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先生宠妻无度大结局小说虞颜封北霆四桥全文阅读

“你干什么?”

昏暗的房间里,战尘爵隐隐能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对他动手动脚。

“大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忍一忍,我很快的。”

乔伊夏一边略带歉意的说着,一边伸手抽开了他腰上的皮带。

也不知道喝了什么不该喝的东西,热的她快爆炸了。

“少跟我说些不现实的,女人,我命令你即刻从我身上下去,要不然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战尘爵气的咬牙切齿。

他向来对异性厌恶不已,也不知道今天倒了什么霉,在酒店的走廊里就被这个女人从后面抱住拖进了房间。

随后她便关了灯,将他按到床上……

要不是他的手臂中了子弹,他非得掐死她!

“现实的?放心,我懂,懂……票票少不了你的。”

知道他要钱,乔伊夏也就没什么负罪感了。

双手像是着了火,解开他的衬衫……

两个小时后。

乔伊夏终于凉爽多了,男人也没了声响,估计是累睡着了。

她也不敢打开灯,虽说这是她的第一次,但却是极其荒唐的一夜,彼此都不认识,都忘了才是最好的选择。

她从包里摸出了一把票子放在床头,穿好衣服就套一样出了门。

……

五年后。

乔伊夏正窝在沙发上打游戏,她妈刘香云便拎着大包小包的走了过来。

喜笑颜开的道:“宝贝女儿,你快看看,妈妈给你买了好多的漂亮的衣服和鞋子,晚上你要去见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乔伊夏头都没抬一下,无奈的道:“妈,我这都相了十八个男人了,再相下去,我就要得厌男症了,您老容我缓缓成不成?”

五年前,她发现自己怀孕后,就去了国外。

这才回来不过三天,她的母上大人就给她安排了十几个男人,是多怕她嫁不出去啊?

“不能缓啊宝贝,你今晚要见的男人可是战尘爵,战尘爵啊宝贝!”

战尘爵?

乔伊夏不可置信的看了她妈一眼,“你开什么玩笑?战尘爵那是我能肖想的吗?”

战家是华都第一大家族,战尘爵则是战家的掌权人。

商界的霸主,颜值界的天花板,众多名媛触不可及的顶级男神。

而她则是一个除了长得好看以外,就没有任何优点了的女人,配不上人家滴!

更何况她还带着一个四岁的儿子。

除非战尘爵疯了,十八岁的少女不要,找她这个半小徐娘。

“宝贝儿怎么能这么妄自菲薄呢,你容貌倾城又是国外名牌大学归来的研究生,足以配的上天下最优秀的男人。

至于我的大外孙,谁娶了你白送他一个天才儿子,他就偷笑吧。”

在刘香云心里,她的宝贝女儿就是深海的珍珠,天上的月,没有任何女人可以比拟。

“妈,别人是偷笑了,可你的大外孙才四岁,你就迫不及待地给他找个后爹,他不该偷哭了吗?”

说着,乔伊夏还给她身旁正在喝牛奶的乔煜言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撒娇卖萌装可怜。

可乔煜言根本就不买帐,奶声奶气的道:“妈咪,我也觉得你该嫁人了,你都24岁了唉,再不嫁人就成老姑娘了。

要是你一辈子都嫁不出去,别人就会说是我这个小拖油瓶害你的,你能找个男人幸福的过一生,才是我最大的愿望呀!

放心吧妈咪,我不会哭的,我只会是你坚强的后盾,无论你嫁给谁我都支持你,谁要敢欺负你,我就用小拳拳捶死他!”

突然,乔伊夏就破防了,鼻子酸酸的。

当年她顶着那么多流言蜚语生下儿子,不过是不忍扼杀一条小生命。

却不曾想,他成长为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小太阳,暖她寒冬,温她心田。

她摸了摸他头,柔声道:“你才不是拖油瓶,你是妈咪用半条命换来的宝贝。

而且妈咪不需要男人,妈咪自己会开车会做饭还会挣钱,男人对妈咪来说就是累赘,妈咪有言言就够了。”

乔煜言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口就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

“可晚上这个人夏夏不得不见。”

随后一个年迈的老者拄着拐棍走了进来。

“爷爷,您怎么来了?”

乔伊夏赶忙扶他坐到了沙发上。

乔老爷子叹了一口气,缓缓道:“我知道你无心嫁人,你妈肯定说不动你,所以我才特意过来恳求你。”

乔伊夏微怔,“爷爷您这话说的太严重了,难道你们还真让我和战尘爵相亲?”

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应该说是自取其辱更贴切一些。

乔老爷子摇了摇头,“不是相亲,是定亲,然后择日成婚。”

“什么?”

