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书院秘闻录傲娇团宠惑人心慕容瑾贺明睿阅读

公子,公子,你慢点啊!等等我啊!

一个仆人打扮的瘦弱少年,前后各背着一个包裹,追着前面欢快的跑着的小公子。已经是累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了。

这金陵果然是风景如画,美不胜收啊!银柳,快点的,跟上了,前面有个赏景亭。可以休息一下了。小公子兴致高涨。一会儿跑,一会儿跳,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

小厮就苦了。打包小包扛了一大堆行李。累的气喘吁吁的。

这金陵春日美景,天蓝云白,山清水秀。春光明媚,鸟啼声声,绿草红花相映,分外妖娆,江南无限风光。有诗为证。江南春(唐杜牧)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主仆二人一路上游山玩水,真是乐在其中,其乐无穷。

累的够呛的小厮,抬头看着前面的亭子,说道:公子,亭子好像里有人。

哇!终于看到人了。快走!娇俏的小公子一口气跑到亭子里,理理衣服,而后拱手行礼:兄台,我二人路过此地,休息片刻。不碍事吧。

亭中人忙起身,回礼,相逢即是有缘。兄台随意。这凉亭本就是为了赶路行人所设。众人皆可休憩,不碍事。

这人文邹邹的,穿着蓝色长衫布袍,端的是读书人打扮,面相和善,眉宇坦荡,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书呆子,不过这书呆子长的还挺俊的。五官生的甚是端正,眸灿若星辰,鼻如悬胆,让人觉得君子端方。慕容瑾对这人很有好感,就厚着脸皮搭话了。

兄台这是准备去金陵吗?

正是。

巧了,在下也是。不知道兄台去金陵做什么?

在下去金陵为求学。

巧了,在下也是。不知道兄台去哪个书院?

兰香书轩。

巧了,在下也是。哎呀呀!兄台我们好缘分啊。

慕容瑾一连串巧了,也实在是巧了。两人感觉一见如故,聊的甚是投机。

是啊,在下临安贺明睿。不知兄台尊姓大名。

在下姑苏慕容瑾。

原来是慕容兄。失敬失敬。

两个人相互作揖行礼,显得特别客套还有点傻。

银柳看着就有些尴尬,不过这会儿她太累了,坐在那台阶上休息,用手扇风,热死了。公子刚刚跑的太快。可累坏她了。

小兄弟。我叫王朔,你叫什么啊?搭讪的这人是随贺明睿同行的书童,也是个老实人。就是有点黑,黑瘦黑瘦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啊?我叫柳银。

四人在亭子里相遇,慕容瑾和贺明睿两人相谈甚欢。

慕容瑾还心血来潮,想起来话本子里面的桥段,便主动提议义结金兰。贺明睿这个书呆子当然是不会拒绝的。所以他们两个人,就在金陵郊外同跪天地。定下海誓山盟。

贺明睿:皇天在上,厚土为鉴,今日我贺明睿愿意弟慕容瑾与义结金兰,从此以后一家人,至死不渝情义深。

慕容瑾:皇天在上,厚土为鉴,今日我慕容瑾愿意与兄贺明睿义结金兰,守望相助,肝胆相照。不求同年同月生,也不求同年同月死。贫贱不弃,同舟共济,齐力断金。

然后两人同磕了三个头,慕容瑾多了个拜把子兄弟。和贺明睿一同前往金陵。

昨日似乎下了一场春雨,道路有些泥泞,不太好走,四人都是双脚走路,没多久就踩了两脚泥泞。沾了泥的鞋子吃重,所以大家走路都很吃力,没多久就走累了。

慕容瑾跳不起来了,他现在的样子略微狼狈。鞋上袍尾都沾满了泥泞。

这时候官道上一群人快马而过,马蹄子扬起溅了几人一身泥泞,泥水洒在慕容瑾身上,还有的泥点子溅到他的脸上,她瞬间恼火了。慕容瑾冲着那群人大骂了一句。你他娘的,赶着去投胎啊。

吁方才那行人听到了后面的叫骂声,领头的立马扯紧了缰绳,骏马嘶鸣,止住了前进的步伐。调转马头。

贺明睿怕惹是生非,忙劝慕容瑾。义弟,这是小事。

什么小事?喂,你们没看到路上有人吗?弄脏了我们的衣服,怎么也得道个歉吧。慕容瑾天不怕地不怕的,冲着领头的那个黑面年轻人凶道。

呵,道歉,你算什么东西让爷爷道歉?为首的年轻男子,皮黑似炭,眼神不善,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主儿。

你娘的,应谁爷爷呢。信不信老子弄死你。慕容瑾人虽然小,发起狠来,还挺像样。

贺明睿不想多生事端,忙做和事佬,哎,哎,义弟,这位兄台,我义弟年纪小不懂事。还请兄台海涵。

大哥,你道什么歉?明明是他。弄脏我们的衣服。还不道歉!慕容瑾是个脾气暴躁的。

义弟,出门在外应以和为贵。况且我们的衣服本来就脏了。

你小子还算识相,爷爷我今天忙着赶路,不收拾你们。下次让我看到你们,走着瞧。驾。这群人估计真忙着赶路,没理会慕容瑾。

呀呀呸的,你他娘的跟老子装什么逼?慕容瑾差点气炸了!冲着马匹离开的地方破口大骂,毫无影响。他妈的,溅人一身泥泞还有理了?

贺明睿忙拉住慕容瑾,义弟。你冷静点。对方人多势众,一看就是大家族的子弟。他们人微力薄,怎么敢和权贵人家作对呢。

人家骑马。慕容瑾再怎么生气也不能追上去打他一通。只能恨恨然。哼,别让老子再遇到他。

王朔有些惊诧。公子,慕容公子看起来挺好的,没想到脾气还挺大的。还会骂人。

贺明睿微摇头。义弟大概是家里惯坏了。出门在外,哪能这般冲动呢!

一行人安全到了金陵城,江南水乡小桥流水、青石街巷。马头墙,小青瓦,凭栏木雕,镂空花窗,亭台楼阁,金陵不愧是是烟柳繁华之地、富贵温柔之乡。扑面而来的市井繁荣气息。慕容瑾好奇的四处探看,当地人一看就知道她们是外来的。

慕容瑾看到小摊贩,就去买吃的去了。大哥,你吃不吃酥饼?

这个鸭油酥烧饼,色泽金黄,外形饱满,一下子就让人食欲大发。慕容瑾已经吃上了。银柳负责给钱。

大哥,前面有个茶馆,去喝茶啊!

义弟,我们还得去书院报道。不能耽误时辰。

好吧!慕容瑾虽然爱玩,还是知道轻重的。毕竟她可是专门从家里偷溜出来来书院读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