色亮光冲入陈江的右眼,然后陈江彻底昏死过去。

等陈江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正躺在缅江下游的浅滩上,陈江发现自己的右眼似乎有些异常。

“我这是死了,还是没死?”陈江看着眼前这片陌生的环境,挣扎着从河滩上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河岸边上。

陈江看着面前河道里堆满的各种石头,被人为切割得特别严重。

陈江瞬间明白,自己被河水带到了下游国家,陈江看见不远处有一块石头略显绿色荧光,好奇心驱使着陈江把它捡起。

“普通翡翠,棉多,价值不高。产地……”脑袋里面显示出一大串的文字信息。

拳头大小的石头,陈江却能够看清楚石头里面的情况。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说,我陈江大难不死,老天给我这般逆天能力?”

陈江惊喜的发现,自己不仅能够看穿石头的本质,还能看清楚五米外草丛中的一只蟋蟀。

陈江还是不信邪,转头看向河岸边缘的杨树。

“五年树龄,杨树科属,种植于2017年3月,价值不高,用于防洪固沙……”陈江看着脑袋里面的信息,兴奋的大喊大叫。

“天不亡我陈江,哈哈哈……慕容寒,今天之苦,他日必将百倍奉还。”

……

五年后

陈江坐在高楼楼顶,面前摆放着一张金丝楠木的巨大茶几。陈天一旁穿着性感的女秘书为陈江点燃一根香烟,然后乖巧的把香烟摆放在满绿的玉石烟灰缸上。

陈江看着整个房间里都是摆满玉石的装饰物,手上还把玩着两个满色的鸽子蛋,一绿一蓝握在手里,慢慢的盘动。

“五年时间到了。”陈江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满绿色的钟表,然后放下手里的香烟。

“帮我备好车,今天我要回上国。”陈江挥手叫秘书,让她去安排一辆车在楼下。

五年时间,陈江脸上增加了几分沉稳,眉宇之间,多了一道小小的伤口。

穿着性感的美女秘书看了陈江一眼,然后说到。“江总,你是不是还要回去啊,我来这几年时间里,你总是经常低头看你那个假戒指,她还记得你吗?”

“江总,其实你可以多看一看眼前的人,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那个人再好,也不能陪着你度过重重困难……”

女秘书偷偷看了陈江一眼,然后放大胆子继续说到:“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把你害成那个样子,真不知道……”

“啪”陈江一巴掌摔在自己的秘书脸上。

“如果你不想干的话,马上收拾东西滚。你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也配在我面前说这些话。念在你第一次犯,我姑且原谅你,要是再有下次,我就把你卖到后街红灯区去。”

女秘书看见陈江这样一副凶狠的样貌,赶紧跪倒在陈江面前。“江总,我知道错了。”

陈江挥了挥手,示意她下楼准备车辆。

“小雪,爸妈,大哥,你们这几年过得还好吗?”

陈江看了一眼手上的铝戒指,然后想起了自己的大学时光。

那是陈江最幸福的四年时光,陈江没有花费很多时间去回忆,收拾好东西,然后开着自己的柯尼塞格开向缅江。

……

陈江站在当年自己被人推下缅江大桥的位置,看着下面翻滚的江水,陈江默默的点上三根烟。

对现在的陈江来说,五年时间改变了他的整个人生。拥有可以鉴别万物的右眼,陈江的人生从低谷一路攀升,成功晋级国际富豪榜单前五百。

陈江默默的放下三根香烟,然后站立在大桥上。

“这是谁啊,你看他身上穿的衣服……”

“啧啧啧,你看到他的手表没有,理查德……那可是天价手表。不知道是谁家的贵公子。”

陈江一身行头站在大桥上,过往行人看见后,纷纷对他投来异样的眼光。

面色凝重的陈江转身,坐上自己的柯尼塞格,开往自己的老家。

……

西江省,赣江市,石城县,南鹿花园。

陈江把自己的柯尼塞格缓缓开进南鹿小区,走在这片熟悉中带有一丝丝的陌生的地方,陈江轻车熟路的把车开到自己家门口。

映入陈江眼帘的,是一片破败荒凉的景色。

耳朵里回旋着挖掘机的轰鸣声,到处都弥漫着工地粉尘。

陈天记得这片小区原本是用来安置从火电站迁移过来的,现在这片小区正在被拆除。

“爸妈?”陈江想起自己的家也在这片安置小区里,赶紧踩下油门,往自己家的方向开去。

陈江远远看见自己的家门口,聚集着一大群穿着黑色衣服的家伙,还有两架挖掘机正在房子前面工作。

陈江脸色一沉,心中闪过一丝丝的不安情绪。

“轰”陈江一踩油门,然后对着那群围在自己家门口的家伙冲去。

一辆黑色的柯尼塞格猛的冲撞过来,然后那些围住陈江房子的家伙猛地散开,然后手上拿着钢管指着陈江的脑门。

“你踏马的会不会开车,是不是以为自己开个柯尼塞格,就很牛皮了。”一群站在陈江面前的街头混混,看见这样一辆名贵豪车开到自己面前,还是忍不住用眼睛去偷瞄。

“你们围在这里干什么?”陈江脸色一沉,大致猜测出这些家伙来这儿是闹事来了。

领头的男人不屑的看着陈江,然后阴阳怪气的说到。“这一家老不死的不肯搬走,非要逼着我们强拆了他们的破房子。这不,来这儿把房子全部拆除。”

对方见陈江身上穿着的都是国际大牌,再加上柯尼塞格这样的豪车,还以为是上面派下来检查工程进度的。

“我们马上就能把这一家老不死的赶走,免得他们影响我们工程的进度。”男人放下原本的傲气,细细打量面前这个开着柯尼塞格的家伙。

“那他们人怎么办。”他们没有注意到,陈江的眼神已经开始变冷。

“谁管他们这些老不死的生死,反正房子推平就行了。”男人大大咧咧的拿起一根长满铁锈的撬棍,缓缓走向跪倒在门前的两个老人和一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