要说刚才乔伊夏是脑子发懵,这会她的脑子就是直接死机了。

乔家在华都只不过是个二流世家,而且现在当家作主的还是她的大伯。

她和那个天之骄子的煞神战尘爵更连面都没见过,他为什么会愿意娶她?

退一万步讲,就算联姻也该找她堂姐乔羽慧。

这事太蹊跷了。

乔老爷子仿佛看出了她的疑惑,道:“我年轻的时候救过战老爷子一命,他为了感激就给两家的孙子辈定了娃娃亲。

这战家大少战尘霆比你和羽慧大了将近十岁,年纪上不合适,所以当年他结婚的时候两家都无人提起这事。

二少战尘宇又是个流连花丛的不婚主义浪子,自然跟咱乔家也结不了亲。

所以就只剩下三少战尘爵了,他今年27岁,正是该娶妻的年纪,战夫人又急于抱孙子,知道你回来了,便派人来提了当年的娃娃亲,她的意思是你们俩越快结婚越好。”

乔伊夏总算明白了其中的原委,可却更迷惑了。

“爷爷,那战家不应该娶羽慧姐进门吗?您为什么要让我去见?”

就算是论资排辈也轮不到她呀。

难道是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战尘爵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疾,乔羽慧不愿意嫁,就让她顶替过去当炮灰?

乔老爷子苦笑道:“羽慧是咱们乔家的大小姐,按理说是应该她嫁过去,为此你大伯母还特意去了战家一趟,可战夫人却说她的三儿媳妇非你不可。我还纳闷着呢,是不是夏夏你和战夫人认识?”

“不认识啊。”乔伊夏的确只在杂志上看到过那个精致优雅的贵夫人,“但是爷爷,我不想嫁人,更不想嫁到高门大户去。”

豪门的媳妇难当,她这辈子只想当个咸鱼带着儿子安安稳稳的过一生。

乔老爷子摘掉了老花镜,揉了揉浑浊的双眼,“所以爷爷才要恳求你,咱们乔家的生意,这几年都属于亏损状态,若再不找个大树抱着,用不了多久就要破产了……”

他20岁白手起家,几经波折才开了建材厂,一步步发展到了上市集团。

要是就这么倒了,他死不瞑目。

乔伊夏心一凉,露出一个冷笑,“爷爷这是要拿我换乔家的前程,可我向来不会虚情假意,即便我嫁去了战家,也没有能力给乔家牟取半分利益。”

战家能有今天,是战家几代人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

她算个什么?

凭什么去左右人家生意上的事?

乔老爷子自然知道这个孙女的脾性,连忙道:“爷爷不需要你为乔家做任何事,只要你嫁到战家,乔家有‘战家的亲家’这块金字招牌就够了。”

乔伊夏也是极其聪明的,乔老爷子一说她就明白了。

全世界的商人就没有不想和战尘爵攀上关系的,她若是真的嫁给了战尘爵,那想讨好乔家的订货商也是数不胜数。

乔家的企业自然会水涨船高,蒸蒸日上。

刘香云坐到乔伊夏的身边,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的道:“夏夏,你爸是个没出息的,我嫁过来三十年,他除了吃睡就是钓鱼游玩,我们全家的开销都是乔家给我们的。

若是乔家败了,我们可怎么过啊!你就当当发发慈悲,救救这一大家子吧。”

其实她一点也不想道德绑架她的女儿,但她的女儿早晚有一天是要嫁人的,既然现在有机会嫁给全华都最有权贵的男人,那又何须再去找其他?

无论战家对乔伊夏满不满意,无论战尘爵对她有没有爱。

只要她是战家明媒正娶的三少奶奶,她将来就是华都地位最高最尊贵的女人,她的外孙也能受到最好的教育,成为无人敢欺的豪门富二代。

乔伊夏昂了昂头,她很想说,就算乔家倒了,她一样能养活爹妈,能供得起哥哥读博。

可这二三十年来,他们家的日子虽然过的远不如大伯家优渥,但花的每一分钱,也的确都是乔家给的。

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乔家落败,她也做不到。

顿了顿,她道:“好,只要战尘爵不嫌弃我,我嫁。”

她觉得,让战尘爵娶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当老婆,他一定也是不乐意的。

他可是尊贵如天神,嗜血如修罗的男人,他能被乖乖的逼婚?

肯定是不能啊!

她晚上先去见了人,然后等着战尘爵拒绝就行。

事实证明她想的一点不错。

此时战家客厅,战尘爵扯掉领带,全身上下都充斥着冰冷的气息。